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非时空界(006)

字数 2707阅读 24

006儿女

兵兵正猫着身子在修他的小汽车,没有注意到有人走近他。

“哪里坏了?”我关切地问兵兵,因为兵兵改变了我和林非的生活,我发自内心地感谢这个小天使。

“爸爸,小汽车轮子装不上去了,你看看!”兵兵回过头,让我看到了他的脸孔,大眼睛让这个孩子透着阳光和帅气。我拿起他的小车看了看,轮子的小问题是螺丝和螺帽没对上,有点松垮,我拿着反向一转,感觉对上了就顺向拧紧,这是个小技巧,孩子还没这个经验,所以总是拧不紧。“好了!”小家伙高兴得亲了我一下。

站在门口看着的林非,见兵兵和我如此的亲近,眼角湿湿的,我知道林非感触命运多变,度过劫难之后,幸福如期而至,她非常庆幸上天给了她一个又爱又恨的丈夫,又赐给她一个活泼可爱的儿子。

我还没有搞明白林非现在是干什么的,看样子比较成功,同时我也看出来他对我是很在乎的,尽管我害了她失去了生育能力,也让她受尽了家暴折磨的痛苦,还是因为我醉酒很厉害取消了新书发布会。由新书发布会的取消,我大致猜出了林非是一位学者或作家之类的人物,总不会因为教书匠的身份搞这么大阵仗。

“我们一起去吃点饭吧,你从昨天喝醉了到现在什么也没吃。”林非体贴地挽着我的手,正要往外走。刚走了几步,林非接到一个电话,估计听了没几句话就挂了,然后仔细地打量我的脸说:“风语,咱们还是先去看看小雯吧!”

小雯?又是一女的,难道有和我有啥瓜葛?

“小雯的医生来电话了,说小雯又发病了!”林非觉得我对这个小雯很熟悉,其实我一点都不知道。

我还是保持演技,问:“上次发病是什么时候,我都记不得了。这次是什么情况,医生有没有说?”

“你这当爹的,孩子的事总不关心,你对得起馨慧吗?你真没良心!”林非已经帮我解开很多谜团了。原来,馨慧是我的上一任妻子,并且有了孩子叫小雯。现在小雯正生着一种什么病,而且会经常发作。应该是这样的。

“小雯的病一直没有好转,馨慧走了以后,愈发严重了。”林非说,“早两天发了一次,这回又发了,可怜的孩子!”

“那我们赶快去看看!”我催促着,表现出很着急的样子,心里面好像没什么情感的因素,催促是因为急于了解这个小雯的孩子和馨慧的故事。我突然觉得自己过于无情,自己的妻子没了,孩子病了,竟然没什么真情实感,还好奇地去揭开新的谜团。

我们赶到医院,在护士的引导下,我们到了一间病房。这是间布置得有点豪华的单间,里面只住一个人。病床上坐着一个十四五岁的女孩,脸色苍白,形容憔悴,有气无力地撑着坐在那里,看了着实让人心疼,何况她是我的亲生女儿。

我这会真心疼了,快步向前,拥着孩子。我紧紧抱住孩子,不说一句话,也许是怜爱,也许是愧疚,泪水由衷地流出来了,生怕一说话就带哭腔,惹得孩子更难受。

“爸爸,我没事了!”小雯的声音很细,但还是能让我听得清清楚楚,“刚才医生给我打了针,好多了。”

看来孩子对我还是没有抗拒,似乎也没怪我什么。我的心里安然了许多。

“医生说,小雯近来很容易出现幻觉,恐惧的感觉越来越频发。这抑郁症啊,把孩子折磨坏了,妈妈又不在了,怎不让人不揪心!”林非也看着难受,“我恨我自己代替不了馨慧!”

