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YouTube视频搬运工的教训

96
继续海阔天空
1.3 2019.01.12 15:26* 字数 2946

起因

我在11月底的时候,在知乎上看过一个帖子,讲的是某人通过搬运B站上面的视频,获取了很大的经济收益。我当然是很羡慕的,后来简单研究了一下,发现YouTube 有API供开发者调用,这意味着上传的工作完全可以由计算机来完成。我很快想到,既然别人能够搬运B站上面的视频,可能这些人,还没有技术,只是靠手动搬运。那么我是不是可以通过代码来实现,视频的全自动搬运呢?

我觉得这是个不错的点子,后来又经过研究,得知YouTube上的视频,大概每千次观看量,视频的所有者可以得到大概5元人民币的收益(已经过换算)。而内容的影响力又是绵延不绝的,只要是好的内容,接下来就是躺着挣钱了。我当然是看好YouTube和他的收益情况的,毕竟我要做的,也不是自己制作视频,而是靠搬运。但紧接着,我又发现,谷歌对于YouTube频道的收益有一个门槛,只有达到了在过去的一年里,有1000个订阅者,4000个小时的累计播放量,才能够申请通过广告分成的方式获取收益。经过简单的计算,我发现,实际上,只需要每天10个小时的播放量,就可以达到4000小时累计播放量这个门槛,而只要有几个爆款视频,订阅者也会越来越多,这个门槛并没有多难以跨过。

说干就干

接下来就是写代码了。甚至不想看代码思路的直接跳过此部分。

说一下,我搬运视频的代码思路。这种做法,毕竟是侵权的。

首先,通过node爬虫,模拟浏览器的访问,获取到B站某个up主的所有视频,接下来通过node的child_process来执行you-get 的命令行命令,使得这个up主的视频能够批量地被下载下来。当然,我并不想竭泽而渔,也觉得老视频没有多少意义,所以每个up主,我最多只爬去最新的100个视频。

接下来,我会将视频通过YouTube接口的方式,批量地上传到指定的频道上面去。

后来,随着我的开发,细节也越来越完善。

  • 支持持续订阅某个up主,思路也无非是隔一段时间,爬去最近这段时间内他的上传的视频。

  • 支持将同一个up主的视频放到同一个播放列表里,之所以这样做,一则是因为视频更方便管理和浏览。二则是害怕某天突然被告知,我偷了他的视频,这样删除的时候,也只需要找这个播放列表里的视频删除可以了。

  • 原有的视频下载和上传的脚本是隔离的,导致做不到自动化。后来,这个工作实现了自动化。只需要在一开始将某个up主进行订阅,之后,下载,上传,长期订阅和上传这个up主的视频都能够自动完成。

坦白讲,写这个代码写得还挺开心,很大一部分因为是以前很少用到js里异步控制的async await,但是这次代码写起来,用了很多,也用得很爽吧。另外以前也很少写node的后台服务,最多也就是写两个爬虫,这次却借助这个想法,顺便学了一波node服务的部署和运维(为了做这件事情,也为了科学上网,我当时还买了一台阿里云vps,后来因为科学上网,服务挂了。我又换到了搬瓦工,这才一切稳定)。当然,有人可能会觉得我这种行为侵权,这个话题,我一会儿再聊。

过程

我便改进代码,边上传YouTube视频。由于最近六学火热,我最初选取的是B站上某个知名六学家作为我的实验样本。后来,又在B站上找到了几个体育类,搞笑类,影视类的up主,来上传他们的视频。我也在这个过程中慢慢发现,YouTube每个频道每天只允许上传最多100个视频。所以我这种bot也不可能像个疯狗一样毫无节制地去上传视频。这也意味着,我要选取尽量符合观众期望的视频来上传。因而,有很多天,我经常会打开YouTube的后台,去看最新的浏览量分析,来看哪些视频更受欢迎。去看最新的搜索词排行,来看到底用户喜欢看哪些视频,以决定我接下来要选取哪个up主作为我下一个订阅者。

我的确从YouTube的后台看到,随着我的视频越来越多,代码功能越来越完备,各项数据也越来越好了。虽然一开始没有爆款的视频,但是凭借着人海战术,还是很快就达到了每天10小时的播放量,接下来,就只差多几个爆款,来增长一波粉丝了。

