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而终(四)

其实安南和安北大部分时间是和平相处的,各自占据客厅一角,干着自己的事,但是安北偶尔就会飘过来问安南“我说,你不去找姐夫,他也不找你,你们谈恋爱这么谈的?”

“小屁孩,管好你自己吧。”

“妈问起来我不好说啊。”

“你就说感情良好。”说完不忘瞪一眼他。

“得,我也就是一个幌子,等着老娘杀过来吧,表姐过两天婚礼,老娘一定会来的。”

“婚礼,什么时候?”

“你不会忘了吧,我怎么记得妈说你是伴娘来着。”对于安南的脑子安北一向十分鄙视,永远只记得一件事。

“忙着交稿,谁有功夫想着。”说着打开自己的备忘录,果然里面有一条7月15号试伴娘服。安北一脸嫌弃的走开了“我俩一定不是一个妈生的,就你的脑子,怎么会有我这么天才的弟弟。”

“闭嘴。”其实安南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弟弟脑子就是比自己好使,反正从来不用操心他什么。但是自己就不一样了,比如会把这种事忘了。然后立刻打开手机和表姐约时间,明天就是15号了啊。

其实安南不止一次当过伴娘,本科的室友已经有两个结婚了,而且结婚以后就开始失联,所有的室友小聚会都不参加了,理由就是要照顾孩子。而且安南对于当伴娘这件事简直是十分讨厌,结婚的也不是自己,但是也不必新娘轻松多少。但是表姐找自己的时候,安南也不好拒绝,因为表姐实在是找不到别人了,作为圈子里结婚最晚的人,别的不说,就伴娘这件事就很让人头疼了。所以重任又落到安南身上。母亲为此还特意叮嘱安南千万不要和表姐一样,你是家里最小的,到时候连个伴娘都找不到。

接下来的几天忙的安南晕头转向的,匆忙交上稿子,试了伴娘服,又在表姐的再三请求之下盯着婚礼现场的布置,还要迎接家里的人,安排酒店。直到最后一天在入口处收红包那一刻,安南终于有种快要熬出头的感觉了。还顺带使唤了一把安北,让他在旁边帮自己做记录。宾客陆续到了,离开席也近了,她又要去后台准备别的事了,刚转身要走,就听到安北这个大嗓门来了一句“姐夫!”

然后安南惊讶的看着眼前穿着正式的男人,即使没有穿军装,也是有着一种挺拔的感觉,陈述似乎也很意外,但是转而眼角带着笑意看着安南。安北哪里知道这两人也不是那么熟,就直接姐夫姐夫的叫,引得其他宾客纷纷回头。

“姐夫,我怎么不知道你也来,这是我姐叫你来的?”

陈述反应过来自己还看着安南呢,她已经不好意思的低下头了。随即马上对着安北说“我是男方的朋友。”

“哦,这么巧。”

“我后面有事,先走了,拜拜。”安南其实都来不及想这是一件多么巧的事,因为已经有人来拉她去后台了。

陈述脸上带着笑意,看着她匆匆离去后和安北说了一声就进场了。

婚礼大概都是这般,新娘由父亲牵着进场,然后交给新郎。整个婚礼推向高潮。作为伴娘这时候其实就站在旁边就好,但是安南总觉得有人看着自己,所以迎着看过去,一下子就和陈述对视了,他淡淡的笑着,安南也笑了。

台上新人情绪波动很大,一会哭一会笑,安南是见识过的,当年寝室第一个结婚的时候,在台上哭的稀里哗啦的,刚开始还嗤之以鼻,后来自己也开始哭。今天也不例外,表姐哭的妆都要花了。安南只能在旁边递纸巾,当然连带着擦一下自己的眼泪。还不忘偷看一下陈述,他此时正认真的看着准备好的vcr,没有注意到安南的目光。

到了扔捧花的环节,所有人在台下蠢蠢欲动,安南看表姐冲自己眨了眨眼,然后一束花就落到自己手上,所谓幸福的传递,安南只能在一片掌声中尴尬的笑了笑。

开席之后,安南暂时轻松下来,坐着吃起东西,安南胃不好,加上今天忙碌一天,所以只是吃了几口,就觉得吃不下了。突然想起来在微博上看到有人说的那句话“胃就是在他想吃的时候不给吃,那么你想要他吃的时候就死活不吃了。”安南无奈,只能小口喝着饮料。又不好提前离席,而且待会儿还要陪着敬酒。想着这事,安南又硬塞了几口菜。估摸着时间站起来去后台准备了。其实就是陪表姐换一身衣服,在她换衣服的空隙,安南终于在化妆间的沙发上躺了一下,胃里的灼热感也缓解了。

