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幸福在等你

别急,沉下去,慢慢走,总有幸福在等你


总有幸福在等你

文/南小杉

接起唐唐电话时,她一阵沉默,喊她几声,依然没有应答,不久,便听到电话那头一阵抽泣,再接着,便大哭起来。我从她断断续续的嚎啕中,得知她没通过实习期的考核。

唐唐,曾经是我的一名学生,梦想着当一名老师,她说每年两次大假,很有诱惑力,她是奔着假期去的。

今年她大四,家里不知托了几层关系,将她安排到一所学校实习,从那以后,唐唐为了能够留在实习的学校,卖力的工作着。

她觉得,凭着自己家里给找的这层关系,虽说是隔了好几层人才搭上的边,但无论如何,也算是关系户了吧,再加之自己努力工作的话,通过考核应该不成问题。

包括她在内的实习生,一共有三个,进校后她才发现,靠关系进来的又岂止她一个,更糟糕的是,别人的关系,似乎比她的要更近一步。

虽然有些失落,但她想,只要自己比别人努力,认真,就能战胜她们。她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几乎大大小小的事情,她都跑在前面,小到端茶倒水,大到上课带学生,用她自己的话说,只要还能喘动气,能揽的活,她全包了。

白天跑进跑出,晚上熬夜备课。我是看着她大半年里从120斤的小胖妞,活脱脱变成了100斤的小身段。黯淡无光的脸蛋上,挂着一副“国宝”才有的眼圈。

她的表现,周围的人是看在眼里的,很多老师都向她抛出了“橄榄枝”,她不会的地方,老师们会主动传授经验,这让她受宠若惊,也喜上心头,她曾经兴冲冲的给我打电话说:“老师,等着瞧吧,实习期满,我定是那个被录取的人。”

然而,事情却并不像她想象的那么美好。

一次,学校组织了一次比赛,评选最受学生欢迎的优秀课件。在所有的参赛作品中,唐唐的课件脱颖而出,她简直乐开了花,唐唐想,如果拿到名次的话,实习期考核岂不是又多了一层保险?

她说当时心里像是万马奔腾。

然而,事情没有按照她所想的情节发展下去,明明获奖的是她的课件,获奖者的名单里却赫然印着她们主任的名字。

她说她当时都蒙了,她生气极了,要知道,那是她熬了几个通宵,用与日递减的体重和毁容的黑眼圈换来的课件。

她火急火燎的去找她们主任理论过。但是,无果!

她又去找了参加评选的评委,评委并不知道内情,唐唐也拿不出证据,如果说抄袭,为什么不是她抄袭的主任的呢?比起唐唐,她们主任,那是经验丰富啊,这么优秀的课件,鬼信是你唐唐做的。

依然无果。

我想,她的考核没能通过,或许,与这件事情有直接关系,纵使所有老师都喜欢她,决定权却在她们主任那,考核书上她一人的红叉,足以抵过众人微不足道的评语。

再加之唐唐这么心直口快的一闹,心虚的人,又怎会让一颗“炸弹”留在身边呢?

唐唐很难过,她说那是她辛辛苦苦打拼一年的地方,她很留恋,可是一点机会都没有了。除了她,都通过了考核。为什么倒霉的是她?

她问我:“老师,我怎么这么背?我好像从小到大,都没有过好运气,即使再努力,依然抓不住我想要的。”

接下来的日子里,唐唐很颓废,没有找新工作,也没有去学校,把自己关在家里。我给她打电话,她虽然接听了,但是明显消沉。

我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只想跟她聊聊我闺蜜的故事。

十年前,为了提高琴技,备战高考,我只身一人去了北京学习,也就是在那个半地下的狭窄出租屋里,我认识了至今仍要好的姐妹淘小Y。

她的目标学校是一所全国有名的艺术专业院校,当年的招生计划,小Y所学的专业,只招六个。

投在小Y导师门下的考前辅导生足足有三十多个,而小Y似乎毫不担心,她在这帮子学生中,专业那是佼佼者。

我是学西洋乐的,她是学民乐的,在认识她之前,我对民乐毫不感兴趣,然而,听过她弹琴后,一下子,便被吸引了,我没有想到,在她灵巧的手指下,民族乐器可以被演奏的如此优雅。

更难得的是她并不骄傲,依然付出比别人更多的时间来练习。

我也相信,她定会以好成绩考入那所专业院校的。

一年的艰苦备战后,我们都走上了考场。

一试,她顺利通过,进入下一场考试的考生已仅有二十人。二试张榜时那是毫无悬念,小Y名列前茅。

然而,三试,却发生了戏剧性的反转,张榜结果小Y是第十一名。

要知道,三试,便是最终的录取结果了。这个名次,让我们大跌眼镜。

虽然前十五名都可以拿到艺考录取通知书,但是计划招生只有六名,也就是说从第七名往后的,都是“备胎”。

比如前六名的考生中,有人最终放弃了,或者,文化课考试提档线未过的,那“备胎”们就“名正言顺”的向前挤进了。但是,这是要多大运气,才能排到小Y呢?

