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

  “亲爱的,可爱的,英俊的朋友”

  “垃圾的,没品的,没出息的朋友”

  浪子回头这样唱道。

  我突然想起来自己身边的朋友。都讲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老辈子说话总是有道理的,这句话很对。

  从小就比较调皮,身边的朋友也都是从小一起玩,一起调皮的一伙人。一起偷偷去网吧,每天半夜在街上游荡。半夜从学校翻围墙出去玩,我还记得那天是五点一十回得宿舍,六点半就要起床早读。第二天我的地理课本上的笔记全是线条和涂鸦。

  可能我,按他们的说,读书的天赋好一些,学起来快一些,踩了刹车,才能混了个不算差的本科读读。

  喝酒吃烟都是和他们学的。也只有和他们才能肆无忌惮,天天口嗨。

  前几天一个同学的父亲病重,他正儿八经工作也才一两年,无力负担,在筹钱。

  第二天就听到了浪子回头,以前不觉得好听,但是一旦自己经历过一些再去听又感觉不一样

  我还不能算是个浪子,我只算个不让人省心的学生孩子而已。

  前两天打了两个下午酣畅淋漓的内战,和比赛一样,大家都玩的很开心,不论输赢。作为嘴强王者的我义不容辞的喷上了对面的王者哈哈哈。

  当年带我们玩游戏的那群浪子,现在都成家立业了,有的已经有两个孩子了,那个时候去网吧,他们都在,破口大骂,捶着键盘。

  现在这群人成了我们。

  昨天吃完宵夜,十二点多,几个人又回到网吧,不上网,就坐在网吧看他们玩,坐在后面指点江山,聊聊天,聊到三点。

  华是王者,是我至今遇到的唯一一个现实里的王者。他满口段子,能把我们逗得开心的不得了,可是他也是个真正的浪子。

  大家每天都很开心,我也知道大家每天都在为日子而发愁,毕竟游戏还是给不了大家想要的有些东西。

  我也很难想象,华一个人在外面,怎么靠游戏吃饭,可能这也是他的梦想。

  以前老有朋友问我为啥去网吧,空气不好还要费钱。

  我以前老是说氛围,其实也不完全是。

  我只是想去见见我的浪子朋友们,我知道他们一定会来这里,大家来一把内战或者五黑。暂时有钱的人,请我们喝瓶水。白嫖带烟的人一根烟,冷嘲热讽几句他们的操作不论菜与否。

  我不知道有一天再去,他们都不在,我一个人坐在网吧,一群幼嫩的新面孔是什么感受。

  很是不舍,但是如果有的话,早点来吧。

  浪子早日回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