臭棋

刘小光下棋,总是输多赢少,人称臭棋篓子,臭就臭呗,还赖,眼看着要输了,不是胡拉棋,就是掀桌子。

没人和他下棋。

刘小光就看棋。观棋不语真君子,刘小光做不到,刘小光嘴痒,爱说,说着说着动开了手,指点江山,慷慨激昂。还一发不可收拾。

下棋人心烦,心想,有本事你也来下呀,可这话又不能出口,不然,他就会和你大战三百回合。那可不是看不起人的问题,那是尊严,刘小光一旦和你上升到个人尊严,你还能跑吗,不杀个昏天黑地你回不了家。

人人都怕他。人人又都拿他没法。

但这刘小光也并非一无是处。刘小光下棋不行,看棋却是一看一个准。他不能看到二三四五步,看一步还是非常有把握,有了他的示警,下棋人就会警觉,有了警觉,便不会下错棋,没有错棋,离赢还会远吗。

渐渐地,下棋人都喜欢他站在自己一边。刘小光的到来,反而争相往自己身边拉,又递烟又送板凳,成了下棋人的座上宾。

这种受人尊敬的滋味很受用,刘小光自然不会客气,接了烟,落了座,开始指点江山。

但这种高级待遇也有被打破的时候。

来了一个年轻人,白净,戴眼镜,瘦瘦高高的个子,背有点弯。就是这么一个瘦子,夺了刘小光的饭碗。不对,不是饭碗,可这比饭碗还重要,是尊严,刘小光一旦上升到尊严,那是比要他命还厉害的事。

这几天,每晚的黄昏,五六点,对,也就是五六点那个样子,小伙子就来了。看样子像个教书先生,文绉绉的,颇注重个人形象。小伙子往那一站,不说话,观棋不语真君子嘛,还真是。

初时,也没有人在意。

看得久了,小伙子说话了。刘小光心想,你也不是个君子。

不是个君子的小伙子却一语惊人。

这不,刘小光好不容易指点到将要绝杀的一盘大棋,被他一句话,不,一个字,就一个字:将。一语惊醒梦中人,对,将走边,炮回撤,将军。绝杀!那么多的布局,大兵压境一步定乾坤的好棋,顿时稀里哗啦崩塌了。

刘小光望了一眼年轻人,年轻人就那样站着,云淡风轻,没事儿一样。却不知他的一个字,在刘小光心里掀起了多么大的惊涛骇浪。

但刘小光并没有说什么。刘小光收回了目光,看下一盘棋。

这一盘更加激烈。刘小光心旌摇荡,热血沸腾。看来,双方都想置对方死地,都想快速赢下这盘棋。刘小光坐在红棋这边,自然向着红棋,大眼珠子一错不错地盯着,哪里还有闲心注意小伙子。可就在又要胜利在望的时候,小伙子又说话了,这回,小伙子说了两个字,两个字,又定了乾坤。刘小光一腔热血,一下子,又白费了。这下,下棋的两个人也开始注意到了年轻人,都看了一眼年轻人,都对年轻人微笑,这就是首肯,这就是赞扬,他们赞扬年轻人,不赞扬刘小光,是对刘小光的蔑视。刘小光心头腾地一股火起,却又一时无处发作,憋在嗓子眼里,上不去,下不来,梗得刘小光难受至极。

第三盘棋,刘小光可就暗下了死劲,红棋也不负厚望,果然要大获全胜了。不料,还是年轻人一句话,又输了。红棋连输三盘棋,不下了,走人。好好的一个棋,冷场了。大家你看我,我看你,没有人上场。

刘小光心里很是气恼。红棋人临走丢下的那一眼,让他新生愧感,这也是他刘小光无能啊。

刘小光要挽回这个面子。见年轻人没走,刘小光说:

哎,咱俩来一盘。

当着众人的面这样说,那是挑战。

小伙子脸腾地红了,笑了笑,再笑了笑,说:

