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

当跑起来的时候,小肚子上上的肉肉晃了一阵,猛然发现,又……胖……了……

于是开始跑步爬楼梯蹲马步等各类作死般的运动。

悟出一个真理,人呐,终其一生,无非是跟自己作斗争罢了。

你看,跑步是跟自己的体重作斗争,爬楼梯,跳绳,都是。

柴静说,可怕的无意识,蒙昧即是我们无意识的本身。

这么有深度的哲学命题,可真难坏了我这个反射弧极长的脑袋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