鹿迷春苑 | 2019-02-05

相比孤单地在城市游荡,家乡的热闹反而更为陌生。除了家人没有几个朋友,也失去探索新鲜事物的兴趣,更多抱着一种陪伴的使命,搀着长辈走路,分发碗筷,泡茶,一些琐碎的小事。

饭桌上,路途中,人声嘈杂,也能自动屏蔽,陷入一种出离的状态。以往这种频频出离的心境要在五六天后出现,算算今天才是第二天。堂弟本着不把房子拆了不罢休的志向四处折腾,时不时在耳边猛然的爆炸声,着实令人有些烦躁。少了一个人独处的时间,无处可躲。试着塞着耳机,搬把小板凳蜷到一角码字,没一会儿又被长辈叫去陪聊,还少不了一副太不懂事的眼神,无可奈何,怪自己定力不够吧。


感情内在十分矛盾。想在一起时,希望自己不可或缺;想分离时,盼着对方没有执念。既渴望得到珍贵的感情,又害怕承担责任,可谓贪心十足了。

喜欢的人也喜欢我,彼此一样多,互不亏欠,这样最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