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城的咖啡茶(连载43)

96
镇魂歌
2017.11.13 08:54* 字数 4623

93

徐剑锋到了出院的日子,汪春心怀忐忑的带着他和KYOKO与沈海岚一起回到住处。徐剑锋头上虽还缠着纱布,但终不用躺在床上,心情是极好的。一路上汪春想要将柳眉的事提前告诉徐剑锋,但脑海里都是周婷婷的劝诫,最终还是忍住没说。待徐剑锋回到住处推开房门,发现屋子里被收拾的干干净净,唯独柳眉的东西全然不见。一下呆住,扭过头来着向其他人。而汪春低下头不知该说些什么,倒是薇薇安告诉他床上有封柳眉的信。徐剑锋将东西放在一边,一人走进屋关上了房门。

汪春将沈海岚和KYOKO让到门厅,薇薇安倒上两杯咖啡,又替汪春泡上茶,汪春在门厅里将柳眉的事讲给两人听。KYOKO问是不是她的原因,令柳眉产生误会。汪春摆摆手说是并不牵扯她。沈海岚在一旁支支吾吾的欲言又止,汪春示意她有话可以直说。于是,沈海岚用中文将电影院撞见袁秉恒搂柳眉的事说了出来。KYOKO愣愣的看着几人,但没人想把这种事解释给她听,几人顿时陷入沉默。突然KYOKO发现徐剑锋已经站在门厅口,所有人顺着KYOKO的眼神看去,见徐剑锋手中正拿着信封和几千块钱站在门厅口直勾勾的盯着他们。几人尴尬地找不到话要说,徐剑锋见众人楞在当场,突然一笑,举着手里的钱:“还不错,这还是第一次有女人给我塞钱!走,咱们去吃顿好的。对了,把宋迪也叫上。”

汪春见徐剑锋气色上和以往没有不同,于是顺着他的意思邀来宋迪等人,几个人直奔‘富山’中餐馆。不一会黄一凡也赶过来,说说笑笑的倒是热闹。黄一凡和徐剑锋要了瓶酒,两人喝的昏天黑地七荤八素。由于伤口还在愈合中,KYOKO不愿徐剑锋喝太多,徐剑锋摆摆手叫她不要管。汪春悄悄的告诉KYOKO,徐剑锋此时心里的伤,比头上的伤还严重。每个人的坚强,历来是在人前,而非人后。KYOKO隐约的像是明白,默默的看着那个坚强的人。

一瓶子酒喝的一滴不剩,徐剑锋与黄一凡抢着去结账。黄一凡抢着结账倒是不常见,大家猜想定是遇上难得的喜事。花钱上黄一凡算不上小气,但也绝对不大气,属于能省则省,每笔开销都要理清楚的人。大家也都知道黄一凡爱在钱上算计,所幸有薇薇安帮他围着周边的朋友,倒也没人觉得他抠门算是大毛病。两人争抢半天,却叫沈海岚默默地将饭钱结过,又当着众人代弟弟向徐剑锋道歉。徐剑锋喝多了,一把搂过她指着桌上的剩菜:“海海,你弟弟还小,我不搭理他。这孩子命好,有个好姐姐。”所有人都赞赏徐剑锋的豁达,但没人明白他为何要指着桌上的剩菜说话。

吃过饭汪春带着徐剑锋送KYOKO和沈海岚回家,在车上沈海岚又是千谢万谢的对徐剑锋说上不少客气话。KYOKO插不上话,只是默默地去关注徐剑锋头上的纱布有没有开线,这一切徐剑锋都看在眼里。

送走两个女生,汪春和徐剑锋往回走。汪春忍了半天还是没能忍住的问道:“剑锋,柳眉搬走,你真的没事吗?”

徐剑锋抽着烟:“当然有事啊,都带绿帽子了能没事吗?”

汪春不解的看向他,徐剑锋慵懒的靠在座椅上,似是发生在旁人身上的事。他看着汪春的样子笑:“甭担心!我开玩笑呢,日子还不都要过嘛!瞧你跟莫妮卡分手那阵,我们还担心你悬什么自尽呢!我没事,不过倒有件正经事要跟你说。”

汪春以为徐剑锋说的正经事是带他去警局取车,便允诺会陪他去,无需担心英文不成办不利落。徐剑锋摆摆手:“我想说,其实李墨这人,真不错!”

