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广告

丝绸之路密码 | 楔子

96
宇文歡 7d53be0d 1506 471a ac9e 8a36b5a894c0
2018.06.14 14:25* 字数 3164
楔子.jpg

一、楔子

大唐龙朔二年九月三十中夜,长安大明宫早已沉入黑寂。只有一处偏阁,隐隐透出火光。

偏阁左临太液池,右侧的曲折廊庑,遥遥与正殿含元殿相连,却是孤悬于宫殿群外。

月光黯淡,隐隐映出廊中一个人影,手持长明灯,步履甚急,不一会儿便至殿门外。略一踌躇,伸手轻扣了扣阁门。

“谁在门外?”许久,阁内传来女子之声,嗓音不大,却令门外之人微微一颤。

“禀娘娘,是小安子。红袖那里出事了。”小安子的嗓音也有些发颤。

“进来。”

阁门启处,小安子两眼一花,竟险些跌倒。

原来阁中四面上下,竟铺满了数百面铜镜。长明灯火照耀下,每面铜镜,熠熠闪光,将屋内一切铜镜,收摄入内,又融于屋内一切铜镜之中。这阁中竟是一个层层叠叠、无有穷尽的琉璃世界。

镜中又映出三个人形,除了缩立于门边的小安子外,另有一个女子,一个老僧,无穷尽地现于每面镜中。

“华严十玄门精义,莫非便如这镜中法门:一入一切,一切入一。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缘起无尽,层出不穷?”女子隐于火光微弱处,身形暧昧不清,语音轻快,却有股压人的气势,如阁外新建的巍峨大明宫。

“陛下一语道破,可知悟性之高,佛缘之深。”

原来这女子赫然是手持内外权柄的当朝武皇后。老僧嗓音却是不疾不徐,淡然从容。

“佛经中帝释天宫中的因陀罗网,亦如这琉璃阁一般么?”

“一般境界。”老僧顿了顿,又道,“今日乃药师琉璃光如来诞辰,老衲便以此取譬。”

“药师琉璃佛轻视女子,本宫不喜,”见老僧闭口不言,武后又道,“然华严智慧,确是精深博大,奥妙无穷,不愧佛家正宗。”

“阿弥陀佛!”老僧坐如磐石,双手合十,微倾了身子,“陛下慧根如此,佛家之幸,华严之幸!”

武后似轻笑了一声,忽转向门边,道:“红袖出了什么事?”

“红袖……死了。”见皇后突然发问,小安子又是一哆嗦。

“死了?”武后的嗓音亦有些凝滞,“何时?何故?”

“昨夜戌亥之间……似是于沐浴时猝死。”

“为何至今夜方报?”武后语调一紧。

“今日……今日辰时,翠蛾唤红袖进宫时方觉有异,太医勘验亦费了些工夫,且今日陛下事繁……”

“太医如何说?”武后一摆手,打断道。

小安子看了一眼端坐一旁的老僧,见武后未开口,便道:“太医说她全身无一丝伤痕,许是因浴桶中水温过高,心疾突发所致,只是……死状有些怪异。”

“有何怪异?”

“红袖死时,瞠目欲裂,两眼布满血丝,口鼻却拉得极长,像是瞬间见了鬼魅,”小安子又往老僧处瞥了一眼,“且小奴只知红袖素来体弱,从未闻她患有心疾。”他的语调渐渐平稳了下来。

“我前日令你交她润色的那份敕令,取回来了么?”武后垂首片刻,又道。

“小奴该死!”小安子“扑通”一声跪下了,“内侍省的人移走尸身后,小奴将她屋子墙缝都搜了个遍,仍寻不着那份敕令。”

武后霍然长身而起,于阁角暗处缓缓踱了几步,忽冷冷道,“鬼魅?哼哼。怕是有人作怪!”一顿又道,“本宫听闻红袖那婢子,沐浴时从不掌灯?”

