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女儿叫苑静

十年前,前景再现………


有个女孩名叫苑静

“姐,我生了。母女平安。孩子取名苑静”。

接到这个信息,我脑子瞬间一阵轰鸣。

不行!怎能?全世界的人都可以生女孩,你不可以。你也不可以…

有个声音在我的心里发疯一样地嘶吼…

我使劲擦着手机屏幕,一遍遍反复看,睁大眼睛,用手指抠着每一个字:姐,我生了,母女平安!

当我确定没看错,我崩溃了。任眼泪像断线的珠子,滚落在手机屏幕上,又滑到脚下散成花…


二姐的感触深出诗来。她滚烫的泪行饱含她对我们母女的疼与爱怜。

我却把这份母女的脐断当成了一次庆幸。

名字不是我取的。当出院时医生叫孩子的名字,我们半天没醒悟过来。那是这个名字第一次被公布于世,被接她出生的医生叫出来,这么甜,这么安静。她的父亲三天三夜不睡觉给她取的名字得到公布。

她在一出生就被医生抱走了,采集脐带血,足跟血,乙肝疫苗,这些我都不知道,直到出院时医生叫她的名字让我们抱回家。她甜甜的一笑牵动着我们一辈子的心。

她来到我家,没吃到一滴母乳,牛奶粉成了她的主食。医生喂的妈咪爱,让我们从没看到她的便稀,活脱脱一个小大人。

弹指一挥间,小荷才露尖尖角。爱读爱写,禁言,自律,但有时有些小撒娇。我给不了最好的,我只能尽力给她一个读书的氛围。

我给不了她富有,但给足了她爱;我给不了她昂贵的房子,但极力营造一个爱她的家庭。


"你来到我身边,带着微笑,也带来我的烦恼,我的生命中已经有个她,她比你先到。

她,美丽又大方,她,聪明又可爱,叫我如何割舍?如何瓜分爱?"

还好,她爱上写字,写诗,写心情,她仿佛一夜之间长到十岁,真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