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境私有权

丈夫劝妻子使用最新科技:在大脑中植入芯片,便可以记录和分享每日的梦境。该公司附赠了一款梦境管理机器,使用者可以根据所需设置梦境,也可以将已形成的梦境在分享前修改。

丈夫还把自己的绚丽梦境分享给了妻子。丈夫是梦境机器科技公司的高管,妻子是一名著作等身的作家。妻子原本抗拒这种高科技,但是想到可以记录梦境,有利于自己的创作,就有所心动了。在丈夫的一再请求下,她接受了。

开始一切都很美好。她记录下自己奇幻的梦境,将之改编成奇妙的故事,潜意识里衍生出来的坏的梦境,她便瞒着丈夫偷偷删掉,这样,等丈夫想与她共享梦境的时候,她也很光明坦荡。

她偶尔也偷偷趁只有自己在家的时候用梦境管理机器重温自己的初恋。

但有一天,噩梦来了。她被妈妈的电话吵醒,之后是闺蜜的电话、初恋的电话、粉丝的电话、记者的电话,都在追问她为什么发布那样露骨的梦境。

她急忙查看自己的梦境帐号,却发现自己最近并没有发布梦境。疑惑之中她随意看了看梦境网站首页,发现自己的梦境视频竟然在榜首。那是来自匿名者的上传。梦境里,她和她的初恋由重逢并再次坠入爱河,互诉衷情水乳交融,场面十分香艳。

她惊慌不已,询问梦境网站客服,客服人员言辞含糊,既不说帮她调查,也不说帮她删除头条梦境,而亲友的问询和媒体的骚扰依旧不断,她感到十分头痛。

此时,丈夫心急火燎地回到了家质问她,责骂她。说她这样做丢他的脸,使他伤心。她出于惭愧,敢怒不敢言。只能不停地给丈夫赔罪,解释自己对他忠心不二。

丈夫依旧不领情,她只得更加低三下四,不惜为他当牛做马。

次日早晨她打开手机,依旧是铺天盖地的骚扰,她不得已关上了手机。

大后天,情况依旧。

又过了几天,她打开手机,很安静,她简直有点不适应了。提着提包出门,发现一路上的邻居、路人、商贩全都在成对儿成对儿的争吵,吵得面红耳赤不可开交。她怔住了。这时,她接到闺蜜的电话,闺蜜让她赶快上梦境网,看她丈夫的梦境。

她上了梦境网,发现上面流窜的全部是匿名上传的黄色暴力邪恶梦境,其中有邻居的、有朋友的、有知名人士的,她还看到了丈夫的梦境。

在丈夫的梦境里,他用地窖监禁了二十多个年轻女孩,最小的只有十一二岁。她们全身赤裸,手脚铐着铁链,惊恐万状……丈夫置身于其中,他的模样简直如恶魔一般。

她用手捂住嘴,防止自己尖叫出声。她跌坐在地上,流下了眼泪。

丈夫跑回家来,跪在她面前解释、赔罪,他痛哭流涕后悔不迭。

她想原谅他却做不到,一时又怒上心头摔砸东西。他跪在地上只是哭。

两个人一个坐着、一个跪着捱了一整夜。

她不知何时睡着了,清晨她醒来,发现丈夫不见了。而此时,丈夫的那个邪恶的梦,被梦境网的热门话题置顶。她心下不妙,跑出了家,来到公寓外面。

公寓外面一大群人围着看天,指指点点。她也望上去,发现上面黑压压地站满了一排的人,再回过头望自己的楼顶,上面也黑压压地站满了一排的人,几乎所有的楼顶都站满了人。恍惚间,刷刷刷,已经有三具肉体砸了下来。

尖叫声惊呼声此起彼伏。

她定了定神,朝着自家楼顶跑去。

楼上拍成一排准备自杀的人里果然有她的丈夫,他衣衫凌乱不堪,神色疲惫,无喜无悲。她大喊他的名字,他转过身来,哭笑不得地看着她。她说不在乎他的梦境,她爱他,只求他能回来和她重新开始。他心中似有所动,但又对微笑着她摇摇头,并且退了一步,离楼边更近了,看来他去意已决。

她大叫,把手机狠狠砸在地上,说,去他的高科技,去他的梦境机,是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挑拨了我们,我马上就去把它们取出来,全部砸烂、砸碎、扔掉!我知道你是最爱我最善良的丈夫,我绝对不会允许你离开我,我告诉你,今天你跳,我就跳!

丈夫听了,抱头痛哭。

她上前去抱住丈夫。

丈夫从公司辞职了,他抱着箱子离开公司的时候,所有人都偷偷对他指指点点。

他注意到了,低着头走出去。

丈夫回到家里,温柔的妻子和明亮整洁温馨的家迎接着他,他在家从此担任了家庭妇男,扫地,做饭,给妻子按摩。而她则一心写作赚钱。

她告诉他说她要出门去参加签售会了,让他好好看家。他送走了她,独自来到地窖,走过一个个堆叠的木柜和箱子,来到一个阴暗的角落,蹲着身子低头翻找,找出来一个两掌大小的盒子,他用报纸把盒子包好,带着出了门。

他来到无人的河边,把盒子一层一层打开,里面是一截铁锁链,上面锈迹斑斑,似乎沾满了血迹。他把那东西又层层包好,拿绳子捆上石头,然后扔进河里。

河面激起水花,那东西很快便沉入了漫漫河水。

他站在河岸,夕阳的余晖打在他脸上,他露出了一抹诡秘的笑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