拧紧的“心”适当放松一下吧!

紧锣密鼓的玄“心”死死盯在、辽宁高法刑事二厅、秦田友法官办公室电话上了,六月中旬的一天,电话铃声从早九点到中午十一点三十,下午十三点三十到十五点三十,共计打了一百五十多次,扰得秦法官办案很无奈,接电话也不是,不接电话也不是,为啥,一个字“等”,“等”用时间衡量,是多久?,用长度去测量是多远?,用重量度量是多重?,无人知晓……

六月最后一次接通电话是十八号下午十四点多,法官接通电话问,你又换号了,我说,这个号也是我的,我两个手机号,紧接着,我逼问:法官,上层是否不了了之?,法官说,不能,我忙办案了,顺便电话挂断了。我很无奈,悬着的“心”玄适当放松些吧,否则我会掉进悬崖里,拔不出来了……

路,更长,耐心等待胜利归来的那一天的到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