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你还在,从未离开。

                  青春·不离场

图片发自简书App

青春里的我们,总伴随着欢笑和泪水,像刚绽放的花儿在风雨中被飘打着,只有坚强不屈,才能沐浴到雨过天晴的阳光。


―01―

刚下过春雨的言星市,街道两旁的柳树都长出了嫩芽,周一的早晨,城市里依旧熙熙攘攘,老人们都出来散步,锻炼身体,大人们都忙着上班,乘地铁,学生们也都奔向公交车站等待公交车的到来。

不一会儿,一辆公交车慢慢逼近车站,人们陆续投币,上车。

当公交车就要开往下一站时,不远处跑来一个女生,白衬衫,牛仔裤,宽松的校服外套,乌黑的长发飘飘垂在肩边,她嘴里大喊着:“等一下,请等一下……”终于,男司机停下来等她上来后继续出发。

平时坐惯了家里的车,可这半年来,父亲在外地出差,文歆不得不早起来赶公交车。

刚下公交走到校门口,碰见了同班的董子琪,他穿着浅蓝色的T恤,清秀的侧脸,一手推着自行车,走到文歆身旁,微笑着问道:“早上好啊,文歆。”

文歆回道:“早,为了等公交我早早起来,还是跑得不够快,差点就迟到了。”脸上有一丝忧愁。

董子琪急忙说道:“这样吧,你以后在你家门口等我,我骑车去接你好吗?”

文歆一想到继母每天早上很不耐烦的起来给她做早点的表情,就像自己排队结账时别人插了你的队一样的无奈和气愤,她就给董子琪点头示意,两人一同走进教室。

之后的每天早晨,董子琪都早早来到文歆家门口接她一起上学,文歆为了表示感谢也经常从家里带两瓶鲜牛奶,一瓶是给董子琪的,另一瓶的一半是自己的,一半是留给她在上学路上收养的流浪猫。

由于文歆不敢带那只猫回家,所以董子琪给文歆的那只猫在离家不远处搭了一个小木屋,一有时间俩人就过来看那只白花猫,带着它在公园里游玩。

久而久之,俩人从一开始不怎么说话到后来无话不说,有时会讨论数学老师今日又在黑板上写错了哪道题,交流最近的学习状况和看的课外书里的故事。

偶尔,文歆会给董子琪说说她家里的一些琐事,董子琪还是会很认真的听完,然后安慰她不要想太多,开心点。

文歆的脸上一直都有一丝高中生不该有的忧愁,她思念外出工作的父亲,又要努力地跟家里这位只会打打麻将看看电视的继母勉强维持友好的关系。

为了避免和继母发生摩擦,文歆每天会在学校做完作业再回家,有时也会和董子琪一起去草地上放风筝,坐在自行车后座上和他一起去河边吹晚风,一起去离学校不远处的山上看日出。

在夕阳余晖的映照下,俩人看着自己修长的身影,相视而笑,文歆总会调皮地上前去踩董子琪的影子,然而董子琪推着自行车,只能看着文歆的笑脸然后自己也跟着嘴角上扬。

―02―

快乐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高一下学期就这样结束了。

面临文理分科的俩人,站在教学楼三楼的角落处,文歆趴在窗户边上,向远处看去,眼眸里流露出些许不舍之情,一年的友好相处让文歆度过了生命里除了母亲去世前的几年再也不会有的美好时光,董子琪背靠在墙上,头低垂着,一只脚踱来踱去,想要说些什么却不知如何开口。

看着太阳慢慢下山,文歆终于张口说道:“董子琪,你知道吗?以前我不开心时,就会一个人趴在家里的窗户边看日落,这是『小王子』里的小王子教给我的方法,你以后不开心时,我又不在你身边,你也可以一个人去看日落喔。”

董子琪的心里一股热流汹涌而上,他抬起头,从口中缓缓脱出几个字:“我不要…… 你不开心。”

刚好文歆转过头来看着他,俩人第一次对视,十秒,二十秒,三十秒,一分钟……

文歆的眼里是董子琪,董子琪的眼里是文歆,首次离别的时候到了,俩人依旧没有说话,也许这个时候,眼神里早已告诉对方自己心里要表达的感情。

初中时,俩人没在一个班级,但由于董子琪住在文歆家的四合院里,所以俩人会碰面,但都只是点头之交,并不熟悉。

可是文歆的母亲去世后,文歆家就搬去城里的楼房,俩人几乎再没见过几面。

后来上了高中,俩人同班,一起上学,一起看日出,一起喂白花猫,一起在草地上放风筝,一起去河边吹晚风,一起经历的事情太多太多,多到最后回忆起来总是那么走心,那么容易被感动。

