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在子夜出生

她在子夜出生

        民国初年,成都宽巷子街35号大院里住着一户织布商大户姓齐名鲁承,齐鲁承虽说是大户人家,生意隆起,财源茂盛,可是人丁并不兴旺。

早年忙生意没有多做传种接代事情,十年二十年晃眼齐鲁承五十有三了,考虑退出商界之事。

        齐鲁承妻刘氏至今未给他生下一男半女,妾身张氏为齐家生有一男二女,两个女子早年出嫁啦,一男取名叫齐旺多,去年娶媳妇回家,媳妇肚子还算争气,不到三个月就怀上了宝宝。

        齐鲁承高兴得不得了,规定齐大院子的管家、衣婆、厨子等,所有人都不准待慢齐旺多媳妇,需要什么东西,想吃什么必须按儿媳妇意思,任何事情一律瞒足,齐家向往美好开枝散叶生活,天天望着儿媳妇肚子,盼望生出一个大胖孙子。

        为了孙子齐鲁承朝思暮想,齐家后继有人来传递齐家祖宗香火,再就是孙子叫他爷爷,齐爷爷辈份升级,出门在外齐老爷齐老爷叫起还挺顺溜。他嘴上一直挂着微笑,平时他对小孩子不屑一顾,如今走到哪里,哪里就有齐鲁承朗朗笑声。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

        十月怀胎九月生。旁晚天上的星星点点已经出现了,大大的月亮悄无声息地升上了树梢,齐家媳妇肚子阵痛开始,齐鲁承的妻妾二人忙碌起来,请来产婆,管家分布下等佣人烧水消毒,张啰草纸胞裙,盆盆罐罐一大堆。

        月亮光洒满整个齐家大院,这时齐鲁承四平八稳坐在大堂客厅,心里盘算孙儿快生了,明天一定要宴请四方朋友,喝酒庆祝庆祝,好不得意。

        齐家小院进门右边就是厨房,经过厨房下三台阶便进入露天院内,正中央是客厅住房,左边和对面是小院围墙,四四见方,不大不小,干干净净没什么杂物,院墙外栽的竹棚,已经长过围墙有一丈多高,竹梢被微风徐徐吹拂摇摆,月亮照竹梢的倒影刚好打到院子地面上,月影婆娑。

        一切的一切正在迎来新的生命诞生。

        月亮正当头,子夜时分管家来报:少奶奶生了,生了一个女孩。

        一个晴天霹雳消息炸到齐鲁承头顶上:不可能,决不可能,你们搞错了,应该是个男孩,我请八挂先生算过的!

        儿子齐旺多到父亲面前证实了,的确如此。

        齐鲁承抽屁股就走,一个人也不理,甩出一句:睡觉吧!齐旺多看父亲很不高兴,他也懒得去见媳妇和刚出生的女儿,一个人跑到帐房睡去了。

        因为,齐家第三代第一人是个女孩,多多少少有点沮丧失落,这个子夜出生的女孩子,养不家长大固定会嫁人,是个赔钱货,有她不如没有她还好些。

        可怜兮兮的齐家少奶奶,抱着女儿眼泪掉下来砸自己手背上,两个婆婆不敢多言,叹息一声悄悄溜走啦。

        十五的子夜里星光璀璨,月色皎潔非常迷人,夜深人静,齐家少奶奶心凉酸痛,女儿呀你为什么来得这么快,将来的命运究竟如何,做了母亲的少奶奶望着床边的木桶,神情恍惚,犹豫不决,把女儿放下去吗……。不行女儿她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然后紧紧抱在怀里又哭了。

      辛亥革命胜利,刚刚从清末走出,社会局势不稳,新生妇女革命运动随西方国家发展只是萌芽状态,不裹小脚,不以小脚为美了。

        但是,可恶可恨的是男尊女卑,重男轻女已经深入骨髓,男孩生下来便是自带骄傲,在女孩面前总有一种优越感,似乎每个男孩长大了都是当皇帝的料,是主宰女人命运的主。

      殊不知,女儿自有女儿福,女儿自有九尊天下情,没有女儿哪里来母亲。

        故事就此告一段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