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斗两菜霸

网图侵删

1、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盛夏午后的成都市西安中路露天菜市场,热浪灼人。

菜贩们不停用草帽扇着身子,仍然热的汗水涔涔。

七月流火,人的情绪也随之烦燥,狗儿伸出舌头喘着粗气,蝉子在树上不停地聒噪着"知了……知了……知了。"

这个时辰,我与邻居正坐在家门口,扇着扇子下象棋。

棋还未走完一局,突然听见一阵暄哗声,我俩抬眼一望 ,不由大吃一惊 :

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掀翻了常年在我家门口摆摊的老人的三轮车,骑在老人身上,边挥拳猛打,边破口大骂,"老狗日的,我让你坏规矩!"

"别打了,人家那么大年龄了。"有人看不下去,劝道。

中年男人怒怼道 : "关你锤子事,再管,老子连你一起打!"

劝他的人见他如此凶神恶煞,赶紧闭上了嘴。

"你个老东西,老子今天要让你好好长点记性!"中年男人继续对老人挥拳。

老人被打得连连求饶,可中年男人却没有丝毫停手的意思。

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不清楚。

但我清楚,中年男人如此打下去,恐怕要出人命!

于是,我一个箭步冲了上去,一把抓着这男人的手腕,喝道 : "住手!"

他一怔,看了我一眼,怒道 : "哪儿冒出了你这个龟儿子?"

我一下毛了,格老子的,他竟然一出口就骂我是龟儿子!

血气方刚的我岂能吃这个字眼,指着中年男子的鼻子便厉声警告 : "嘴巴放干净点,不然……"

我话未说完,中年男人一下挣脱我的手,斜着眼,不屑一顾地问道 : "不然?不然啥子?"说罢,紧紧抓着我身上的体恤衫,"说呀,不然你要啥子?"

"放开!"我一脸铁青,但仍尽量克制要爆发的情绪。

"不放!"他强硬回答。

"放不放!"我怒吼了。

"不放!"中年男子歇斯底里狂叫。

说话间,只听"噗嗤"一声,我的体恤衫被他撕了个大口子。

这下,我被彻底激怒,立即飞起一记"扫膛腿",将他直接扫翻在地。

围观群众一阵叫好。

中年男子恼羞成怒,一骨碌爬起来,挥拳向我打来。

我瞅准他出拳时,顺手来了个"苏秦背剑",将他右手反扭在背后,往上一提,他立马疼得嗷嗷大叫。

我把他朝前一推,"滚!"

他踉踉跄跄跌了几步,站稳后,立即滚到了他卖菜的摊位。

2、

见他滚回去了,我便对围观的群众喊道 : "散了吧,散了吧。"

嘿,未曾想,这事还散不了。

我刚站在门口,邻居便急促地对我说 : "奇宁,你看,你看,他在干啥子?"

我顺着他指的方向一看,心中"格蹬"地跳了一下。

只见这中年男人从摊上拿起一瓶白酒,"咕噜咕噜"一口气喝光,然后对旁边一位年轻男人悄悄耳语了几句,接着,抓起人家铁器摊上的一把菜刀,咬牙切齿,冲了过来。

邻居慌了,赶紧推我," 快进屋藏起来!"

藏起来?

这不是我的性格!

我不能让別人指着我的背脊骨耻笑,"这是个虚哥。"

我就站在这里等着这亡命之徒。

中年男人在街中间没见到我,便提刀冲到我们这边街沿上寻找。

我仍然在原地稳起。

他误认为隔了几间门的樊老幺家是我家,一手叉腰,一手挥刀,站在门口,嘴里吼道 : "狗日的,你出来,老子今天非弄死你不可!"

樊老幺和老婆见他气势汹汹冲过来,早已吓得跑出几丈之外。他一气之下,将樊老幺门前的蛋架一脚揣倒,蛋清蛋黄黏糊糊的,满地都是。

这下我再也稳不起了。再稳起,还不知有哪些无辜人遭殃。

我两三步走到街中间,大声喊 : " 拿刀的虾子,你过来,你找的人在这里!"