上了高二后,俩人很少见面,即使在一个学校里,各自都忙着自己的学习,偶尔周末会约好一起去看那只白花猫。

董子琪总会早早去买好猫粮,然后到达文歆家门口,等她出来一起再去喂猫,路上俩人会聊聊彼此最近的生活,学习,还有向往的大学。

文歆喜欢海棠花,她想去南开大学,董子琪也说自己很喜欢南开大学,俩人约定好高三好好备考,一起去南开大学,一起看海棠花,一起去图书馆看同一本喜欢的书,一起做好多以前没来得及做过的事,永不离场。

文歆&董子琪――白花猫

―03―

岁月短暂,街边墙上的宣传画一年又一年,换了新的“中国梦”,也许每一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想要却再也没有机会兑现的承诺。

高考成绩出来了,文歆如愿以偿考上南开大学,董子琪却久久不闻音讯。

文歆去学校找过几次,有人说高考前他家出了事,他没参加高考,有人说他高考不理想,离家出走了。

“董子琪,你怎么可以食言,你现在到底在哪儿,我不要去南开了,我只要你在我身旁,去哪儿都好啊!董子琪,你快出来见我好不好……”文歆站在董子琪家门口,哭着说道。

一会儿,一个中年女人出来说道:“姑娘,别哭了,子琪的父亲得了心脏病去世了,母亲一病不起,子琪在医院照顾他母亲。”

文歆听到这些话,愣了愣,终于明白高考前约好的爬山董子琪为什么没有赴约,她站在山底下被午后的一阵雷雨浇成了落汤鸡,即使那天下午她嘴上说了再多句董子琪的不好,可现在想来,最可怜的不是自己,而是那个需要人陪伴的少年。

后来,一切都慢慢好了起来,母亲身体没有什么大碍,家里的情况也稳定下来了。

董子琪选择了复读一年,文歆开学前的一天刚好是她的生日,董子琪送了文歆一个木制相框和一个她一直喜欢的蓝胖子(哆啦A梦)。

相框里是文歆和董子琪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抱着白花猫的画面,当时的文歆,乌黑的长发垂在肩边,风吹过,他似乎能闻到她的发香,当时的董子琪,浅蓝色的T恤衫,阳光洒在他脸上,少年纯净的眼眸似乎在思量着什么。

路人帮忙拍的照片,他洗了两张,一张夹在送给文歆的相框里,一张夹在自己的日记本里。

董子琪的日记本夹照片的那一页用文歆送他的钢笔写着一行飘逸的字:文歆,感谢你陪伴着我的青春。

而后,命运多舛,董子琪终究没能逃过病魔的恶意捉弄,刚考上南开大学就得了家族遗传心脏病,在离世的最后一刻手里一直攥着他和文歆的那张合影,可终究没来得及再多看她一眼。

多年后,文歆发现相框后边夹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青春不离场,董子琪会永远陪着文歆。

照片上她笑的很甜,他的眼眸里似乎思量着什么,后来,他活在她心里,青春不离场,感谢你来过。



图片发自简书App


    也许每一个人的青春里都有一些难以忘怀的往事,提起来眼角会湿润,内心会翻涌,然而过去了的,就让它美好地存在于回忆中,我们能做到的,便是让记忆沉淀,让当下释怀,让未来更加明媚。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流年似水,往事如烟。雪释冰消,又现暖阳。霏雨初晴,清风拂面,掬水月在手,弄花香满衣。我还是我,洗尽岁月的铅华,...
    辛馨一陌阅读 222评论 0 4
  • 文 | Sue 看到这个课题时,自己真的在想象自己的葬礼会是怎么样的。像我这样对仪式感有一定要求的人,怕会想要一个...
    苏珊娜Sue阅读 228评论 2 1
  • 又好几天没有记录了,以后一定要坚持。最近几天发现达仔变化非常大,别人只要说他不爱听的,他就伸手说打,这一点需要好好...
    達仔妈咪阅读 115评论 0 0
  • 等一个人,陪我去西藏 2017- 微博@幕城Niche 2006年8月15号,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社派出一支专...
    空羽阅读 294评论 0 2
  • 这里,是早年间特别令我心动的国度,即使曾有我厌憎的红色高棉,即使长年动荡不安,单吴哥窟三个字便是魅力满满!...
    朵蓝_eleven阅读 414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