所谓敬酒,就是新郎新娘去每一桌上认认人,是安南家乡的习俗了。其实大多时候也就意思意思和一点,要是轮到了朋友那一桌,就不太好糊弄,所以特意将长辈的桌先走完,才来到朋友这边。安南有些处理不来这样的场面,但也小心应付着。表姐的朋友多数和她一样是医生,所以虽然扬言要娶走他们医院一朵花的新郎醉的站不起来,但最后也不过意思意思,毕竟还有人要回去值夜。终于应付完这边,又去到新郎那一边。安南向来就是那种不会询问别人的事的人,所以自己这个表姐夫到底是干什么的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听母亲说大概是开了一家什么公司吧,所以从来没问过表姐。她一直觉得学会与人保持距离才是处世之道。所以当在这边看到陈述,她还是微微惊讶了一下,因为没有想到他居然和表姐夫是朋友。因为是最后一桌,所以顺势大家就坐下来聊。这才使的安南了解了一下表姐到底和什么样的人结婚了。原来表姐夫是军校毕业的,在部队待了几年,熬不过家里人,只好出来子承父业。而今天来的大多都是他的军校同期或者部队战友。她微微笑着,听着这些人畅谈过往,手始终放在肚子上,刚才喝了好几杯酒,胃又开始疼了。突然听到表姐夫叫陈述的名字,就抬头看着陈述。看到他笑意明显,拿着酒杯。

“陈述,今天我要把你喝趴下,军校的时候你就是千杯不倒。”表姐夫明显站都站不稳,表姐在旁边不停的拉他,又觉得他的样子太过搞笑,捂着嘴笑着。

“以前你喝不过我,今天也一样,不信你走个直线我看看。我明天要回部队,喝不了酒,以茶代酒。”陈述说完引得整桌人哈哈大笑,安南也跟着笑着,更认真的看着他。刚才在台上和他的对视其实就让安南心里砰的一下,安南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现在看着他,只觉得自己想要了解更多的他,为数不多的几次见面,他总是那样礼貌而又疏离,大概是疏离吧。而此时的他似乎有些男孩子气。

感觉到安南的目光,陈述也看着安南,眼前的安南由于喝过酒,脸十分红,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但是她的手一直捂着肚子。其实安南从未这样看过他,她总是十分小心不和他对视,即使是有也会很短暂。陈述突然心情更好,又灌了新郎好几杯。

果然新郎最后已经无法自己站着离开了,被几个人架着离开了,表姐也担心的跟着去了,但又想到什么似的回来叮嘱安南“南南,帮人帮到底。”看着安南的眼神还特别的无辜。安南最受不了这个于是说“好了,你去陪着姐夫吧,记得下次再请我吃一顿。”

其实也没什么别的事,不过席散要送送宾客罢了,倒是由于胃疼,稍微有些站不住。站在那,偶尔还能在墙上靠一下。安南保持微笑和那些或熟悉或陌生的人点头。由于自己偶尔靠在墙上还惹来母亲的一顿训斥“看你靠着墙干嘛?”

“妈,我胃不舒服。”安南难得撒娇。所以母亲也只好作罢。更何况父亲一向是慈父,拉着母亲说“说她干什么,今天一天就累坏了。我们还要赶飞机呢。”说完不忘冲安南眨眨眼。

安南了然。嘴瞬间变甜“爸,妈我有空就回去看你们。”

“指不定心里偷着乐呢,别说好听的,那个男朋友?”

安南无奈,果然你妈还是你妈,逃不过的就是逃不过。突然有一个身影向自己走来,安南瞬间站好“妈,安北不都告诉你了,有人帮你盯着呢,好了几点飞机来着?”

“行,安北看好你姐,我们走了。”

“我送你们。”说着三人就出去了。

这时陈述也走到自己身边了,安南有些尬尴,也不知道他听到他们说的话没有。

“怎么样,一起走吧。”

“啊?”安南有些奇怪,自己什么时候和他这么熟了。

“都走了,就剩我俩了。”

安南环顾四周,果然只剩自己和陈述了,松了口气,靠在墙上。松懈下来,她觉得胃更痛了。

陈述伸手扶了一下,说“胃不舒服也不知道说,强撑着干嘛。”

“你看出来了啊。”安南没想到被他发现了。

由于胃痛,安南走的比较慢,加上还穿着高跟鞋,以及身上衣服,显得有些狼狈。其实安南没发现,陈述的手一直在后面虚扶着。

走到酒店门口,陈述让她稍等一下,自己去开车。在等的功夫,夏日的夜虽然没有太阳的烘烤可是空气闷闷的压在自己四周。偶有微风,吹的安南眉头舒展。这一幕在陈述眼里似乎变得十分珍贵。好像真的有一个人慢慢走进自己的生命,即使来的那么突然。

