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最妖艳的女子夏姬:乱世中,我贪恋的只不过是一丝温情

陈女夏姬者,陈大夫夏徵舒之母,御叔之妻也,三为王后,七为夫人,公候争之,莫不迷惑失意。——《列女传》

十里桃林,十里桃花,漫天飞舞的灼灼芳华。

战乱频频中,我出生于落英缤纷,桃林尽染的春天。

我自幼生得杏脸桃腮,蛾眉凤眼,

人人道我天生就一副狐媚惑主,祸国殃民貌。

我一天天成长,幻想着属于我的良人和朝朝暮暮,

却一步步成了世人眼里的一代妖姬,

我背负了杀三夫一君一子,亡一国两卿的一世骂名。

其实无论是在陈国还是楚国,我都没有逾越妇道半分

乱世中,我不惹蝶,蝴蝶却因我而来,

可夫君亡故后,公侯贵族来欺,我无力说否。

其实灼灼十里桃花,我只要一朵足矣。

在战乱中飘零半世,我终究还是等来了我的良人。

巫臣,这个为了我放弃了仕途和整个家族的男子,

在我们分开15年后,如约来到了我的身边,

我的所谓艳史也戛然而止,彻底划上了句号……

公元前640年的四月,莺歌燕舞,春光融融。

郑国的宫殿内外开满了一朵朵一簇簇的妖艳桃花,

我就在这缕缕的桃花清香中出生。

我出生高贵,是名副其实的金枝玉叶。

父亲是郑国国君郑穆公,母亲是他宠爱的少妃姚子。

天下诸侯,莫非郑党。

作为在春秋战乱中第一个强势起来的诸侯国,

郑国国力雄厚,法制严谨,国民安居乐业。

我是公主,又生得艳若桃花,更是受尽宠爱。

我自幼熟读各类经典,鼓、竽、琴瑟样样精通。

一天天长大的我更是杏脸桃腮,步出莲花,

我深得宫里宫外人的喜欢,也很快名扬诸侯国。

母亲常常笑道要何等的男子才配得上她貌若桃花的女儿,其实,我一点也不想出嫁。

我舍不得这满宫盛开的桃花,也舍不得我的哥哥蛮。

哥哥蛮温柔内敛,满腹才华,却因为是庶出不受待见

母亲的卑微让他在宫里受尽了冷落,可是我喜欢他。

在宫里我最大的乐趣就是跟着他在桃树下吟诗作赋。

三月的上巳节,我乐滋滋地跟着他去宫外采摘兰草。

可这样的岁月没有持续多久,哥哥蛮就因病离世了。

这座我无比喜爱的宫殿瞬间成了空城。

望着神色凄婉的我,父亲和母亲商量许久,决定让我远离宫殿,远嫁给位于株邑的陈国大夫夏御叔为妻。

我接受了这桩婚事,其实我也无力抗拒。

我带着无言的酸楚和幻想踏上了前往株邑的马车。

桃花园里桃花庵,桃花庵里桃花仙。

我来到了株邑,到了我的第一任夫君夏御叔的身边。

他是陈宣公的孙子,儒雅俊朗,却对我一见倾心。

为解我相思之苦,他还令人在株邑栽满桃树。

彼时,他已官拜陈国司马,有着大好仕途。

可是自从我来了后,他断绝了和外界的一切来往。

夫君亲昵地叫我夏姬,说再多的权势都不过是过眼烟云,只要余生有我相伴足已。

我们在桃林饮酒作诗,追逐嬉笑,偏僻而荒芜的株邑因我的到来,变得每天都是春意盎然。

不久,我们孩子夏舒征出世了。

我们一家人远居株邑,却其乐融融。

可我想尘世的幸福也不过如此吧,

春秋时期,诸侯争霸,战火纷飞,我和夫君能在株邑安居一生就是最大的幸福了。

可是我终究逃脱不了这一生注定的宿命吧。

又是一年春天,桃树上挂满了花骨朵,夫君还没来得及陪我细细赏花,就因重病永远离开了我。

我还是逃脱不了杀三夫一君一子,亡一国两卿的宿命

夫君走了,我陷入了绝望中,可是我也再未离开株邑半步。我已年过三十,我愿与桃林为伴,过完残生。

可我那里知道,我的笑若桃花早已传遍了陈国上下。

我不惹蝶,蝶却因我而来,来的还都是王公贵族。

先是夫君的生前好友孔宁与仪行父来到了桃林,他们不是来慰问孤儿寡母的,而是来寻求床笫之欢。

他们贵为为陈国的大夫,权高位重, 我不能说一个否字,还得小心翼翼陪侍着,强颜欢笑。

时光荏苒,我的儿子已经十多岁了。我不想他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便遣人将他送去了郑国深造。

儿子走后,孔宁与仪行父更是肆无忌惮往桃林跑了。

他们在外炫耀自己有我的锦裆,碧罗襦等随身物品。孔宁还将陈国的国君陈灵公说服了,带了过来。

那是一个轻佻傲慢,不管政事,沉溺于酒色的国君。

他进了株邑后,也觉得六宫粉黛无颜色,迷上了我。

他开始还会避嫌微服私访,后来是公然进出株邑。桃林成了烟花之地,我也成了陈国人口中的淫妇。

以区区之一身,欲正一国之淫乱,死而无益【孔子】

陈国的大臣泄治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劝谏陈灵公,陈灵公当面承认了错误,诺好,却在事后派人杀了他。

细细思索,这些人哪有对我的半分真情。

可是一国大臣劝谏都要被杀,我一弱女子又能奈何?