“此事小奴亦有耳闻,”皇后未怪罪,小安子脸上渐渐有了血色,“我听翠蛾说,红袖入浴前,必要紧闭门户,熄灭灯火,只半开天窗,透进月光,方得惬意。”

“昨夜亦是如此?”

“是。内侍省来人,是将木闩砸开,方得入内。”

“她这癖好,宫中有多少人知晓?”

“怕是不少。”

“怕是你与翠娥那贱婢传出去的吧!”

小安子脸色又是一白,却听武后又道:“你还知道些什么?”

“据……据内侍省勘验之人说,非但门户自内紧锁,屋内亦未留有外人出入之痕迹。”他尖细的嗓音有些发颤。

武后默然片刻,重又稳稳坐下,淡淡道:“莫不是这宫中真有些鬼魅,竟让那婢子遇上了?”

小安子跪伏于地,作声不得,额上已有几滴汗珠渗出。

“这事眼下有几人知道?”

“除去小奴、翠娥与……这位法师,只卫尉府三人与御医一人而已。”

“让那四人别再开口了。”武后嗓音很轻,轻得可怕。

一时阁中极静,只长明灯灯芯中爆出“噼啪”之声,小安子擦了擦汗,缓缓顿首。

“阿弥陀佛”,老僧低沉苍老的嗓音又缓缓响起,“老衲寺中正缺几个守护山门和通医的僧人,若蒙陛下恩赐,佛门之幸。”

“智俨法师以慈悲为怀,便按法师之意办,”武后淡淡一笑,转向老僧道:“却不知法师于此事有何见解?”

原来这老僧便是接钵法顺、光大华严的至相寺智俨大师。智俨双目低垂,双手合十,躬身道:“‘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陛下贴身宫人已去,又少了份敕书,那屋中可曾多出了什么?”

小安子闻言一愣,眼珠子急转了两圈,似忆起一事,颤声道:“法师如此说,小奴方才忆起,确是多了一根毛发,漂浮于浴桶水中。”

“阿弥陀佛,想必并非是那宫人身上的毛发。”

“法师明鉴。那毛发甚至不似人身所有,”小安子跪伏于嵌满铜镜的地面上,手脚亦似有些发颤,“那毛发火……火红色,似是……似是一根狐毛。”

智俨只微微点头,似不甚意外。却听武后忽叱道:“无用的东西,退出去!”

小安子道了声“是”,颤着手脚退出了阁门外。

过了片刻,武后缓缓道:“可是狐魅作怪?”

“精魅出自人心,”智俨微微摇头,一顿又道,“陛下那份敕书,可是关乎军国大事?”

“说与法师亦无妨,乃是西域三十九处关隘军镇调防敕令。”

“敕令中自然写明各处军镇驻营所在,及兵力虚实诸事?”

“确是如此。”武后垂首沉吟片刻,“莫非法师以为,此事乃是敌国谍人所为?”

“若是敌国之人欲窥探军情,不应带走敕书,誊抄放还即可。”

“且自五年前平灭西突厥后,四边安宁和靖,大唐实已无敌国。”武后缓缓点头,“必是有人以为,将此敕书带走,价值更大。然这敕书尚未加玺,确是作不得准。”

智俨闭目垂头,仿佛也在沉思,“除红袖之外,陛下可还对谁说过敕令之事?”

武后摇了摇头,“红袖前几日卧病,本宫拟后便交由小安子送至她处润色,那婢子长于文辞。此事绝未经第四人之手。这两个奴婢跟从本宫经了不少风浪,可绝对信任。”

智俨转头,似看向阁中四面铜镜中的重重叠影,轻声道,“缘起无尽,自微妙处。”一顿,又道,“老衲以为,若有人将敕书带走,怕是须有一番远行。”

武后默然片刻,双手合十道:“法师果然道行深湛,谢法师指点。”忽喝道,“进来!”

