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生活哈哈哈了你

这两日的颈椎疼和感染风寒,都不是偶然。

前几日我出差到乡下,那不堪回首的宾馆,凌晨一点依稀能听见隔壁房一对老男人的秉烛夜谈,和楼下动次打次的酒吧音乐仿佛要踩着节奏跟我一起摇摆,哈哈哈,这纸糊的墙。还有神奇的卧铺,硌着我的颈椎肩膀生生疼,躺着还不如坐着,哈哈哈,这钢丝球一样的床。翻来覆去夜不能寐,哈哈哈,还不如坐起来跟隔壁对墙夜聊。

假如生活嘲笑了你,就顺着这笑意再嘲笑一番自己,苦中作乐不也十分有趣。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