汪春没有搭理他。

94

柳眉离开居住将近一年的圣丹莫大街,也离开语言学校。她用护照做抵押向乔艾伦借了3万纽币,许诺一个月内偿还。一旦逾期未还便会加上月滚月的利息。她算了算,如果向父母要一部分,自己再打工赚一部分,加上从学校退回来的。一个月还上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于是在借据上签字打上手印。

王冉又让袁秉恒帮她搬进海利区的一所别墅,别墅环境相当好,一应所需都已准备妥贴,全新的床单被褥洗漱用品,梳妆台上各种用具都很合心意。只是别墅太大,还有五六处房间空着没人住,显得空旷而缺乏安全感。

柳眉兴奋的搂着袁秉恒不相信眼前的一切,感觉摇身一变成了童话里的公主。兴奋过后,发现没见袁秉恒的行李,问为何不一起搬过来。袁秉恒解释说各自要有空间,有空间才能让彼此欣赏的仔细。凡是袁秉恒说的柳眉都能接受,也没再多问。随后王冉又介绍一家语言学校,一次性交付一年的学费。当住宿与学校的问题都解决后,柳眉最担心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上班会遇到黄一凡。她天天如芒在背,刻意地避开与黄一凡目光交衔。可上过几天班后,她发觉黄一凡对自己的态度与以往并未有何不同,也不问为何离开徐剑锋,本以为自己应该满意黄一凡的态度。可这却反令她更觉得揪心,似是利剑悬顶般落不得踏实。

每天下班后她不是和袁秉恒去赌场就是泡酒吧,当然袁秉恒也偶尔有事不能陪她。不能陪她的时候就一人跑去海利购物中心逛街,买些不实用的东西。其实柳眉原来的生活也大致如此,只不过那时是徐剑锋为一切买单,而现在是自己来掏钱。可她偏又对钱没概念,半个月过去,借来的钱就花的所剩无几。而挣来的薪水远不够开销,只好编个理由又向国内的父母要来一笔钱度日。在无聊的时候她也会想起那般朋友,只是实在没有颜面去联系,看着手机里一个个熟悉的名字,然后再空空的发上一阵子呆,好在发呆的时间并不长,不用多久袁秉恒就会拉着她出去,玩起来便能忘记那些烦恼。她将玩当做一服药,只是这药并不便宜。

95

黄一凡工作很勤恳,上班一个多月,业绩是部门中最好的。眼看这周刚过几天,就已有四辆的销售业绩,估计突破六辆车的目标不难实现。而经过陶叔的点拨后,他对同事的态度也有着极大的转变。不但经常帮他们介绍客源,还主动将名下业绩分出去,搞得整个部门对黄一凡决口称赞感激涕零。除此之外,他每次带客户去台湾帮车行,都会给台湾帮的人带上几包烟。将收来的车送去检修时,也会给小胡子的手下分点小钱。几周下来,黄一凡的称呼便从‘黄一凡’换成‘一凡’,最后到‘一哥’。起初他不敢让人如此称呼他,担心太过招摇,但实在按捺不住群众的呼声,最后竟然连台湾帮的杰森与乔艾伦、王冉等人也开始称呼他‘一哥’。这令他背生凉气。他明白,越是有人抬他,就越是容易有人摔他,所以处处加着小心。

晚上七点,黄一凡正填写过户手续。公司的前台敲敲门告诉他郑总有请,他忙将手上的账本放进抽屉里锁上。虽然办公室已空无一人,但依旧很是谨慎。

郑总见黄一凡进来,笑的满脸横肉堆在一处。黄一凡打过招呼坐在对面,屁股稍稍搭在椅子上。郑总掏出雪茄夹开口递给他,接着自己也拿起一根,黄一凡从掏出火机为郑总点上,但自己只是将雪茄攥在手里。

郑总吸着烟对黄一凡投来欣赏的眼光:“一凡,我看过你这个月的报表,做的非常好。”黄一凡被郑总夸得心中欢喜,嘴上却谦虚的说还要努力。

郑总笑了笑:“年轻人,不骄不躁,这很好,很好。”

黄一凡连忙说些谦逊的话。

郑总吸口烟:“你来公司差不多一个多月了,说说对公司的看法。”

黄一凡听后心中转过两转,他明白郑总指的是公司13A背景。当然这不方便直接说,只能挑捡些能说的:“我来的时间还短,谈不上什么看法,而且我也只是做二手车这一块,如果要说也就是对自己业务上的一些小想法。”

“那就说说车的事。”

“好,既然您要我,我就卖个年岁小,在关公面前卖个大刀。说得不对,您教我。我想这生意就跟易经一样。这个易字上面是眼睛下面是手,指交换流通的意思,所以重点在转起来,我就想如何将这个车和钱一起转起来。咱们现在的车放在台湾帮的车行里,每月要付一笔租金,这费用出的有点冤。如果把车放在城南电影院的停车场里,那里不但不收停车费还有监控,我想这样每月就能省下一笔开支。而且咱们主要是做留学生生意,他们选择从我们这里买车,无非是语言能力还不好,考驾照是一件麻烦事。所以,要是咱们用停车省下来的钱招些人代考。那就能吸引更多的人跟咱们买车。”黄一凡将从陶叔那里听来的话揉在他的话里讲给郑总听。

郑总抽着烟没说话,他喜欢眼前的年轻人,不仅是为手中的业绩报表,还有黄一凡的商业见地。黄一凡见郑总没反应,心中忐忑。他偷眼去看,只可惜郑总脸上肉是横着生的,欢喜与愤怒总是揣摩不到。

郑总吐出口烟气:“那要你来负责你那部门那摊事怎么样?”

