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鸹岭

                                                                                                             蒋珠莉

       这个春天来得太快了,快得人猝不及防。

       当春风吹过之时,隆冬寒冷的气息也就消散了,老鸹岭人舒坦的日子也就跟着来了。 

    春风吹过的地方,孩子们变得精神抖擞了,老人们腿脚也活泛多了,秋冬季节凋零的花花草草也都重新回来了。老鸹岭又恢复了往日的热闹。

      老人们有老人们的乐趣。小孩子有小孩子的乐趣。成年男女有成年男女的乐趣。小孩子们到田野里捉蝴蝶捉蟋蟀,看一片一片花儿灿然开放。老人们嘛,出门打打牌,遛遛狗,赶赶牲口,侍弄侍弄庄稼。成年男女就丰富多了,拿着智能手机拍拍照,搞搞野炊什么的……

  老鸹岭的人们喜欢上了春天,恨不得一年四季都是春天的模样。让春天呆在生活中,住在心里,就这样永不凋零该多好。老鸹岭幼儿园的孩子们,吵闹着把春天定格在自己心爱的画册上。

       每天清晨,当一轮暖阳冉冉升起,静静照着葱葱郁郁的老鸹岭,人们心里就有说不出的舒坦。屋檐上的坚冰融化,滴滴答答滴下清澈的流水,孩子们俏皮地说:“瞧,屋檐在流眼泪!别惹它,哭大发了呢!”

  有一个俊俏的年青男人骑着摩托车从屋檐下驶过,他就是老鸹岭的农村淘宝创始人苏淳。

       这个苏淳一年到头东奔西走,附近的七里八乡都让他走遍了。据说他是从青石镇过来的,在老鸹岭呆了好几年,是搞互联网的。跟他一起过来的,还有一个叫王小贝的女孩子,听说两人大学是同学,因志趣相投走到了一起,至于为什么来到老鸹岭这样偏僻的地方,也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苏淳刚来到老鸹岭的年月,谁也不认识,没少吃苦。熬过了第一个春天,他的日子就好过多了。那段时期他很落魄,人一落魄吧,精神就颓废,人一颓废生活就没有什么滋味。而这两年,他精神抖擞的,哪怕再湿滑的路,都没有跌倒过。原因是第二年春天王小贝来到了他的身边,这让他看到了希望,同时打内心深处倍感温暖。

       他还记得两年前的那个春天,小贝一个人走了十几里的山路来找他的情形,那天下着蒙蒙细雨,他远远看到一个瘦弱的身影,走近一看果然是小贝,她长长的睫毛上沾着亮亮的雨珠,整个人一下子扑到他的怀里……

        王小贝的到来,让苏淳冥冥中看到了希望,这时他的农村淘宝刚刚上线,急需拓展市场,王小贝是市场营销专业的高材生,二人齐心其利断金……

  苏淳这天下班回来,王小贝正在电脑前填写报表,看着她笑意盈盈的脸庞他就知道这几个月业绩是不错的。经过整整三年的努力,他们的农村淘宝计划,即农村淘宝,以电子商务平台为基础,通过搭建县村两级服务网络,充分发挥电子商务优势,突破物流,信息流的瓶颈,实现了“网货下乡”和“农产品进城”的双向流通功能。

      当年他就是怀揣这个梦想来到老鸹岭的,他不想要现成的工作,他想破釜沉舟一次,趁着年轻干一番事业,他想看看自己的努力到底有没有成效……

  “李岭村和王岭村的农副产品这个月销量如何?”苏淳问。

      王小贝说:“比上个月好点!” 


       “不过,鸡蛋比鹅蛋鸭蛋好卖,你得联系下让他们多整点鸭蛋最好。”

       “这也不是你说整就能整到的。”苏淳说。

  王小贝撇着嘴说:“我也就是说说,咱们农村淘宝就是起到媒介的作用,主要是帮助贫困山区脱贫致富,从而实现我们自己的人生价值的。” 

  苏淳挑了下眉头,边脱衣服边说:“没错,我老婆大人说的是,要不我放着上海白领的工作不做,来这干啥?” 


       “对了,老婆,我收到岳父大人的来信,我明天得去市里开个会。”

  “我爸?什么会呀,要去林阳?”王小贝问,“这年头儿了,谁还写信呀?咋不打个电话,还方便。” 

  “我要是知道就好了。”苏淳说,“快递小哥下午送来一封信,我打开一看,是岳父大人召我‘进京’,让我三天后到林阳报到,明天早上就要去林阳开个短会。” 

  王小贝“哎呀——”大叫了一声,打了个激灵,说:“看来我爸这是要治你呀!” 

