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毕业了,你还爱我吗(三)

前情回顾

第三章:各自的忧伤

毕业了,你还爱我吗?

思绪渐渐的回到自己的身上,安雅拿起啤酒瓶猛的喝了一口,喝的太猛一下子被呛住,剧烈的咳嗽,倩雪拍着她的背说:“你慢点喝,那么猛,伤了自己怎么办?”

安雅叹了一口气说:“你和王剑怎么样,最近因为实习去哪里,还有毕业的事,以后在哪里发展,我和张南整整吵了一个假期了,也没弄出个所以然呢,北京是他的梦想,但不是我的啊,你说我们什么都那么有默契,这一次吵的,真的够头疼。”

“你知道啊,王剑一天到晚什么事都不管,整天就知道打游戏,我真不知道他心咋那么大,唉,所以啊,肯定是我说去哪就去哪里了。”突然,安雅心疼的看着好友问了一句:“累吗,我一直都觉得你会遇到比王剑更好的。”

“我是会遇到比王剑更好的,但是绝对遇不到王剑这么对我好的。”倩雪得意的说。安雅心想也许好友的想法是对的。

思绪回到了几年前,倩雪长的清秀,人又活泼,追她的人不少,但不论是对方什么样的人最后都败在了王剑的死缠烂打之下。各路追求者,百思不得其解,但倩雪却爱的专一和执着。

在安雅眼里,王剑是一个不思进取,整日只知道游戏,在他的带领下,有时候倩雪都沉迷游戏,什么都不愿意干,但是倩雪却对这段恋情越来越认真,越来越投入,她刚开始不解,只是后来发现,王剑是沉迷游戏,不问世事,但对倩雪是格外的好。

“我们终其一生都希望找一个对自己好的男人,而王剑对我很好,包容,其他的我就不强求了,钱可以慢慢挣,不过确实,他玩心挺重,以后会慢慢好的吧。”倩雪的这番话将安雅的思绪拉回了现实。

“其实,你也别着急,船到桥头自然直。你和张南在这里担心什么?”倩雪安慰着安雅。

“我也不是着急,只是王剑提出了问题,而我却一直逃避,我不想面对,你们曾说我是那个活在梦幻里的女孩,是的,我就是那样,我知道毕业我是定不会留兰州,但我也不想自己太累,更不想王剑太累,北上广一年去那么多人,那得多辛苦啊,你说我是不是那种只会做女朋友,做不来媳妇的人。”安雅连续喝了好几口,她只希望,酒精的麻醉可以暂时忘记这样的苦痛。

只听后面一个声音:“你两太不够意思了,喝酒也不叫上我。”不知莫北何时来的,看着眼前两个好友微醉,心事重重的样子,她也在旁边坐了下来,自己打开了一瓶啤酒。

“来跟我们说说,赵斌怎么跟你表白的?”女生的八卦的心,在此刻瞬间激起。莫北摇头,没有说表白,而是说:“我觉得,从开始到现在,我留给赵斌的印象都太过完美,你说如果有一天我不完美了,赵斌会怎样?”

听了这一句,安雅觉得女生真的很容易投入爱情,在她的眼里,莫北是那个稳重,大方的女孩,没有大悲大喜,不像倩雪很容易投身感情,改变自己,更不像自己,细腻又敏感。

所有的人都会有一个例外,而莫北的例外就是赵斌。爱情就这样会改变一个女孩,不管未来是怎样,此刻的改变只想和对方好好在一起。

安雅想着,从何时起,她也变了,变的期待赵斌的每一个电话,变的在乎赵斌的每一句话,难道恋爱中的女生都是这样吗,都会为自己所爱改变。

三个人没有说话,只是一瓶接着一瓶,不知道自己喝了多久。

“小北,你为什么会选择在毕业的时候,答应赵斌。”安雅已经醉了,下意识的问了这句。

“我也不知道,只是有一天,和他出去吃饭,回来,我发现我爱他了,我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有的这种感觉,我和赵斌都知道毕业季可能就是分手季,但是我们也许是那个例外呢,他追了我那么久,做的那些事不感动是假的。”

果然啊,爱情那种东西,它来了任谁也无法阻挡,刚刚走进爱情的人只有彼此,因为他们沉醉在爱情中。

“阿雅,你一直觉得我理性,可能是你没看到我的感性,我也一直觉得你有时候挺感性,但你和张南的矛盾,就是你的理性,你太有主见了,他也是,必须要有一个低头的人,但如果我让你低头,你肯定会说,凭什么是你,因为你从内心深处觉得自己是一个独立的女性,即便有了爱情也一样。你不想改变,但你太爱张南了。”莫北意味深长的对安雅说。

这一番话,很显然是说到了安雅的心里,她拿起酒瓶对着莫北说:“来,必须碰一个,生我者,父母也,知我者,莫北也。”

“我们都不要想那么多了吧,去K歌吧,让我们暂时忘了这一切,先狂欢一次吧,管它风雨,管它明天。”

说走就走,KTV内三个女孩狂歌劲舞,她们各自有各自的忧伤,今夜她们只想这样忘记所有的烦恼,当她们出来后有的只是无限的兴奋和沙哑的嗓音。

走在路上,无比的激动,突然一个人影在安雅面前,定睛一看,不是别人,正是张南。

安雅没有说话,从张南眼神看出怒意,此刻硬忍着,等倩雪和莫北走了,安雅拿出手机,却关机了,她不知道张南打了多少个电话,此刻,她还微微的醉着,只是风吹的让她有了些许的清醒,张口说:“对不起,张南,今天我……”

可是,有时候,再多的解释都是枉然的,突然间,安雅不知道说什么,她上前抱住了张南,看着面前的女孩,张南太了解安雅了,他知道肯定是最近的争吵,谁也不愿意让步,她才这样的,怒气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心疼,两个人就这样一直抱着,谁也没有说分开。

良久,安雅松开张南说:“南瓜,我们回去吧。”张南像往常一样,送回了安雅,自己才回到的宿舍。

当安雅回到宿舍,躺在床上,沉沉的睡了过去,当她睁开眼,新的一天就开始了。

张南躺在床上想着安雅,那个陪伴了他三年的女孩,酒量很好,但基本很少喝酒,每一次,定是因为她,今天的安雅,突然让他这般心疼,说不出的心痛。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