黄一凡连忙摆手:“我?不行,不行,我可不行,我才到公司一个月,您还是叫胡子哥和艾伦哥牵头管理吧!”

郑总拦住黄一凡:“今天我就打算告诉你二手车由你来管理,以后工作上的事直接向我汇报,如果现在跟你一起的那俩人你觉得不成就开除。当然,你也会提到副经理这个位置,除了基本时薪提升外,年底还有分红。”

黄一凡没想到如此快就升职,怕是郑总在探他的秉性。于是又做了一番推辞,说是对公司的贡献还不大,实在没有能力去应对如此重任。郑总没想到黄一凡会推却:“不是对我开的条件不满意吧?工作一个月就升职,这种事可是没有人会拒绝!”

“郑总您别误会,真的不是拒绝。只是...我是朋友介绍才进的公司,当时面试我入职的是艾伦哥,这几个星期也是对艾伦哥汇报工作。您升我做副经理,和艾伦哥平级,我以后...以后怎么在公司里和他相处呢?”黄一凡说完便面露窘相。

郑总大笑:“这你不用担心,你去把艾伦叫来,我亲自跟他讲。”说完郑总挥手示意他去找乔艾伦。黄一凡确认过一遍后,出了办公室小跑到乔艾伦的办公室外。今天郑总在公司,小胡子与乔艾伦也都留在公司没有走。黄一凡刚到乔艾伦的办公室门前,隐约听到里面传来女人的声音,伸出敲门的手收了回来,侧耳伏在门上听。

“就那么点事,你拖拖拉拉的弄多久?那点装修就做不完了?已经给过你一笔钱,现在你又管我要。你他妈当我是什么?银行还是凯子?你他妈的是不是跟我这骗钱呢?”叫骂着的正是乔艾伦。话音刚落一记耳光也随之落下,清脆的声音令屋外的黄一凡也听得清楚。紧接着传来女生的哭泣声。乔艾伦接着又打上几个耳光,边打边骂:“你他妈是不是骗我钱?是不是骗我钱?”。屋里的女人哭着说不是,这声音正是王冉,黄一凡顿时错愕,平时见两人恩爱,没想到乔艾伦会关起门来打王冉。

王冉哭的委屈:“艾伦,这钱是给那几个女孩租房用的,再有一个月店面就装修好,我问过国内的朋友,做这行的彼此都不愿相互接触,这钱是叫她们先分开住的。我怕生意还没开张前,几个女生相互闹起来坏了大事。而且房租今后会从她们的钱里扣的,不会让你亏的,真的!”

乔艾伦怒气未消:“妈的,就没见过你这么废物的。告诉你,今天这是最后一笔,要是一个月后还弄不好,我他妈也给你扒了去卖,听见了吗?还有,你跟袁秉恒说,胡子又催了。别的姑娘先别管,让他先搞妥柳眉。”乔艾伦说完,王冉连忙称是。

黄一凡没听懂,不知他们所谈论的是关系何事,但郑总还在等。刚抬起手又觉的不对,于是找来前台由她去叫乔艾伦。待乔艾伦离开办公室,黄一凡紧跟在身后。郑总当着乔艾伦的面将决定说过一遍,乔艾伦随即点头附和,这段时间黄一凡的业绩有目共睹。郑总接着补充道:“艾伦,以后你还是安心负责汇款业务,把这一块做好对公司的发展至关重要,你这块才是咱们最重要的核心。”

乔艾伦点头称是,表了一番决心。

郑总见时间不早,起身准备离开。走时拍拍黄一凡肩膀:“就按你刚才说的做,关于停车的事我再想想,稍后告诉你。”郑总转身又对乔艾伦叮嘱:“明天你在公司宣布一下,我还要去北岛就不来公司了,这里你就跟胡子多照看。哦!对了!这周末给一凡开个PARTY,热闹热闹。”

乔艾伦答应着送郑总离开公司,待郑总离开后,乔艾伦向黄一凡说了些恭喜之类的话,黄一凡连忙答谢,客气一番便各自回了办公室。

回到办公室黄一凡反锁上门,心绪难以平静。抬起头盯着墙上的业绩表,他的业绩摇摇领先,犹如破云的红箭穿行而上,无遮无拦。盯着盯着便伏在桌上,头埋在怀里不发一响的干笑,笑的吓人。

[青春]基督城的咖啡茶[目录](更新中)

基督城的咖啡茶(连载44)

基督城的咖啡茶
基督城的咖啡茶
43.3万字 · 2755阅读 · 2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