  苏淳皱皱眉头说:“我也这么想,自从你跟了我,你爸妈没少生气。我要是早知道老鸹岭归你爸管辖,谁来这儿呀!”

      “这几年我就见过他一回,他还老大不高兴的样子。” 

  “我爸是不是想逼我回去哇?”王小贝分明带着哭音了,“咱们这干得好好的,我要是走了,你咋办呀?” 王小贝伸手抚摸凸起的肚子,几乎要滴下泪来。

  “信上写着三个人的名字。”苏淳从背后环住王小贝的腰,用自己的一双大手覆盖着她的小手,说:“还有老鸹岭张村的基层干部刘华和王洼的褚橙总代理商杨成功,人家两个都是高学历人才下乡哩,一个是美国留学的博士,一个是中科院的硕士。” 

  “人家都是基层代表,咱们是不是要被取消农村淘宝资格了?”王小贝问。“我爸向来公事公办,儿女私情更是不留情面。”

  “我想了,咱们在老鸹岭利民利己,真没干啥坏事。”苏淳说。 

  “你做没做什么不该做的事儿呀?”王小贝闷着脸说。 

  “前年春天,我拐走了他的宝贝女儿,如果说不该做的事儿,这算是一件哟。”苏淳笑着说。 

  “瞧你个死样子!”王小贝说,“咱俩是情投意合,是我不想嫁给别人的。” 

  “小贝你放心,你爸要是想赶我离开老鸹岭,没门!”苏淳拍拍胸脯说,“他要是赶我离开你,我会等你把孩子生下来,带着你一起走的。”

  王小贝听他这么说很是感动,正想说什么,助理小兰来了。小兰二十出头,是老鸹岭走出来的一名大学生,为了回报家乡毕业后回到老家发展,被正在寻觅人才的苏淳挖了过来。

  老鸹岭是个四面环山的小镇子,有着两千多户人家,归属于青石镇。青石镇呢,不过是林阳市下辖的一个县级小城。老鸹岭离青石镇十多公里,而青石镇离林阳市则有两百多公里。从青石镇去林阳,要乘三个小时的大巴。老鸹岭人常去青石镇,也常去林阳。 

  王小贝打开电磁炉,准备做晚饭。小兰是她约过来共进晚餐的。这几个月业绩翻番,也多亏小兰的努力。

  老鸹岭的人,人情厚道,这也是苏淳和王小贝愿意留下来不走的原因之一。每年的春天,这里跟世外桃源差不多,虽然说交通闭塞点,但蔬果没有化肥农药啊。一到春天,老鸹岭的人就不爱回屋睡觉了,因为星空也变得好看了,空气也格外香甜起来。 

  老鸹岭的就是这样让人喜欢。

  苏淳用摩托车运回了两桶甘冽的泉水,虽然说住的地方也有水龙头之类的,他却仍然留恋古朴的生活方式。 

  王小贝从屋外取出几根老玉米,刮掉颗粒,放在米里掏干净,兑上半锅清水煮粥,然后择韭菜,打鸡蛋,切茄子和咸蛋,馏馒头。 

  苏淳说:“小兰在这儿吃饭不?” 

  王小贝说:“在呢?小兰男朋友来找她了,她很纠结到底跟不跟男孩子走。” 

       苏淳纠结了几秒钟说:“咱们谁也没法替她做决定,得听从她内心的声音——”

       两人都想起了自己几年前的决定,王小贝觉得那个时候的自己就是现在的小兰,纠结而无助。幸亏自己听从了内心的声音,选择了心爱的苏淳,否则自己这辈子该多不开心……

        ……

       菜烧好了,粥也盛上了桌,小兰和苏淳夫妇满意地吃着这顿香喷喷的饭。

      “小兰,来来来,吃菜!”王小贝招呼着,“对了,你不是总想知道我为什么愿意留在老鸹岭么?”

    ……

       小兰瞪大了眼睛竖起耳朵听着,只听她就说了一句话:大城市不缺我一个王小贝,而老鸹岭需要我。 王小贝说完深情地望了一眼苏淳,两人相视而笑,是那么地默契。

  “对我来说也是这样哩!”苏淳打趣说:“我媳妇说的没错儿!来咱们咱哥干一个!” 说完斟了三杯清亮的米酒。王小贝觉得老公说得在理,小兰被他们感动了,三个人放松下来,一意吃喝。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三人的杯碰到一起发出悦耳的声音,仿佛在诉说一个美妙的创业故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