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不过就是一张车票的预定

96
钟凌
2016.02.08 22:39* 字数 1261

   确切的说,是在去年,也就是2015年的4月30日傍晚,我刚接上幼儿园放学的儿子,他见了我就说:"妈妈,咱们去北京,现在就去。"    斩钉截铁,不容拒绝,如果他有能力自己出行,我绝对相信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在那个五一去北京的。但是,他只是一个六岁孩童,只能被我纠结的拒绝。那晚,我烦透了,一个人坐在那里,一肚子怨气,后来实在无法忍受,就把不堪入目的阳台彻底整理了一番,也开启了我"断舍离"的行程,这一段,就是大半年。虽然不够彻底,但是还是清理了不少杂物和自己不需要的东西。

      看起来,断舍离和旅行似乎没有什么直接关系,但是在我而言,却有着千丝万缕难以分割的联系,比如,我一直固守着父母那样的理念,或者就是穷人理念:没有钱或者钱需要做其它的事情所以没有多余的钱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比如旅行)或者自己想买发东西;想买的东西一直想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今年临走前才意识到母亲去年就想买一个带盖儿的垃圾桶,买到现在都没买,理由是等我弟结婚了再买,我每每听到都要晕过去,也就是几十块钱一个垃圾桶竟然要等到弟弟结婚,如果真的没有钱也算是没钱惹的祸,但关键是父母真的不差这几十块钱。这就是一个观念问题。虽然我在这里说的头头是道,而我自己的骨子里毕竟流的是他们的血,自然会在他们抚养我的过程中将他们的各种观念和行为耳濡目染,学大的淋漓尽致。毕竟他们生在那个温饱都是问题的五十年代,而现在的二十一世纪温饱早已不是问题,但是他们内心那种匮乏感不仅无法自己摆脱掉,而且还直接影响着他们的子女。这是他们的问题,很难改变,但是作为80后的我在无法改变他们的前提下唯有改变自己,改变自己就意味着需要丢弃到之前一些不利于现在发现的执念,这便是"断舍离"的精髓所在。

     虽然是这样,但是本来已经信誓旦旦的决定过年一定要出行,去北京(前年本来要去,票都定好了却因为孩子生病没去成。)我告诉自己不能这样一拖再拖下去了,但是节外生枝,年终奖本来就要发下来的那天又被拦腰活活砍下来一半,这是一个近乎残酷的打击,有那么一度,我都要放弃去北京了,就在我在老家翻看送给堂妹的那本毕淑敏的散文集时,她在书中提到,人有三件事无论再穷也不能省,其中一件就是旅行。这又把我前行的决心激起来了。

    就这样,在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我在确认车票充裕的情况下,于今天上午定好了往返的车票,因为资金有限,就暂定1000元旅行预算,这样的预算只能坐普快的卧铺,但对于经常这样坐车的我倒也习惯,况且北京离郑州并不远,不会或许疲惫。

    神奇的是,今天有接到曾经经常带着我出去玩的老同事平平,虽然已经离职,但是我们还是互相惦记,电话里她给了我两天时间该去哪里的行程安排建议;晚上临走前,我又在家里的亲人群里说了我要去北京的消息,老弟又帮我找了我去的故宫和长城的门票和交通信息,已经团购的宾馆信息,就这样,我就从两张往返车票的预定到还没出发就清晰了自己整个行程的安排。

      不管这两天我经历什么,都不会后悔,毕竟自己肯于行动并走出来了;而没有行动才是遗憾,直到不知什么时候真的去北京了才能放下这个遗憾,这无形中耗费的精力以及莫名中产生的负面情绪也是很大的一笔精神损失。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