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每一只小鸟永远不会失去想飞的心,也不会忘记飞翔的姿势。

三年前,家里新添了一对白珍珠小鸟,一双小小的红眼睛点缀着洁白的全身,那么纯洁可爱,让人忍不住想捧在手心里,小心呵护。

平常它们挺安静的,可人一走近,就变得惊恐起来,在笼子里乱扑腾不停,如临大敌一般。

我不解,自己有那么可怕嘛?

我只是路过,扫个地,或者添米添水。小家伙,我在养你们啊,好不好。

没几天,两只鸟就开始上窜下跳,叽叽喳喳,把米粒扑棱得到处都是,笼子周围地板上洒了好多米,顽皮的很,害我去打扫。

安静的时候,它们就紧紧依偎着,像一对看风景的小情侣,海枯石烂天荒地老的节奏。

眼前的恩爱,常常把我看呆,忘了时间。

想起那首歌: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我以为,它们会这样慢慢变老。

一天下午,我忽然发现,一只鸟儿两脚朝天,一动不动,另一只守在旁边,也一动不动,我的心咯噔一下,它死了。

我赶紧去看是不是没有米水了,还好,都有一点,不多,我马上添满米水,另一只鸟很快过来,埋头吃了好大一会儿,像是饿了很久。

我很难过,在想,是不是因为米不够吃,它们互相让着对方啊,结果让着让着,有一只挺不住了。这么想着,让我倍感自责。

可是,听卖鸟的说,没米没关系,必须有水。水也有呀,它为什么就死了呢? 我继续怪怨自己。

曾经,它们多快乐啊,在笼中双宿双飞,舞动,叽喳,每天上演着浪漫偶像剧。

现在,它守着它僵硬的躯体,默默无言,不再叫,不再飞,有时候吃点东西,大部分时间它又紧依着它,不离不弃,一如从前。

夕阳下,它们的背影,落寞,孤寂,伤感......

一只鸟儿离去,活着的鸟儿会悲伤,会抑郁,会死,我很想知道,这是不是真的。

就像人一样。

那天,我把死去的鸟儿掩埋在树下的土里。

我有些担心,剩下的鸟儿太孤独,不日也离去。我想把它送还卖鸟人,或许很快,它就会有新的伴。

我害怕那种相继离去的伤心来临。

我就是想逃避别离和伤心,逃避自责。

时隔今日,我已经忘记了把另一只鸟最后送到哪里去了,也忘记了自己曾经怎样的难过自责。

是内心戏也罢。

一个人生命中的客体会来来去去,但那些深藏在内心深处的情绪,总是相同的,你不去面对,也绝不会消失,总会重复出现。

心理疾病中,强迫性重复的现象,就是在提醒,你需要看见和面对。

学习荣格心理学,让我越来越多的能够看见,冰山下面的世界,那里有巨大的黑暗,也有奇异的美丽。

随着年长成长,我看见内心的阴影,一点点暴露在阳光下,颗粒分明,待尘埃落定,心也从笼中放飞。

看见和承认越多,心灵越自由。

林清玄说,在穿过林间的时候,我觉得麻雀的死亡给我一些启示,我们虽然在尘网中生活,但永远不要失去想飞的心,不要忘记飞翔的姿势。

愿每一只小鸟永远都不要失去想飞的心,也不会忘记飞翔的姿势。

愿我们都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