但是,但是,但是

版权是个大问题

搬运视频,不可避免地会碰触到版权这件事。我最初对这件事,做个些简单的调查。当时考虑电视剧电影一定会是版权的高压线,而且在YouTube上搬运这类视频的人也不在少数,我并不想去趟这类混水。所以,我也是将搬运的内容,选择为了短视频,因为的确看到YouTube上面有大量来自国内视频网站的短视频,想到既然别人可以,我为什么不可以呢,于是也就选择了这个领域。

但是,从搬运的前几天起,邮箱里就开始接收来自官方的版权警告。比如下面两个截图,就是我随意从邮箱里YouTube发来的邮件里截取到的。

版权警告
版权警告

看过越来越多这种版权警告,发现YouTube很智能。这种版权警告,应该完全都是由机器来判断和筛选,因为有些刚刚上传的视频甚至都没有播放量。不过我并没有对这种版权警告有所警惕,只是觉得,既然YouTube很智能,能够帮我查找到哪些视频是侵权的,哪些不是,那我只需要把一些漏网之鱼搬运上去,也就很好了。

但是随着我的频道观看量和订阅量越来越多,也收到了下面这种邮件。


版权警告
版权警告

这个视频,其实是这个视频频道刚刚创建之初上传的,YouTube大概反应了一段时间,才把这个视频封锁了,而且还给了我严厉的警告。这是第二次copyright strike,当第三次收到这种邮件之后,我那个视频频道就被封锁了,而且很快,我谷歌帐号关联的另外一个我平时看视频的频道,也被封锁了。

我发了两封邮件过去,想要解释我的动机。我解释了我是个程序员,只是为了学习知识,不过,谷歌没有饶过我,截至到现在(2019年1月13日),我的YouTube帐号仍然处于封锁状态。

申诉无效

我侵犯的谁的版权

接下来解释一下这个问题, 我侵犯的谁的版权?

很多读者,可能从一开始就对我这种行为表示不屑,毕竟这涉及到侵犯版权。但我还是要辩解两句,首先,从上面我的侵权截图也可以看出来,我搬运的视频几乎都是影视片段和搞笑类的小视频,之所以侵权,侵的也是那些影视片段原作者的权益。再说明白点,虽然我是从B站搬运的视频,但YouTube并不认为我对他们有侵权行为,甚至,即便是那些B站up主把那些他们剪好的小视频发布到YouTube上,他们也依然会侵权。就像是前两年很火的谷阿莫那样,他的确付出了很多时间精力,但实际上他用到的素材也是涉及侵权的,在YouTube一样行不通。当然我也不否认,我的侵权行为,毕竟你从贼的手里偷到了路人的钱包,难道你就是清白的吗?

我还记得我那个频道刚刚建立十几天的时候,因为搬运了某个在B站上有1万+粉丝数量的up主的小视频,因为我的播放列表名字就是这个up主的名字,因而在YouTube上搜索很容易找到。那个up主在我搬运他的最新的一个视频下面留言,说他就是B站上的谁谁谁。也只是说了这么一句,我也并没有回复他,我又能说什么呢?

教训

关于盗版这件事情,我自己的态度一直模凌两可。我不认为这件事完全没有正面价值,不然,我也不会去做这样的事情。在写此文的时候,我甚至会想到13年去世的亚伦·斯沃茨 ,他是个反对禁止网络盗版法案的运动的人,很大程度上,我是欣赏这种黑客精神的。所以,我对版权上的问题,其实是没有多少反思的。因为如果真要较真的话,我搬运的那些B站视频up主们也毫无例外都有问题。

当然我也要说,是谷歌为了版权方的利益,对YouTube进行了控制,让这个社区更能够良性发展,他也并没有错。只是,在谷歌YouTube这张大的鱼网之下,有的成为了漏网之鱼,因此你还是能够在YouTube看到大量的国内视频网站上的盗版视频。有的成为了网中之鱼,成为了牺牲品。这其中包括了我自己,也包括那个曾经依靠视频广告分成获利颇丰的“B站授权搬运工”。我也许可以做的更好,比如只搬运搞笑类的视频,不搬运视频剪辑类的视频,这都可以让我的视频频道活得更久一些。但是,我并不想那么做了,它终究有一种做贼的感觉。

2019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