我们的关系以陈灵公被杀而落下了帷幕。

我的儿子夏舒征回到了陈国,陈灵公给了和他父亲一样,司马的职位,却更有了往我家跑的托词。

几人进进出出,调侃嘲谑,取笑我儿子有几个父亲。

夏舒征年轻体盛,善于骑射。终有一日,他忍无可忍,将我锁于室内,带着家丁射杀了陈灵公。

儿子为了保我不再受辱,却给自己带来了灭顶之灾。

孔宁与仪行父逃往了楚国,极力说服楚国伐陈。

其实楚庄王早已对陈国虎视眈眈,此次有了借口。

公元前598年,楚庄王打着平乱的名义率领大军包围了陈国。陈国不敢对敌,开了城门,把所有的罪责都推给了我和儿子。

我的倾国姿色救不了儿子一命,他被施以"车裂"之刑

我也被带到了楚庄王的面前。

乱世中,我无一兵一卒,只不过是一朵在乱世逐水流的桃花,在朝堂上我凄凉地笑了。

四十多岁的我却再次让一个国君动了心,

楚庄王盯着我久久未语,然后出言意欲纳我为妃。

我早已厌倦了宫廷的尔虞我诈,勾心斗角。

可是我仍旧不能说否,绝望中一个人站了出来。

“不可!君召诸侯,以讨罪也。今纳夏姬,贪其色也。贪色为淫,淫为大罚。《周书》曰:‘明德慎罚’。文王所以造周也。明德,务崇之之谓也。慎罚,务去之之谓也。若兴诸侯,以取大罚,非慎之也。君其图之!”

这个人说楚王娶了我会落得为一女子伐陈的骂名。

我终究还是艳若桃花,朝堂上又一个将军要娶我。

“夏姬是不祥人也。是夭子蛮,杀御叔,杀灵侯,戮夏南,出孔、仪,丧陈国。何不祥如是?人生实难,其有不获死乎。天下多美妇人,何必是?”

他是巫臣,极力反对我做楚国的王妃和将军夫人。

楚庄王不再看我,将我嫁给了一个丧偶的王室襄老。

我被连夜送往了连地襄府。

襄老见了我就忘了亡妻之苦,日夜与我相守。

我不再言笑,却再次成了世人眼中的不祥之人。

公元前597年,晋楚打响泌之战。楚国获得大胜,襄老却在战役中丧命,还落得尸骨未还。

襄老的儿子黑腰闻听到父亲的死讯,

没有设法去要回父亲的尸身,而是急急占有了我。

我再一次见到了巫臣,他寻机见了我。

归,吾聘女。

这个只见了我几面的陌生男子让我回郑国,

还给了我一个最温情的四字誓言,他要娶我为妻。

我不想分辨真假,可是我对回郑国的计划动了心。

“不得尸,吾不反矣。” 我给楚庄王表明了要借娘家郑国的势力讨回襄老的尸体,他同意了我回郑国。

烟花四月,我终于回到了魂牵梦绕的郑国。

郑国的宫殿还是开满了了一朵朵一簇蔟的桃花。

可物是人非,我的父亲郑穆公再已去世,

我的弟弟郑灵公继位,他用爱接纳了飘零半世的我。

我从公主成了长公主,

唯一没变的是宫殿里外飘舞的桃花。

我在宫殿深居简出,我对尘世没了任何幻想,

也渐渐淡忘了那个在桃花里送我归国的巫臣。

可是我没有想到,15年后,他如约来了郑国。

彼时,战火纷飞,春秋时期的诸侯争霸愈演愈烈。

公元前589年,齐国与晋国大战于鞌,兵败后一直寻求与楚国联盟。五年后,巫臣作为使臣前去与齐国缔约,却半路绕道来了郑国。

夏亡以妺喜,殷亡以妲己,周亡以褒姒。

无一兵一卒的女子总是背负太多的骂名,我更是成了春秋"杀三夫一君一子,亡一国两卿"的红颜祸水。

我这一生,爱极了桃花,也像极了一朵飘零的桃花。

其实终其一生,我要的只不是在乱世中的倾情相守。

这个很久前在桃树下信誓旦旦要娶我为妻的男子,

15年后,真的抛家去国,一路辗转来到了我的身边。

桃花开,桃花落,桃花尽了容颜老。

我的青丝成了白发,脸上也早没了妖娆之气。

可这个男子,还是坚定地牵着我的手,许诺要娶我。

灼灼桃花照亮了三千繁华,终究也还是照亮了我。

碧草烟淡,落花流水,不堪回伫。

我这一生的苦难已随着巫臣的到来而结束,

我们投奔晋国,从此过上了鸾凤和鸣的日子。

湘西小木鱼.2018.1.31

愿和你在历史长河中,寻找至纯的爱恋。

更多的民国爱恋故事在民国女人传

更多的古代爱恋故事在古代女人传

更多的散文杂文随笔在尘世随想录

原创文字,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