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的足迹

字数 622阅读 267

昨天下午开始,天空就飘起了雪花。安安静静地下了一夜,一切都变得银装素裹了。

担心路滑,但是考虑到半个月后的自驾行程,一丝犹豫过后还是启程了。松软的雪被来来往往的人们变成了深深浅浅的车辙和薄冰,路面上被风扬起一阵阵雪粉。

天很蓝,太阳的光芒和着雪地的光芒,耀眼而炫目。公路两侧的胡杨和红柳、骆驼刺上,是晶莹、肃穆的树挂。


拍摄电视剧的外景地,距离沙漠公路一公里。远远望去,是一望无际起伏的沙丘和荆棘丛。


一对着军装的男女从土路走出来,一边用方言亲昵地调笑着,一边紧了紧自己的衣服领子。他们的背景就是外景地了。我穿过木栅栏,走到跟前,仔细地看那些比地面略高一点的地窝子,都是用干打垒的方式修建的土房,这就是兵团连队的雏形。


简易的家具,木质洗脸架上依次放着白色的搪瓷脸盆,据说这是当时最时髦的结婚礼物。屋角的深色水缸和泡菜坛子,这些东西拙朴、踏实,仿佛都能用一辈子。

天气晴好的时候,在大匾里晒晒粮食,当然这是充满罗曼蒂克的想象。其实那时候满目荒凉,自然条件恶劣,吃水都很困难,种粮食和作物全靠开荒。

兵团不同于农村,按军队的编制和管理,虽然都种地,兵团都叫战士。和平年代,屯垦戍边就是兵团战士的使命和职责。

当年,兵团战士学习和开会就在这里进行。是的,你没有看错,四周通风,基本无遮无拦,我待了一会儿都快冻僵了。当年,大家就是在此激情澎湃地认领各种政治和生产任务的。

高远的蓝天下,冷冽的寒风吹过,年轻战士们的朗朗笑声显得格外悦耳,仿佛从那个时代开始,都没有变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