陈述骨子里还是一个十分绅士的人,下车去给安南开车门,不想安南在他开车门站到面前的时候笑了。陈述愣了一下,不过安南已经坐上车了。

待陈述坐上车,就问道“你刚才笑什么?”陈述可不会允许有问题存在。

“啊!”安南系安全带的手停了下来。“你看到了?”转头看着陈述,眼神里有些心虚。陈述反倒是一眼认真。是求知欲了。

“咳咳,我只是想,我看到了你头顶的旋。说完又笑了。

陈述猛踩了一脚油门,害的安南一个惯性直接倒到椅背上。陈述记住了,原来她是在说自己矮。

因为陈述将椅背调的比较低,半躺着一会儿,安南觉得已经缓过来不少,由于喝了酒酒劲上来,竟然迷迷糊糊的睡过去。再睁开眼,就看到驾驶座已经没人了。安南有些懵,酒意上头,也不是特别清醒。稍微等了一会看有一个自远而近走向自己。其实这个男人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那么英武,对是英武。安南从来没有这么形容过一个人,大多时候她是一个颜控,觉得明星帅气,而平时也不太多看别人。可是他安南知道,他的肤色由于常年的训练并不白皙,他的眼神总是很明亮。帅气之余更多的是英气逼人的感觉。又给人莫名的安全感。

“胃药,吃一颗。这是水。”

“你去买药了啊。其实我已经好多了。”

“吃一颗吧。”

“谢谢。”安南为了自己刚才心里所想的东西有些害羞,接过药一口就吞了。然后不幸卡住了。于是苦味散开。陈述觉得很奇怪,又将水在她眼前晃了晃。安南接过赶紧喝了好几口。

“安南,做我女朋友吧。”

安南成功在被药卡住后,又被水呛到了。在一阵咳嗽后,车里突然安静了。安南似乎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陈述,我们还不了解彼此,至少我一点也不了解你。”

“我今年32岁,h市本地人,身高178,现在在部队任政治教导员。”陈述还想继续说,但安南打断他。

“不是自我介绍啊,我们才见过几次啊。算了说了你也不懂。我要回去了。”说着打开车门要走。

“太晚了,我送你吧。”陈述不给她拒绝的机会就跟了上去。

确实两人一共加上今天才第四次见面,所以安南才会觉得那么突然,但是安南不得不承认她心动了。刚才在台上看他的时候,安南就心动了。

“我没谈过恋爱。”

“我知道,我也没有。安南,我把我的时间都给了部队,我也不知道你能不能接受。可是我还是想和你试试。”

“陈述”安南停下来,转过身面对着陈述,只微微抬头就和陈述对视着笑着说“那我们就相互学习吧。”

两人就这样在夏夜街边相视而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h市已经入夏,气温已经接近38度,中午的太阳烘烤着整个城市。安南以最快的速度冲进地铁站,好让自己少晒一会太阳。其实...
    余音觉浅阅读 97评论 0 0
  • 因为职业的原因,安南总会日夜颠倒,有的时候灵感来了会画一个晚上,然后白天就呼呼大睡。由于昨晚画的很顺利,必然的第二...
    余音觉浅阅读 76评论 0 0
  • 结婚的那天,安南站在台上对着陈述说的结婚誓词让陈述的心久不能平复 “我从未想过结婚,也不相信爱可以一生一世,但是我...
    余音觉浅阅读 112评论 0 0
  • “那你还不是把我骗出来了。”陈述说着就过来拉了一下安南,“走吧” “我要是不装病,你会回来吗,哎呦,真的是老了没人...
    余音觉浅阅读 29评论 0 0
  • 久违的晴天,家长会。 家长大会开好到教室时,离放学已经没多少时间了。班主任说已经安排了三个家长分享经验。 放学铃声...
    飘雪儿5阅读 5,368评论 16 21
  • 今天感恩节哎,感谢一直在我身边的亲朋好友。感恩相遇!感恩不离不弃。 中午开了第一次的党会,身份的转变要...
    迷月闪星情阅读 7,922评论 0 9
  • 哈里·基恩想和新教练何塞·穆里尼奥建立一种“牢固的关系”,这将有助于托特纳姆更上一层楼。 凯恩在4-2战胜奥林匹亚...
    疯狂SPORTS阅读 7,514评论 0 6
  • 可爱进取,孤独成精。努力飞翔,天堂翱翔。战争美好,孤独进取。胆大飞翔,成就辉煌。努力进取,遥望,和谐家园。可爱游走...
    赵原野阅读 1,472评论 1 1
  • 在妖界我有个名头叫胡百晓,无论是何事,只要找到胡百晓即可有解决的办法。因为是只狐狸大家以讹传讹叫我“倾城百晓”,...
    猫九0110阅读 1,410评论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