堵车

淅淅沥沥的下着雨,雨点很小,密密麻麻的打在打在挡风玻璃上,形成一个个小水珠,倒映出夜晚的微弱灯光,雨刮器慢吞吞的刮过马上又铺了一层。我着急的看着前面的车屁股,希望它赶快往前走,可是它却像生了根似的牢牢停止不前。这可有点难堪,刚刚才说了还有三公里,可看现在这速度,三十公里也都用不了这么久。

我一边在手机里切换微信和导航界面,一边紧紧贴近前车,防止那个不要命的家伙插队进来。有时真说不准,你明明觉得已经挨得很紧了,但总有人能在他妈的一条缝隙里钻进来。他们先把半个车头挡在你的前面,让你动弹不得,等前车稍稍挪动一下,就把整个屁股挤进来。赶时间的时候真恨不得一股脑子撞上去,让那些爱插队的家伙长长记性。我甚至都能想到他们是如何打开车门气急败坏的跳下来,一边破口大骂一边装出无比心痛的样子抚摸被蹭掉一点漆的车屁股,好像我拿着锤子砸了他十世祖传古董青花瓷一样。总之,他们肯定不会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就算他是从非机动车道上强行右边超车插进来也不会有那么一点点愧疚,一定是别人不长眼睛。

图片来自网络

昏暗的路灯下,前面的马路有一半被扭扭歪歪的蓝铁皮围了起来,本来就不宽的路面少了一半,仅剩的一点空间要走往返双向车辆。有些人不太自觉逆向跑到另一条车道上去,堵得大家都动不了,大大小小的车辆在蒙蒙细雨下焦躁不安。狼狈不堪的交警捂着大肚腩费劲的跑过来大声训斥那些自以为比别人聪明的家伙。后面不时发出刺耳的催促声,好像我他妈的挡住了他去富人家投胎做少爷一样。这个时候我多么希望那个满脸通红、声嘶力竭的交警过去给他敬个礼。其实我一直害怕交警,总觉得我哪个地方没做好,忘了什么开关或压什么线之类的,交警就会像爷爷教训孙子一样瞪眼吹须的跑过来向我敬礼。看他不可一世的样子却跑过向你敬礼,这实在太他妈奇怪了,敬完礼就大声盘问、训斥,真让人心里瘆得慌。这我到底是大爷还是孙子,角色转换也太快了,我宁愿他一开始凶神恶煞,至少比较真实。

我坐在车上,忐忑的盘算着什么时候能到,如何冠冕堂皇的找个借口解析这次迟到。我是有点这个毛病,什么是都要解析一下,不解析心里就难过,哪怕没人听我也要说给自己听。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迟到的时间变得越来越长,一切借口说辞都显得苍白无力,如果是十分钟五分钟,你随便抱怨一下也就过去了,可是迟到一个小时,你还能说什么呢。除了说事实,一切都是虚假无力的。如果是一个小姑娘,一个聪明可爱的小姑娘那简直要了命。她简直知道你在说谎,要是你真的说了的话。她好像什么都知道,你一开口,结结巴巴的说着些含糊其辞的借口,她就能知道,她好像能看见一样。以其这样,不如老老实实的说个清楚,也不必把责任全推掉,因为你出门时也确实晚了,不认识路也确实兜了圈,刚刚开始开车也确实比预想的慢得多。碰到心善人美的小姑娘总能愉快的原谅你,哪怕她一直焦急站在路边的吹着冷风,淋着细雨,双脚发麻、手腕酸痛。哪怕她会抱怨说早知道这样不如怎,也都不要紧,因为你的心早就已经到了。

图片来自网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