“别难过了,孩子会好的!”我安慰着林非,其实我心里更加痛。

我小心翼翼地和孩子说话:“好孩子,咱不想妈妈了好吗?妈妈在天上如果看到你这样,她会有多难过。”

我实在找不着比较好的言辞来安慰孩子,只能不去考究合适的内容,而用比较富有关切的音色来抚慰孩子心灵上的伤痛。让她感受到她的亲人总是在她身边,爱着她,保护她。

“爸爸,当初你要跟着妈妈去南方,妈妈可能不会死!”孩子心里还是有阴影,心里还是怨我,但是我实在回答不了这个问题。

“小雯,不要再问这个问题了好不好?”林非插话解围,“当时你爸爸也是有难言之隐的。你好好休息,很快就会好的,有什么事和阿姨说好吗?”

感谢林非解围,要不我还不知道如何是好。不过,林非说的难言之隐是什么事呢?而且这事还与馨慧的死有关。可以肯定的是,林非有事隐瞒了我,也可能不是刻意隐瞒,而是我们俩都清楚这些事就没有再次提及,因为看样子她还不知道我现在是个什么状态。

林非似是不愿意在医院多待,害怕我和小雯谈话会挑出什么事来,显得有点紧张,但表面上说得很自然,几乎看不出有什么问题。她基本上已经打断我和小雯继续谈下去的话题。我也不知道有关馨慧的故事,继续谈下去也怕小雯看出我的问题。所以也只好作罢。

看了林非要走的样子,我也只好随了她的意。我亲了亲孩子,说:“你好好养病,多休息,听医生的话。爸爸一有空就来看你。”说着就不情愿的跟着林非出了病房。

回家的路上,我也不动声色的装作平静,时不时叹息孩子的可怜。林非很不自在,故意岔开话题:“下午我们还是陪兵兵去玩吧。”

“行啊,你安排吧。”我应和了一句。

“兵兵最喜欢去玩海盗船,就去童乐湾吧!”林非在强化话题,不让我走神,“要不带上QQ一起,QQ最喜欢咱家的兵兵了!”

什么QQ?反正我不认识,也不感兴趣,就敷衍林非:“先前不是说明天去开心乐园吗?行,你做主,打个电话过去,约个具体时间。”

大概是下午2点的样子,QQ和她妈妈如约而至。QQ这小丫头,长得可漂亮,眼睛水灵灵的,说话总带着笑。在旁边的是她妈妈,瘦高个,短头发,看着有点像那种所谓的知性女的干练劲。

“欧阳老师,不少日子没见您的,看样子最近挺忙的!”QQ妈向我打招呼,我也不知道怎么称呼。

“QQ妈,您好啊!”我就套打招呼的公式,“有什么忙的,瞎折腾,让您见笑了!”

“你那套时空理论说得有一套没一套的,到处讲学,成名人了,那是折腾?我古娟娟向来不服人,但对你是服得一塌糊涂啊!”原来她叫古娟娟。

“别吹了,肉麻!”林非批评古娟娟,“这么崇拜他,当初为什么还挑三拣四,嫌人家是个教书匠!”

又有一些我不知道的故事,保不齐我和这个叫古娟娟的女人还有过那么一腿。

“哼,还说呢?是你横刀夺爱好不?哈哈哈!”古娟娟也不甘服输,但笑得有点怪异。

我忽然觉得,我生前是多么的滥情,和女人总是有一些纠缠不清的麻纱。

俩孩子玩得很投入,林非却非常担心孩子们的安全。而古娟娟却不同,她由着孩子去疯,毫不担心安全啥的,自个坐在那里喝奶茶。

有林非看着孩子,我好像没啥事,和古娟娟又打不上腔,坐在古娟娟对面显得如坐针毡。

古娟娟看着我尴尬的样子,笑了:“别那么紧张好不好,刚才我说的就开一玩笑,你还当真?”

“没,没有!”我感觉自己脸上都出汗了,连忙说,“今天好像有点热……”刚说完我就后悔了,天气凉着呢,大家都穿着夹衣,一点热的理由都没有!

“哈哈哈,热?”古娟娟看出了我的局促,“你心里热吧?”

我更加慌乱,不小心把古娟娟的奶茶杯弄洒了,撒得古娟娟腿上都是。我下意识拿纸巾帮她擦掉,这下真尴尬了。

“你?”林非刚好带着孩子们过来,看到我正猫着腰帮古娟娟擦腿上的水渍,脸上一阵不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