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米利

96
米斯特徐
2015.05.20 22:57* 字数 4677

夏米利的疯癫是全班闻名的,甚至隔壁几个班都知道她的鼎鼎大名。除了疯癫之外,她也是出了名的美女,这也是隔壁几个班都知道她的原因。刚开学的时候,班里很多人还相互陌生的时候,夏米利和班里很多男生女生已经混的相当熟了,每当下课后总是能听到她不顾形象的大笑声,或者和其他男生一起打闹。时间一长,连许岩这种每天在后排坐,不和女生打交道的人都对夏米利的疯言疯语和打打闹闹司空见惯了。不过,许岩还是没有打算和她说话,夏米利也没有注意到许岩,毕竟理科班男生那么多,她又不打算当外交官,没必要认识所有男生。

RB是班里和夏米利很熟的男生之一,夏米利经常和他一起玩。RB也是一个很活跃的男生,个子不太高,可是很爱打篮球,人长得也摔。许岩觉得他和他们这一群人就像两个世界的一样,许岩属于闷葫芦,只和几个熟的能换着裤子穿的同学在一起玩,平时混迹于最后的两排座位之间。夏米利很少去后排,她只和前几排的人玩。

有一天,许岩去楼下的小卖部买水喝,走到中间排的时候,听见夏米利缠着RB问道:“你说我像不像花儿?”RB一脸迷茫的看着夏米利,夏米利催着他说“我像不像花儿?像不像?像不像!”RB被她缠的没办法,“是是是,你是花儿,是花儿!”夏米利听后,一脸幸福的去找下一个人继续问。许岩暗笑走了过去。

夏米利的美貌已是众人皆知的,很多人都忙着追她。经常有人跑过来找她玩,夏米利野惯了,下课后到处跑出去玩,有的时候跑到上课都十分钟了才跑回教室,本已气炸了肺的老师一看见她卖萌术,心瞬间如同冰雪融化成奶油,然后任她跑回座位。夏米利也无意拜托了很多追求者。可仍有许许多多孜孜不倦的穷追不舍。尽管如此,许岩一直以来都没有听说过有关夏米利的绯闻。或许,自己对她还不了解,所以不知道。而且,为什么要了解她?每到想到此处的时候,许岩都赶紧停止想一切有关夏米利的事情。

夏米利除了爱在学校里乱跑,还喜欢往学校外面跑。学校是全日制的,严禁学生出去。一些不住校的学生想出去都得出示学校办的出入证,住校的想出去只能浑水摸鱼了,如果被抓住了,那就呵呵了。体育课是那些想出去玩的人的福利,趁保安不休息,男生们都从栅栏上跳出去,女生则拖这些跳出去的男生带点好吃的回来。夏米利可谓是女中豪杰,不让须眉。如果不是许岩亲自看见,打死他他都不会相信这是真的!那天体育课,他和几个同学在那打篮球,擦汗的时候,他扭头看见夏米利穿着运动裤运动鞋,轻轻松松的爬上了栅栏,还在栅栏上得意的站着朝栅栏里面的女生胜利的大笑。然后轻松一跳,坐上公交车去县城玩了。从那之后,许岩对她刮目相看。

高二的时光很快就过过去了,高三的时候,许岩惊奇的发现,还和夏米利在同班。或许这是理所当然的吧,许岩觉得是这样的。

可是,一个学期又过过去了,夏米利和他的关系依然和高二一样,从没有说过话。许岩依旧混迹于最后两排,成级不上不下。

最后一个学期后,为了提高班里的学习成绩,七个任课老师一下子换了4个。新来的老师每天都发卷子,很多人都被这些试卷做的昏头昏脑,再也没了精力去玩了。夏米利的一些小伙伴也没有时间再陪她玩耍了,所有人都在为高考努力。班主任为了不让夏米利影响其他同学学习,把她座位调到了靠墙的一竖排,她一个人没有同桌。夏米利从此后变成了枯萎的花儿,每天都坐在座位上,再也不出去玩了。

许岩的第一反应是这是福利。一班主任调座位,把他从倒数第二排调到了正数第二排,离夏米利仅隔了一个40零米的走道。许岩觉得是自己祖上冒青烟了,根本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会离夏米利这么近,近到能看见她她耳垂正下方有一颗小痣。

夏米利趴在桌子上,看着做作业的许岩。男生有没有第六感?应该是第二感吧,许岩觉得夏米利在看他。他又不好扭头看夏米利是不是真的在看他。想来想去,看看又不会有什么事,如果她没有看自己说明自己想多了。许岩停下笔,扭头看夏米利,夏米利趴在桌子上,盯着许岩一直看。许岩看着她,突然一股怜爱之意油然而生,曾经多么活泼的女生,虽然有点疯癫,现在小伙伴们都在忙着复习,忽略了她的存在。

