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与我的悲欢离合 40 失踪

图片发自简书App

挂掉电话后,天色已经泛青。

剧组已经收工,周围已经人烟散尽,江合欢的身旁只剩充斥着空荡荡影棚的空气、和脱下来的戏服。

毕业两年多了,自己仍旧只是饰演一些配角,说来也怪,每次只要是自己参演的电视剧,都是剧火人不火。走在大街上,人们最多会指着她说出她电视里饰演的角色名字,想听别人口中说出“江合欢”三个字,简直比登天还难。

每次想到这里,合欢都会鼻子泛酸,眼泪就会不争气的掉落下来。

收拾好东西出门准备回家时,才发现了江离。他刚到影棚门口,一脸疲惫,眼睛浮肿,神态迷离。

合欢笑笑:“你来了。”

江离“嗯”了一声。

合欢突然无比怀念以前,以前高中他们还是同桌的时候。那个时候每天都能见到彼此,除过上厕所和睡觉,她和江离可以说是形影不离。这样的时光持续到大学后,她才发现没有江离的日子有多么的空洞乏味,加之学业繁重,龙套又多自己又不想放弃每一个机会,所以她与江离,竟变得跟陌生人一样见了面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两人就这么漫无目的的走在回家的路上。

合欢不知道,江离刚从手术台上下来,也刚刚经历过他职业生涯中的第一个生死。虽然他还在实习,可他眼看着病人与这个世界永别时,他才恨自己的无能为力,也怪自己不够强大,无法左右生死。

到合欢家楼下的时候,两人仍旧没有说一句话。是合欢打破沉默,叫醒了心不在焉的江离。

“那个,我到了,你回去吧…”

江离抬头看了一眼,还是“嗯”了一声。

合欢突然无比失落。

此时此刻,她真的很怀念以前的江离。

以前的他们无忧无虑,为什么长大后就会越来越烦呢。

合欢礼貌性的点点头就准备上楼,在转身的刹那,江离大步向前张开双臂紧紧拥住了合欢。

陌生又熟悉的拥抱,合欢明明就唾手可得,可她却想不起来上次被江离抱是在什么时候。

是在高一时自己差点被摔了的家里,还是高考后躲网吧里通宵、自己却熟睡在他怀里的时候。

鼻酸又再次泛上心头,不知是不是同病相怜,林夕的身影莫名出现在了她的脑海里,她想起林夕和江离以前的种种,就无法自控的心疼自己。

她不想与江离这样不清不楚不明不白的在一起,这么多年,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在江离心里算什么,是妹妹,还是女朋友,她不知道。

所以她渴望知道。

要么死要么活。

趁着被江离拥抱的间歇,她将搭在江离肩膀上自己的下巴抬起轻轻凑上江离的耳根,“我们的事情,要不要告诉爸妈?”

北京的秋季异常寒冷,明明还没立冬,吹来的风里却夹杂着阵阵寒气,即使是在江离的怀里,合欢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她感谢江离没有回应自己,总好过他回一句“我们什么事情”的强。

过往种种,她从没有像现在这样释然过。所以她慢慢推开江离,而后转过身,头也不回的上了楼。

从那以后,江离再也没见过合欢。

他像疯了一样全世界找她,用尽了所有他能想的到的方法,有用的没用的他都尝试过,可不管他怎么努力,合欢仍旧杳无音讯。她就像空气一样人间蒸发,江离寻不到她半点踪迹,就好像从没来过这个世界一样。

江离很后悔,合欢问他的时候他选择了沉默。即使自己再意乱神迷备受挫折,这些跟合欢比起来,都不重要。

都不重要。

他知道爸妈那一关不好过,也知道这么多年委屈了合欢,但自己千不该万不该,也不该不给承诺逼走合欢,如今让自己一个人承受这比挫骨扬灰还痛的相思之苦,还不如痛快的给自己一刀一了百了。

他回家将他和合欢的事情和盘托出的时候,不出他所料,他果真见到了暴跳如雷的父亲,和万念俱灰的母亲。

江父给了江离狠狠一耳光,让他找不到合欢不准再踏进这个家门。江母则哭哭啼啼的抱着江父抱怨不停:“我就知道他们会这样,合欢这孩子死心眼…”

合欢从这个世界彻底消失了。

连小曼也找不到她。

江父江母先是满世界找合欢,大到北京市的角角落落,小到她小时候长大的乡下,报纸和网上登遍了寻人启事,可还是久久无果。

一开始江母发誓,等找到合欢后一定要狠狠教训她。

后来江母妥协,合欢回家后不会再追究她的过错。

再后来江母日日哭着拜佛求仙,只要合欢回家,她就同意她和江离的事情,并且自己会亲自操办他们的婚礼。

江离去遍了全国各地分享医术心得,每到一个地方,他都会拍下自己到过的痕迹,并且会将合欢的照片p上去,好像这样做,江离就会觉得合欢从未离开过自己。

小曼与悲含的婚礼放在了九月,小曼说自己最喜欢上海的九月,因为只有上海才会把一年分成四季,别的城市气温都太反人类,她不愿前往也不愿扎根。

悲含成了名副其实的“妻管严”,婚礼本是两个人商量着办,可悲含就是由着小曼的性子放任她胡来。

“媳妇就这么一个,我不惯着谁惯着…”

江离很是羡慕悲含,每次跟他们在一起,他都会想起合欢。他以为小曼的婚礼会见到合欢,可直到悲含西装革履,小曼披上嫁衣,合欢都未现身。

悲含似乎看出了江离的心思,他一把搂着江离的肩膀:“哥们就要结婚了,你也抓紧的,在你们医院挑一个小护士赶紧把自己推销出去,省得后来祸害我们家合欢…”

江离眉头又开始紧皱,一种无法形容的压抑迅速包裹着自己的全身,这让江离无比难受,原来想念合欢的每个瞬间,都会如坠深渊。

婚礼进行曲隆重响起。

在小曼与悲含交换戒指的纪念性时刻,观众席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小曼身边终究还是缺少了伴娘。

江离身边终究还是一个空缺。

小曼不相信合欢不知道她结婚的消息。

作为上海广播电台著名主持人,哪怕自己的知名度不够,结婚这件事在圈内也可以算得上是一个爆炸性的新闻。

更何况她在网上宣布,伴娘非合欢莫属。

可即使这样,合欢还是缺席了小曼的婚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