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牙记(二)


牙疼已久,赶上感冒,身边好几个人都是同一症状,也就把它归于这批流行性感冒的标配,随着感冒的消停,没再放心上。

然而这丫会滋滋啦啦的难受,就像受了委屈没被看到的小孩,不定期会闹个小脾气让我难受的厉害一点,但最终得到的还是无视。于是有了上周三出现的牙床脓包,意识到严重,得赶紧去看医生。

医院的牙科实在是太难挂了,于是去了朋友介绍的牙科诊所,顺利约了周五上午,做了各种检查,结果是四颗牙坏,程度是:一个补洞,一个根管治疗,另两颗需要拔掉种植,连同二十年前做了烤瓷牙套的三颗需要换套,哎呀,这工程大了去了,小三万,想到这,我牙更疼了。

既来之则安之,谁让咱牙先天不足后天不顾呢?!

在心里默默地摸出小本本念叨:

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念完内心平静,把牙和钱交给医生。

先是做了根管和牙周治疗,因为下午有课,医生没给我割脓包,需要缝针会影响说话。当时我对此还没有概念,只是根管治疗打的麻药让我感觉自己成了香肠嘴,照照镜子,却又看不出啥,可见人的感知觉是会错乱的。

约好周二下午再治疗,届时牙周,脓包,拔牙,种牙一锅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