我下棋不行。

嗨,就玩会嘛。众人跟着起哄。

我真不行,我还是不下了吧。小伙子还在坚持。

咋啦,看不起我糟老头子。

话到这份上,小伙子不好再推辞,扭扭捏捏坐上了蓝棋位置。刘小光也没有客气,由客位坐到主位,上场就是当头一炮。小伙子出马,圆相,一副稳稳当当。刘小光一心只想复仇,因此出棋也是充满了杀气,车马炮三军连动,万马奔腾,大有不杀败蓝棋誓不罢休的劲头。蓝棋左冲右突,上下格挡,奋力反扑。一盘棋直下得险象环生,却总又能绝地重生。看得人目瞪口呆,荡气回肠。

这年轻人的确不凡。一般人只能看到二到三步旗,看到四步的很少,能看到五步,基本上所向披靡了,这个年轻人竟一眼能看到七步棋,厉害了。

刘小光看棋简单,没有太多的弯弯绕绕,就看一步,如果说程咬金有三板斧,那么他只有一板,那就是一斧见血,快、稳、狠。

世界上往往就是这样,大道至简。刘小光胜了,胜在以简克繁。

刘小光推盘,起身,昂首,挺胸,倒背双手慢吞吞回家了。脸上波澜不惊,而内心早已是心花怒放。输了一辈子,也臭棋了一辈子,老了老了赢回了名声,可想刘小光心里多美。

像个得胜而归的将军,回到家便让老伴做了两盘菜,喝干了一瓶老白干竟然没有醉。一整夜,刘小光都是在梦里笑醒,不知醒了多少回,也不知道笑了多少声,搞得老伴以为他得了神经病。

第二天,刘小光早早去了公园棋牌场。今天,刘小光衣袋里装满了喜糖,大家如果向他道贺,他也应该有个表示不是。当然,刘小光时刻在提醒自己,低调,低调,我要低调。尽管努力的克制着自己,但内心的喜悦,内心的自豪感,还是一不留神的从脸上迸发出来。

棋场依旧,似乎并没有因为他的到来而变得过多活跃,相反,往日那些个见了他就敬烟就搬座位的老友,似乎也没有太大的热情。看来这是嫉妒了,人谁没有嫉妒心理,他也有,他承认曾对那些下不过的高手有过嫉妒,甚至曾在心里骂他们有什么了不起,现在,轮到自己了,人家心里有嫉妒,也是正常的嘛。因此刘小光也没有在意。只是衣袋里的喜糖时不时撞了他一下,似乎直想拱出来,往人手上钻。

刘小光强自稳定心神,看棋。可眼睛总有点儿飘忽不定,难以稳下心神。

正狐疑不定间,不知谁说了句,昨儿个那眼镜真厉害,全场没一个赢得了他,没准,就连十连冠的窦希,都不是他的对手呢。

话里有话。

似乎,他赢得有诈。

是啊,他赢得过窦希吗,他不能,几十年了,一直都是窦希手下败将,三下五除二就败了,并且败得很惨,是嘛,不在一个等级,差了好几个格呢,窦希都下不过的人,他咋个能打败呢。

刘小光知道,这是别有用心啊。这是想看他热闹,要自己和那个小伙子大战三百回合呢。

可是,一天,两天,三天,小伙子都没有来。

第四天,一年一度的夺冠大赛开始了。夺冠,那是别人的事。既然与夺冠无缘,刘小光也懒得围观。私下里和几位老友在场下喝喝茶,打个哈哈,时间过得挺快。

今年的冠军还是窦希。

那是,九段级高手,那在咱县没个比的嘛。

快看,戴眼镜的小伙子上台啦。

随着惊呼声,刘小光望向台上,可不,那个小伙子果然来了。

刘小光顿时兴奋起来。狗日的,你还是来了。

小伙子在和窦希对奕。小伙子棋法简练,攻势凌厉,令窦希难以招架。一局,二局,三局连胜。一时间,台下掌声雷动。半道上杀个黑马,这冠军,稳当了。

刘小光跳上台去。在众人以为刘小光要和小伙子大战三百回合的时候,小伙子却跪下了:师父!

在台下一片愕然的时候,刘小光拉起小伙子,跳下擂台。

谁能知道,这,才是他为甩掉背负一生的臭棋,而下的一盘大棋。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