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8-18

王丫丫创作第1744篇2020年8月18日

“砰!”闹市中,随着一声枪响,人群一阵骚乱。

当人群散开,留在原地的,是一个八九岁的男孩,和一具尚有余温的尸体。

“安意,男,八岁,是个孤儿,因受剌激过大,记忆丧失,对自己的身世一概不知。”年轻警员从审讯室出来,向上级汇报情况,忍不住吐槽,“头儿,你说,这小鬼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啊?”


“这些,也是我们要查的。”许杰起身,走向审讯室,“我来。”


进入审讯室,男孩抱着一个精致的木质人偶,睁着大眼睛,直勾勾地看他。


他被看得有些发毛,明明是那样清澈的眼睛,但安在一个杀人犯身上,却让人不寒而栗。


许杰在他对面坐下。

安意眨了眨眼,看着面前这个严肃的男人,忽地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配上他这张还有些婴儿肥的小脸,十分可爱。

许杰觉得很不舒服,却也没敢发火。

他可不会哄小孩儿。


“你的枪哪儿来的?”

安意歪了歪脑袋,“一个小姐姐给我的。”

“为什么杀人?”

“小姐姐说,那个人杀死了她,如果我帮她报仇,她就陪我玩!”说到最后,安意两眼放光,好像杀一个人就能得到玩伴,是他赚到了。

“就因为这个,你杀人了。”许杰明白,安意杀人,最终的目的,只是一个玩伴。

“是呀!”男孩依然笑着,丝毫不觉得有任何不对。

“都说‘杀人偿命’,他杀了小姐姐,我就帮小姐姐杀了他!”说着,还举起模仿枪的样子,“‘砰!’嘻嘻!”

说着,又皱了皱眉头,一脸苦恼,道:“不过……我也杀了人,是不是也要偿命呢?”可马上就笑开了,“没关系,那样就能和小姐姐永远在一起了!”

但是要过了今晚呢,小姐姐今晚会来找他玩!之前他不管找谁玩,都会被无视呢!终于有人愿意陪他玩了!他可不能爽约!

“你怎么知道,她不是在骗你?”许杰无视了他的自言自语。

安意的笑容终于淡了下去,​咬咬下唇,抱紧了他的人偶,低下头道:“小姐姐她……身上好多血,头上好大一个洞,看着好疼……”安意的声音带了些泪意,有些哽咽。

许杰终于撑不下去了。

“头儿……”

出了审讯室,其他警员显然也没好到哪去。虽说他们经常见到各种各样的犯人,但一脸天真笑容的八岁杀人犯,他们真没见过。

这种令人发毛的感觉,就坐在他对面的许杰最深有体会,也亏得他还能跟安意聊那么久。

“小柯,明天联系方凯。”

被叫作小柯的警员一愣,道:“啊?头儿,你是觉得他……”

“废话!难道你认为这世上有鬼吗?!”许杰毫不客气地往小柯的后脑拍了一掌。

“啊……说的也是……”小柯按着后脑说道。

方凯,是一家精神病院的院长。

“啧,这小鬼真让人不爽。”许杰快怀疑安意是不是知道他们无法给他判刑,才这么放松,甚至调戏他们的神经。

许杰把安意暂时安顿在了自己的体息室中。

不过,这中间还有段小插曲。

“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安意紧紧抱着他的木偶,“这是小姐姐送我的!我不带着小姐姐就找不到我了!我不要给你们!!!”

“头儿……这……”旁边的警员一脸无奈。

“把木偶拿去检查,没问题的话,就让他抱着吧。”许杰语毕,又转身对着安意,有些生硬道,“木偶拿来,检查完就还你。”

“好……好吧……”安意显得有些委屈。

当然,他们并没从那木偶身上检测出任何不妥,只是发现了一些小石头。

由于并没有把木偶拆开,倒是不知道那是什么石头。

以防万一,许杰决定今晚由他守着安意。

是夜。

原本乖巧坐在床上的安意忽地抱着木偶,跳下了床,让已有些迷糊的许杰彻底清醒。

他面朝窗户,两眼放光,满怀期待道:“小姐姐!你是来陪我玩的吗?”

许杰顺着安意的目光,朝窗外望去,看见的只有夜色。

而在安意的眼中,他面前飘着个浑身是血的女孩儿。

不错,是个女孩儿,看上去也仅有十一二岁,可她的头上却有一个可怖的大伤口,身上也有不少大大小小的伤。

“是呀,不过你得先出来,我们才能一起玩呢。”女孩儿飘了进来,摸了摸安意的头。

安意可爱的小脸皱成了一团,道:“可是,我该怎么做呢?”

听到这句话,一直在观察着安意的许杰更加警惕起来,但见安意没有什么可疑的举动,也就没说什么。

女孩的嘴角勾起了一个弧度,明丽动人,当然,前提是忽略她满身的血迹,和脑袋上的大伤口。

“我们来玩木偶吧。”

女孩的手指在木偶上点着,用她的血迹标出一个个机关。

“小意,想看烟花吗?”女孩抚上安意的脸,蛊惑道,“照姐姐刚才做的做一遍,然后在十秒内把木偶送给警察叔叔,你就可以看到漂亮的烟花了哦。”

‘小意,姐姐带你去看烟花!’

哎?血?

不!他不想看烟花!

他想,他想……

安意盯着女孩好一会儿,才将视线移到木偶上,照着标记,学着女孩的动作。

在那之后,他并没有把木偶交给许杰,反而紧紧抱在怀中。

女孩急了:“小意,快把它给警察叔叔!快!”

‘为什么……不早点来……早点来……就不会……不会……’

安意笑了,那笑很暖,如冬日暖阳。

“姐姐……”

‘我想和姐姐,永远在一起。’

火石打火,引燃炸药。

那木偶,本身就是炸药,只是藏得很好,太好了。

医院。

这次的爆炸,虽说范围不大,但和安意处在同一个屋子里的许杰,还是受了重伤。不仅如此,他还很有可能因此受到处分。

安意的资料查到了。

父母早亡,有一个亲姐,叫安依,是个12岁女孩儿。

两人一同在福利院长大,就在七日前,安依被一帮犯罪团伙掳走,这个犯罪集团在三天前,被警方一举剿灭。

而安意所杀的男人,正是那犯罪集团中唯一在逃的成员。

那个犯罪集团的成员,全是因各种理由对女性极度厌恶的人,他们绑架的人只有一个共同点——都是女性。

被其掳走的女性,都受到了惨无人道的凌虐,他们从不把女性当人看。

安依正是被他们凌虐至死的女性之一。

而安依的照片,却让许杰背后一凉。照片上的女孩,赫然与安意那个炸弹木偶长的一般无二。

巧合?怎么可能!

可要说一个在福利院长大小孩,能做出这么精细的炸弹木偶,或是有这门路找别人做,他都是不信的。

难不成,还真有鬼?

“头儿,其实我有一个疑问……”送资料来的警员有些疑惑,“据调查,安意两姐弟形影不离,更别说安依被绑,是因为他们一起溜出福利院,去烟花大会。既然只有两人出去,安依不可能丢下年幼的弟弟,那为什么,安意却安然无恙?”

许杰对此也存有疑虑,照他们以往的手段,目标身边如果有男性,会直接将那男性一击毙命,从无例外。

安意她,是人是鬼?

安依的鬼魂,真的只是安意幻想出来的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