中年男人定睛一看,我正是他要找得人,便红着眼睛,向我扑来。

他有刀,我空手。我不能强攻,只能智取。

也许一瓶白酒连同这燥热的天气已将他对我的仇恨燃成烈焰,他的脸在酒精和汗水下,扭曲变型,人完全处于疯狂状态,挥着亮晃晃的菜刀对我左砍右劈。

我滑着之字步,始终保持着他菜刀够不着的距离。稍后,他酒劲开始上来,脚步有些迟顿,我趁机突然滑至他身后,猛然蹲下,把他两只脚杆往我面前一拉,大喊一声,"下去!"他便一个狗吃屎,扑倒在地。

我正欲去捡那把菜刀,突然,身上被什么东西狠狠击打了一下。我转头一看一一是他,那个与中年男人悄悄密语的年轻人。

这年轻人拿着一足有两米长、酒杯粗的新鲜竹杆,对我橫打竖戳。

估计,他见不能贴近我的身,便将別人卖的竹杆扯过来对付我。

中年男人见同伙前来助阵,一下来了精神,"呼"地一声从地下爬起,抓起菜刀又开始对我进攻。

我腹背受敌,前有菜刀,后有竹杆,情势着实危急。虽然菜刀没砍到我,身上却被竹杆打到了好多次。

此时,围观的人里三层外三层,可是,竟无一人像我一样,毫不犹豫站出来制止他们这种丧心病狂的行为。

那一刻,我很寒心。

3、

正当我孤军作战时,一位披着湿漉漉长发的女士突然跑进圈里,抓着中年男人拿菜刀的手就狠狠咬下去。中年男人"哎哟"一声,菜刀落地。

啊!我的爱人!

她正在后院井边洗头,听人说了此事,来不及擦头,便匆匆跑来,顾不及凶险,便一头扎进来,立即投入了战斗。

"快去西安路派出所报警!"我大声喊她。

爱人迅速离去。

这下我轻松了。

轻松的原因在于 :

一、爱人离开了极易受伤的现场,我不用担心她了。二、只要坚持到派出所的人员赶来,这场恶斗就可以结束。

坚持!

一定要坚持到最后!

我给自己加油。

现在,此刻,我最恨的就是这个拿着长竹杆打我,我却伤不着他丝毫皮毛的年轻人。

我暗暗发誓,小子,在派出所来人之前,我必须让你为留在我身上的伤痕付出代价。

中年男人被我整怕了,虽然仍狂舞菜刀,却明显看得出他已是色厉內荏。所以,我只需用眼角余光瞟着他,离他远一点即行。

小伙子精力旺盛,扫过来的竹杆"呼呼"生风。我在躲闪他地击打中,尽力捕捉反击的机会。终于,他有一次甩过来的竹杆力量弱了些,我便一把抓着了竹杆。

反击的机会来了!

我双手顺着竹杆,迅速滑至他面前。然后,用脚后跟死命往他脚趾一踩,他便疼得弯下腰来。就在这当口,我膝盖往他下巴上狠劲往上一撞,这小子便仰面躺在地上。

胜利了!

胜利来得很及时,因为,派出所的人来了。

人群自然分出一个通道,让警察过来。我们双方也停止了打斗。

我、卖菜老大爷、两菜霸( 为当事人) ,居委会主任肖奶奶、樊老幺( 为目击证人 ),一起跟着警察到了派出所。

派出所领导肯定了我,说我见义勇为,说我惩恶扬善。然后,委婉地说,止暴也需注意度。

我说对、对、对,我以后一定要注意。

其实,我有点不服气 : 情况那么危急,哪里还会想到那么多?你去试试?

我觉得,见义勇为,惩恶扬善对我高赞了,我只不过是有点同情心,打了个抱不平。

出了派出所的门,我问了个一直纳闷的问题,"肖奶奶,今天这场打斗就在你家门口,我也看见了你站在那里,你为啥不出来管一下?"

肖奶奶脸红了,解释道 : " 奇宁,这两个都是从监狱放出来的光棍,一个人吃了全家饱。你们打起来后,大家都没敢出来管,就是害怕他们事后报复。哦,对了,你的女儿还小,千万要防着他们报复你。"

原来,大家不敢管的原因在这里!

如此说来,单单我是个傻子?

这世风怎么了?

今后遇到这种事,我还要不要管?

郁闷!

当天,拿刀的中年男人被刑拘 ; 拿竹杆的青年男人被治拘。

4、

一年后,我刚下班回家,爱人就神情紧张地告诉我,"那个拿刀砍你的人放出来了,又在这条街上摆摊卖菜了,他们会不会报复我们?"

"有可能。"我安慰爱人,"别怕,我们注意防范就行。"

有一天,我看见了他,他也看见了我。我已作好应对他挑衅我的准备。奇怪,几秒后,他的眼光竟有些慌乱,躲开了我。

哈哈哈……我心里暗暗好笑,原来,我们都在顾忌对方报复自己。

从此,他们没惹我,我也没惹他们,大家相安无事。

从此,他们也不再欺行霸市,不再期负老实人。

看来,这一仗,打得值!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