许岩轻轻摆摆手,夏米利仍旧看着许岩。许岩有些尴尬的放下手,心里说道,人家的事,跟我有什么关系呢。正欲回头,却发现夏米利突然坐起来把头伸向许岩,小声说道,“你叫许岩,是吗?”许岩被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眼前刚才夏米利呼出的热气慢慢的消散,许岩看着这些呼出的气,好像棉花糖一样。而夏米利的眼睛,清澈的如同山间的泉水,他点了点头。夏米利接着说“你真低调,这是我们同学一年半以来说的第一句话吧?”“我知道你,”许岩紧张地说。夏米利笑了笑,笑容如同绽放的花朵。这一刻,他突然想起当初夏米利见人就问“我像不像花儿”的情景。“你知道我什么啊?”许岩感觉此刻自己有千般话要告诉夏米利,往日听到的有关夏米利的事情现在如数家珍般堆在嘴里。“他们说你家很有钱,你爸是村长!还在内蒙古开厂!你妈也很有钱!你妈在…”夏米利笑着问他,“你听谁说的啊?”许岩本想说,转念一下,自己要是说了,她不就知道是谁说的了,自己不就出卖了别人吗?他锁住嘴说忘了。夏米利突然来了精神,两个人一直聊,聊到了下课。

试卷一天比一天多,许岩被压的喘不过气,夏米利天天悠闲地看杂志。《读者》、《青年文摘》、《疯狂阅读》,她手里总是能有最新的杂志。许岩苦口婆心的劝她,“你不能这样,马上就要高考了,你不听课不复习老是看杂志,作业也不做,高考怎么办?”夏米利总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我上不了大学的,顶多上个专科,你要好好努力上重点才是啊!”或者“许岩,这道题不会,许岩,那道题不会……”无奈之下,许岩只好闭嘴。每到交作业的时候,夏米利就拿出她百试不爽的卖萌术,许岩每次都被她俘虏。

有一天,夏米利突然对许岩说要洗心革面,并且信誓旦旦的样子。激动的许岩把自己总结的笔记给她。好景不长,没两天夏米利就兴致阑珊了。笔记也被她丢的不知何处。看着数学测试只考了40分,夏米利从此再不谈学习的事情了。许岩无可奈何。

许岩很好奇,那么多人追夏米利,可是夏米利一直没有绯闻。夏米利说,想知道吗?许岩点点头。你给我带晚饭来,我不想去吃,说完把白色的带有kitty的饭盒递给许岩。许岩一阵无语,只好接过饭盒。

许岩匆匆吃过饭然后把夏米利的炒面带回教室。夏米利伸伸懒腰,然后说,我不要吃豆芽。许岩又接过饭盒把里面的豆芽一个一个挑了出来。夏米利满意的接过饭盒吃了起来。许岩催着她快说。夏米利幸福的说道,“因为我有男朋友哇!”许岩一脸吃惊。夏米利接着说,“她在市一高,学习超好!人长得也帅!”许岩突然感到一阵失落,她有男朋友了,她有男朋友了…夏米利兴致勃勃的向许岩介绍她的男朋友。

以后的日子,许岩一直告诫自己她有男朋友,不要离她太近。可是夏米利总是撒娇似的向许岩哀诉她对她男朋友的思念之情。许岩心里十分痛苦,可又舍不得看她难受,百般安慰她。

“水,我渴了。”夏米利对许岩说。许岩把杯子递给她。记得第一次夏米利找他要水喝时,许岩怕她会嫌弃他的杯子,结果夏米利一口气喝完了他杯子里的水。从那之后,他经常給杯子洗干净然后倒上水給夏米利。“你怎么不和我说话啊?”夏米利边喝水边问他。“做作业呢!”许岩大声吼道!夏米利被他突如其来的一吼吓得不知所措,轻轻把杯子放在他桌上不说话了。许岩也不知自己怎么突然发脾气,他扭头看夏米利,好像个受伤的小鹿,心里瞬间又柔了下来。一想马上还得交作业,只好加快写作业。

一会儿,夏米利递过来一个纸条。许岩接过纸条,上面是他再熟悉不过的字体,像蚯蚓一样,“你怎么了?不开心啊?”许岩写到,“没事,马上要交作业了,你赶快写。”夏米利看了纸条,破天荒的拿起笔写完了作业。

