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
Mr不懂
2017.12.25 11:43* 字数 1399

互联网上人们调侃到:我这一生都佩服姓马的人,第一个马克思改变了我的思想,第二个马云改变了我的消费观念,第三个马化腾改变了我的交流方式,第四个马克龙改变了我走上政坛巅峰的年龄限制。

马克思,作为百年前的人物,至今都被人铭记,读书从政的人更是一生与之相伴。因为他留下的理论,永远不会被忘记。

马克思
马云
马克龙
马化腾


前段时间电影院上映迪士尼动画电影《寻梦环游记》,以墨西哥亡灵节文化为背景,(类似中国的中元节与清明节),描述了一个人死以后也存在的亡灵世界,亡灵需要有人们供奉才可以过桥与家人重逢,铭记已故的长辈,他们的灵魂就会得到安息,会在阴间保佑你;忘记已故的长辈,他们就成了孤魂野鬼。

而你在这个世界的生命力,取决于现世还有多少人记得你

当你被所有人遗忘,你将彻底不复存在——那一刻,我开始相信有人真的永垂不朽。

因为被人记得才是存在的意义。

2017年,12月14日,余光中先生逝世,无论是新闻媒体还是朋友圈子,都纷纷发表悼文,吟咏《乡愁》。

∆余光中年轻时的照片



余光中祖籍福建永春,1928年生于江苏南京,1949年他随父母迁居香港,次年赴台湾,后曾在美国求学和授课。1985年定居高雄市,任台湾中山大学文学院院长至今。1972年,20多年没有回过大陆的余光中思乡情切,在台北厦门街的旧居里花了20多分钟的时间写就《乡愁》。40多年来,这首诗引发全球华人共鸣,先后被选入教科书,时至今日依然是海峡两岸血脉相连的文化意象。

其实余先生最动人的作品又何止乡愁呢,《乡愁》给余光中带来喜悦的同时,也给他带来了忧愁。

他在生前曾说:“我写过1000多首诗,散文至少也有一两百篇。《乡愁》是一张名片,但这张名片大得把我的脸也遮住,让别人看不到我的真面目。”他也曾“抱怨”:“有很多人对我说,我是读你的诗长大的。结果他除了《乡愁》之外,都没有读过我第二首诗。”余光中透露,由于《乡愁》流行太广,以至于有一段时间,他的妻子都不喜欢别人来朗诵它。

余光中曾提到自己创作的其他诗篇——比如写杜甫晚年的《湘逝》,写得很文、引用典故很多;比如《寻李白》,“酒入豪肠,七分酿成了月光,余下的三分啸成剑气,绣口一吐就是半个盛唐”;比如最近十多年所写的环保方面的诗。

作为台湾乃至华人世界最重要的现代诗人之一,余光中共出版过20余本诗集,代表作除《乡愁》之外,还有被选录入台湾语文课本中的《车过枋寮》、《翠玉白菜》等。他的一些诗作被杨弦、李泰祥、罗大佑等音乐家谱成歌曲,成为流行音乐的经典。他在散文创作、文学翻译与评论方面也都成就卓著,出版各种专集、选集、合集逾百种。文学大师梁实秋曾评价余光中“右手写诗,左手写散文,成就之高一时无两”。

尽管老先生走了,但人们一直记得他和他的诗文。

我们会遇见很多人很多事也要忘记大部分人和事,但那些仍然记住我的人,就是我存在的意义。

让世界铭记是极少数人凭借自己伟大的才能和贡献做到的,对于只想过普通日子的我来说,我会记住记住那些温柔,正直,善良的人,我也会用同样的方式,对待遇见的每一个人。

家中的亲人会因生老病死离你而去,但记忆不会;同学老师会随着升学转学而离散,但记忆不会;同事朋友会因工作变动而轮换,但记忆不会。那些幼时偷偷给你糖吃的长辈,晚自习偷看小说时替你放哨的同学,还有陪你一起加班的同事,我都会记得。

人这辈子一共会死三次。 第一次是你的心脏停止跳动,那么从生物的角度来说,你死了; 第二次是在葬礼上,认识你的人都来祭奠,那么你在社会上的地位就死了; 第三次是在最后一个记得你的人死后,那你就真的死了。

-----------------------------------------------------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