小安子爬进了阁门。

“替本宫记着,明日去中书省寻李侍郎制敕。长安西通沙州敦煌各驿道关隘,出关通西域之商队旅人,严查货物,若有可疑,一概缉拿。”

“遵令。”小安子舒出一口气,却听智俨又宣了声佛号。

“阿弥陀佛,陛下明断。然老衲不日亦将西去于阗求经,陛下可否通融?”

“可是为梵本《华严经》之事?”

“正是。”

武后沉吟片刻,“此是大功德,本宫自当成全。小安子,天亮后便去鸿胪寺走一趟,取一份通关文牒盖玺。”又转向智俨道,“西域路远,法师可需扈从?”

“蒙陛下深恩。此行老衲已发愿,将随有缘人涉沙同行。”

武后亦不勉强,便向门边一点头,道:“扶法师出阁。”

小安子赶忙爬至老僧身侧,智俨缓缓起身站定,平平伸出一掌,小安子轻轻握住,躬身缓缓将他领出阁门。智俨始终半合双目。

这开宗立派的一代大德,竟是个眇目盲僧。

阁中余下武后一人,仍坐于壁角晦暗处,铜镜中现出她的无尽侧影,却是纹丝不动,似已入定。

不知过了多久,壁角边的铜镜后,忽然传来“笃笃笃”三记清脆的叩击声,前两声急促,第三声却隔了许久,武后却似是未闻,叩击声亦不再响起,又过许久,武后朝着那镜面缓缓道:“‘商队’何时启程?”

“明日便走。”虽隔着镜面,仍可听出那声音沉稳而有力。

“已准备妥当?”

“人已凑齐。”

“几个人?”

“六人。临时或有向导,不过七人。”

“明日你另取一份特使文牒。若有关隘定欲开箱严查,方可出示。”

“是。”

“另取七份通行过所。盯紧些,‘商队’人数不可超出七人,若有可疑人等混入,即刻回报。”

“是。”

“此刻已是十月初一。”

“距圣火日只余六十日。”

“你记得就好。”

“属下牢记陛下交予的所有任务。”

“西域不稳,危急时你别忘了本宫教你的法子。”

“属下谨记。”

“退下吧。”

步履声又渐渐远去。武后抬头缓缓四顾,双手合十,口中念叨:“一入一切,一切入一;我中有你,你中有我;缘起无尽,层出不穷……”

丝绸之路密码
丝绸之路密码
19.5万字 · 8.7万阅读 · 350人关注
大唐高宗武后朝,朝廷派出一支“特遣队”,乔装成商队,前往西域边地大夏,须于六十日内,执行一项决定波斯与大唐两国国运的绝密任务。“商队”头人是南海巨商杜巨源,他的妖冶姬妾米娜,精通医卜幻术;而真正的“特使”是传奇人物王玄策,却已落魄多年,清纯伶俐的侍女玉机,实际是个瑜伽高手;王的侄儿智弘,只在关键时刻开口,却是西域佛寺中人脉极广的名僧;“商队”的护卫、傲慢少年达奚云、则是名将之后,禁军精锐“飞骑”的头领。一桩意外事件,令“商队”失去向导,突厥扮相的汉卒李天水领他们绕过凶险的戈壁,却走入了西域危机爆发前夜的风暴眼。 随着西行深入,王玄策等人发现他们的任务远比预想中复杂,而藏着秘密“圣物”的货箱,已暴露在西域五六股神秘势力的眼皮底下,一时险象环生。为避强敌,缩短行程,“商队”冒险踏入千里无人的天山秘径,却发现队中每个人,似乎都藏了些秘密,而最可疑的,便是半路入队的李天水……然而阴差阳错间,小卒李天水的身份与命运,竟与大唐与西域的命运紧密相连,原本一心寻父的李天水最终挑起了历史使命,领着“商队”,穿过雅丹水道、坎儿井迷宫、辗转天山、大漠、雪岭、草原与黄金都城,走向此次“死亡西行”不可测的终点…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