其实那场考试,她本应是前几名的,后来听说,是因为被人顶替了成绩。

小Y最终没有好运气,那年高考结束,她调剂去了南方一座小城里的一所没有名气的三本学校。那是一所普高,并不是专业的艺术院校,仅仅设有一个不大的艺术系。

入学的那段日子,小Y郁闷极了,我几乎每天都能接到她打来的电话,我也很替她惋惜,她说,她在现在的学校里基本不需要学习就是学霸级人物了。她很难过,她的远大理想和抱负,在这里完全得不到施展。

她说她宁当凤尾也不想做这里的学霸,她说学校里专业的书籍少的可怜,有时候她想找一盘专业的CD和专业的书籍,都要托我买了邮寄给她,学校的师资也特别匮乏,她说她要疯了。

她懊悔,她说如果当初,不那么倔强,听听父母的建议,多考几个学校,至少不会这样惨,再不济,也能去个二本的学校,或者,更好一些的。

她哭了,泣不成声,哭的很伤心,哭的很无助。

我能明白她的感受,从小爱着艺术,学习艺术的人,怀着大大的梦想,落榜那一刻,便是梦碎的一刻。沉重如巨石,压的人,喘不动气。

梦碎了,要怎么拼才能完好呢?纵使将碎片拼凑起来,也伤痕累累了。

大一大二的两年时光里,我用“电话粥”安慰着她受伤的心。

一晃,我们都步入了大三的生活。后来好一段时间,小Y没有联系我,我特别害怕,怕她就那样一蹶不振下去。

再后来某一天,突然接到她打来的电话,我听到她在那头兴奋的声音,一改往日的忧郁消沉,她说,她恋爱了。

这家伙厚脸皮的在电话那头“得得得”的说个不停,言语中满满的小女生恋爱时的甜蜜,那是她的初恋。

两年后我们都毕业了,她与男朋友也分别待在了不同的城市打拼,变成了异地恋,虽然吵吵闹闹时有发生,但感情还算稳定,都说异地恋的最终结局是以分手告终。他们两个似乎并没有朝着那个方向发展。

小Y脾气大,我经常说她公主病,小伙伴们说:“小Y,你再不改改臭脾气,小心没人敢娶你。”然而,我们所有小伙伴中第一个结婚的,却是她,另一半依然是她的初恋。

长时间的两地分离,都没有将他们分开,他们两个家庭条件悬殊有些大,家长和朋友的阻挠,亦没有让他们动摇。就这样手牵手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如今有一个两岁多的可爱儿子,生活的幸福又美满。

如果当初,小Y被北京的那所高校录取了,如今又会是什么样的场景呢?或许,她站在了更大的舞台上,接受着观众的献花与掌声,或许,功成名就,或许,实现了她远大的抱负。这些都像是未知数,在那个偌大的北京城里,谁能保证谁的未来是那么美好呢?

然而有一点可以肯定,她将失去了如今这段好姻缘。

这一路走来,或许我们跌跌撞撞的失去了太多太多曾经想要的,明明尽了最大努力去保护所有,最终却无能为力的放手。委屈的问自己,为什么自己总是那个不幸的倒霉蛋呢?别急,沉下去,慢慢走,总有幸福在等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文/妖精婆婆 高挑的身材,黑色直发,细腻光泽的肌肤,温和的笑容,待人接物彬彬有礼,言谈举止温婉随和。 她如早晨八九...
    妖精婆婆阅读 3,210评论 38 97
  • 1 前些天在朋友圈看到米莫的故事。 她刚出版了一本名字叫《绘安静的地方》的图书,画的是武汉老街上少有人注意的角落。...
    娟子的书房阅读 134评论 0 3
  • 昨天,曾经一起北漂合租的小柳说她怀孕了,远在保定的亲妈也来了北京照顾她,边说边催促我早点赶上她。一瞬间觉得特别的感...
    佳子萋萋阅读 102评论 0 1
  • (❤) “喂,是陆蓁蓁吗?下楼拿下你的快递。” 蓁蓁还没来得及回复,对方就已经将电话挂断,看了看手机屏幕和电脑屏幕...
    周乐乐_阅读 788评论 33 30
  • 安于黑夜阅读 170评论 0 1
  • 八年调度工作经历 2008年毕业后,在220千伏变电站实习半年,接着被调职来到调控中心,三年调度值班员后,我换岗位...
    加一的修炼场阅读 299评论 1 6
  • 槐序才揭开面纱 你便袅娜地开了 迎着朦胧薄雾 女孩踩着露水 听着鸟语 期待着不期而遇 你起得更早 吐露芳华 栀子花...
    砂子砂子阅读 134评论 1 3
  • 朋友掰了就掰了,千万别背后嘴贱,当初好的时候,他为你也奋不顾身过,别见谁都说他不好,不好当初人家信任你和你当朋友?...
    我是只胖纸阅读 160评论 0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