背着夏米利和许岩,一些流言蜚语很快传的沸沸扬扬。吃饭时,一哥们调侃的说道“兄弟,行啊!多少人都搞不定夏米利那样的火爆脾气,你竟然把她驯的小鹿似的,牛逼啊!”说起夏米利的火爆脾气,除了以前看到的夏米利发火的样子,许岩还听夏米利给自己讲过,她初中时,生气一下把一个女生的桌子掀倒了,书落了一地。那场面,男生见了她都绕道走,说的时候,夏米利还得意洋洋的笑,许岩当时觉得这话别有用意,那笑容也是笑里藏刀。

“吃你的饭,别乱说话!”许岩挡住哥们的嘴巴。“话我可不是乱说啊,你知道多少人传你们俩的事吗?”“你想多了,她有男朋友的。”“呵,谁信啊,你小心有人揍你啊!”“滚蛋!吃你的饭!”哥们没多说,两个人吃完饭散了。

后来果然有人要揍许岩。揍许岩的是个花花公子,他追夏米利未果但是也不允许别人追。听了夏米利的流言蜚语后,果断找人打了许岩,打的许岩遍体凌伤。夏米利吃惊的看着许岩,左脸肿的像包子一样。不管夏米利怎么问,许岩都没说出受伤的原因。没办法,夏米利再次表现出她巾帼不让须眉的气概,翻墙出去給许岩买了些消炎药和一些软面包,糕点等等。当许岩看见夏米利买来的东西后,心里虚伪杂陈。

夏天到了,离高考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午睡铃响后,许岩还不想坐起来。他趴在书上看着夏米利,夏米利笑嘻嘻的说,“我给你唱首歌好不好?”许岩懒懒的点点头。夏米利拿起笔记本唱了起来。“楼下老爷爷一样…”唱的是许嵩新出的歌《素颜》。许嵩火了之后,很多人都开始唱他的《断桥残雪》,夏米利最爱唱《如果当时》。她唱《如果当时》的时候,想唱那段变声的,可是唱不出来。她以前扁桃体发炎,后来做了扁桃体切除手术,唱歌再不能大声了,为此她十分伤心。于是她就缠着许岩学唱《如果当时》给她听。“红雨飘泼泛起回忆怎么潜,你美目犹如当年流转我心间,渡口边最后一面洒下了句点,你我若只初见何须感伤离别…”许岩唱的时候,夏米利总是指指点点说他唱的不好听,如果她能唱变声一定比他唱的好听。

离高考还有两个星期,天气很热,所有人心里很焦躁。夏米利也是。“许岩,我男朋友已经三个月没有和我联系了!!!”夏米利终于憋不住了,着急的说道。“他不理你关我什么事!你自己不想学习别人还想学!”夏米利没想到许岩这么大反应,吃了火药一样,暴脾气噌一下爆发了,“是,跟你无关,您老人家好好学习,北大清华等着你呢,那儿的美女在朝你招手呢!不要跟我这样的坏学生学坏了,误了您老的前程!”说完赌气的把脸对着墙。许岩也低头继续复习卷子。

一天,两人没有说话,两天,两人还是没有说话。夏米利整天趴在桌子上睡觉,老师也懒得理她,她这个样子上个专科就不错了。一直持续到高考前,夏米利还是不和许岩说话,许岩这些天早就后悔了,不该说的那么狠。夏米利依旧赌气不理他。昨天,那个曾经打过他的花花公子給夏米利表白,还买了戒指送给她,夏米利没有收让人退回去了。这两天,学校惯例放假,让学生们放松放松,后天迎接高考。夏米利收拾收拾准备走,许岩猛地拉住她的手!其实碰到她的手并非一次两次,但都是无意之举。像这样抓的,还是第一次。教室里最后几个走的同学有幸看见了这一幕,纷纷一副你懂的的笑容离开了教室。两个人僵持在座位上,许岩还在抓着她的手。夏米利眼睛慢慢变红了,眼里含着泪水,不想让它留下来。许岩看着她,“夏米利,可以和解吗?我不考清华北大,我只想要你。”夏米利咬了咬嘴唇,终于抑制不住泪水,转身抱住了许岩,大声的哭了起来,“许岩,你知道吗,那天你对我我发火,晚上我男朋友又告诉我分手,你知道我有多伤心吗?我知道自己脾气不好,你们都宠着我。但会有一天,你们宠的会变成其她的女孩。你发火那天,我以为那一天已经到了,你们都要离开我了,呜呜。你现在告诉我,你喜欢我是真的吗?”许岩轻轻抱着夏米利,“真的,是真的,我喜欢你!永远,一辈子!”夏米利幸福的扑在许岩的怀里,“你不能骗我,不能骗我…”

放假的两天里,两个人的感情突飞猛进,约定大学要去一个城市,永远不分离。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