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平安(十四)

    纪念去d大听考研培训讲座,听完讲座在d大校园溜达,溜达到了考古系。

    “少平,外面有美女找”,年少平正在教室自习,他同学冲他喊道。

    年少平出教室,看见纪念站在学院楼大厅里,走过去闷哼一声,“有事么”。

    “我在附近逛逛,听年安平说过你念的考古系,顺路过来看看,有空来家里吃饭,你知道我们住哪里吧”,纪念笑道。

    “嗯”,年少平看着别处。

    “来的时候,记得把那天我没签的那份材料也带来”,纪念叮嘱道,说完离开,“那我先走了”。

    年少平回教室,他同学一阵起哄,问是谁啊。他闷闷说了句“我嫂子”。

    隔了两天,年少平把“婚前协议”交给纪念。纪念直接翻到末页签字,叮嘱他收好拿回去给他爸爸。

    “你都不看看内容嘛”,年少平一边把协议往背包里塞,一边说道。

    “你哥哥爱我的时候,这个协议没有意义,他不爱我的时候,这个协议更没有意义”,纪念说道,“先坐会儿,你哥在加班,一会儿就回来了,我去炒菜,也不知道我的手艺和不和你胃口“。

    年安平开门进屋,年少平就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在他哥哥面前,他总是有些胆怯。

    “你来了”,年安平打声招呼,转身去厨房帮忙。

    年少平听着厨房里,纪念指使年安平洗菜剥蒜的声音,以及年安平低声应和的声音。他从来没有见过他哥哥如此生活气的一面。

  ”饭好了,开吃“,纪念说着把菜端上桌。

  “快期末考试了吧”,年安平问道。

    “嗯”,年安平嚼着饭。

  “能拿奖学金吗”?

    “不知道”,年安平有些心虚,他的成绩,能考试不挂科已经是烧高香了。

    “暑假打算干什么”。年安平一边说着,一边给纪念夹菜。

    “还没想好”。

    “今年考完给我规矩点,别跟去年似的又打架闹事”。

    “好了好了,先吃饭,人家都大了,自己知道的”,纪念打圆场,又说道,“说起这个,找天得去怡然酒吧坐坐,好久没看到邵姐了。你那次也算是侧面促成了段姻缘吧”,纪念笑道。

    “什么姻缘”,年少平问道。

    “记得在说s市揍你的那个姐姐吗,就因为你把人家老板打伤了,她才下定决心搬回d市”,纪念说道。

    “上次根本不是那姐姐揍我,是你揍我”,年少平嘀咕。

    “怎么,这都过去一年了,还记仇呐“,纪念笑的往后仰,“我跟你道歉好吧,不该下手那么重”。

    ”不敢,不敢“,年少平心想,这个嫂子,看着文文弱弱的,下手可真狠。再一想,连他哥都被捅过,以后还是不要惹这个嫂子比较好。

  晚饭后,年少平回学校。

  “我送你”,年安平拿起车钥匙。

  “不用了,你上班也累了,我打车回去”。

    “没事,走吧,我们就当饭后消食兜兜风吧”,纪念帮年少平拿起背包。

    纪念每天花大部分时间来备考,再加上日常整理家务,跑步运动,日子过得也算充实。

    “年安平,开门”,纪念正在看书,听见门外的敲门声。

    她开门,见着一女生拖着个大行李箱站在门外,一头波浪卷发,画着浓艳的妆容,衣着大胆。

    “年安平呢”?她上下打量着纪念。

    “出差了”。

    “出差去哪儿了,什么时候回来啊”,女生不由分说的把行李箱往屋里搬,顺势坐在沙发上。

    “S市,大概得有两天才回来”,纪念关门跟着进客厅。

    “那我先在这儿住两天,等他回来”,说着把鞋脱了,把脚盘在沙发上。

    “好啊,那你先喝水,我给你收拾客房”,纪念端杯水放在茶几上。

    “你也不问问我是谁吗”,女生诧异纪念如此淡定。

    “Celine表姐吧”,纪念笑道。

    “你怎么知道是我”,唐希希一下子没了兴致,本想唬唬这未见过面的弟媳。

    “年安平说Celine表姐是他们家里颜值最好的女生,给我看过你的照片,漂亮到过目不忘”,纪念说道,她没提起年安平提醒她这个表姐,学艺术出身,自诩艺术家,放荡不羁,不安套路行事。

    夸赞的话总是很受用的,唐希希对纪念第一印象很好。她打量着纪念穿着蓝色居家服,不施粉黛,看着还像是一副学生模样,默默感叹,没想到自己那个万年冰山脸的表弟居然被这样一个人儿收了。

    “我最近休假,回国看看,小姑知道我回国,也托我见见她儿媳妇,我就来了,你别介意哈”,唐希希尴尬解释道。   

    “怎么会呢,很高兴见到你,你是刚下飞机吗,要不要先睡会儿倒倒时差”,纪念问道。

    “那我先去洗个澡”,唐希希坐了长途飞机,确实需要洗个热水澡冲冲乏。

    等她洗好澡,纪念已经把卧室收拾好。她手机里还收到年安平的信息“不许欺负纪念”。

    唐希希一觉睡到天黑,直到被饿醒,走出客房想找点东西吃。

  “你醒啦,饿了吧,想吃什么”,纪念问道。

    “随便吧,家里有点什么随便吃点”。

    “那你来看看冰箱,看有没想吃的,要是没有想吃的,我们就去外面吃吧,附近有几家餐馆还不错”,纪念说着打开冰箱。

    “大晚上的,不麻烦了,吃碗面吧,老干妈就着面,绝配”唐希希满不在乎。

    ”那阳春面可以吗“,纪念问道。

    “可以”。

    不一会儿纪念端着两碗阳春面,面上配着绿油油的青春,金黄的煎蛋,色泽鲜艳,看着很有食欲的样子。

    “哇,好好吃的样子,纪念你厨艺可以啊,安平那小子有口福了,回去一定跟小姑好好夸夸你”,唐希希急忙开动。

    “阿姨知道是我,一定气坏了吧”,纪念端着阳春面。

    “怎么会呢”,唐希希有些尴尬。年安平结婚没跟家里任何人提过,他母亲唐芳意是从国内朋友发去的道喜信息才知道这事。等她知道结婚对象居然是纪念,更是气急败坏,把纪念好一通大骂,特意叮嘱唐希希回国时候帮她好好盯着这个迷了她儿子心窍的儿媳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