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初恋的女同学,要嫁人了

96
似舞 Fb2d6892 b656 467f b4c9 bb9cda47cf92
2017.12.29 10:00* 字数 3594

-1-

周四下班时,我买了新鲜的乌鸡、红枣枸杞,炖足一锅鸡汤。

苏雨给我打电话,一起出来吃火锅吧。我说,今天是什么行情,怎么突然就想起约我,是发工资,还是想求我做些什么。

电话的那一端,沉默许久。我想了想,来我家吧,正好喝鸡汤。你小子有口福,冰箱里也有储备,我再炒两个菜。

好,我这就来,他话说完,就把电话给挂了。下班晚高锋,南城这个点车堵得厉害。等我菜都备齐时,他才姗姗来迟。

喝过一碗鸡汤之后,我瞥见,苏雨的眼框盘旋着泪。他说,我难受,就想找个人说说话。你权当听了,当故事写也好。

-2-

那年苏雨十八岁,是个高中生。上了高中之后,像甘蔗一样飞快长个,五官渐渐有了轮廓,成绩也不错。这样的男生,是女生眼里的焦点,每个课间,他都会被很多同学围着,讲题问作业。

班里那么多的女生,他一眼就看中,在人群里笑得没心没肺的若瑶。她眼睛小小的,只有笑起来时,脸上才会有一个浅浅梨涡。

总扎着马尾的她,走路时,马尾辫会随着步伐,左摇右晃,像极张扬的青春。

他给她讲题的时候,总会举一反三,格外有耐心。有时间,还会偷偷给她开小灶。

十月末的一天,秋风萧瑟,空气中满是清冷。苏雨给若瑶讲知识点,讲着讲着,日色渐暮。

偏偏到了停车场,若瑶的单车被扎破轮胎。那个点,学校门口的修车师傅早早关门,苏雨提出送她回家。

若瑶起初还有些不好意思,可日色已晚,只好上车。

他把书包递给若瑶。说:“走吧,不然校门一关,出不去。”她那模样像是害怕,苏雨的技术不过关,一不小心就会把她摔了。

途中有一段上坡路,若瑶忍不住说,“你慢点。”然后手紧紧地拉着,苏雨的校服衣角。

苏雨心里暗爽,风吹拂她的长发,有一股好闻的柠檬香味。

“做我女朋友行不行,行不行,不行我再想想办法。”

苏雨一口气地说完这句话,见若瑶没有反应,放慢车速,停下车。

她下了车,脸蛋红红。手足无措地问,你能再说一遍吗,我听不清。

我说,“你能不能当我女朋友。”苏雨用最大的分贝,吼出口,想让全世界都知道。

若瑶望着天空,憋回感动的泪,给了苏雨一个大大的微笑,说,“好!”

到若瑶家附近,苏雨稳稳停下车。听到若瑶说,明天我要给你带早餐,路上小心。

-3-

他是她的初恋,她是他第一个喜欢的人。

上课的时候,他会时时看着她,不让她轻易分神。还常常在她解不出题时,从书包里拿出六个核桃,“给,补补脑。”

常常粘在一起的两个人,渐渐暧昧的关系,也被学校里的同学知道。

那些喜欢苏雨的女生扎堆说若瑶的坏话,她长得也没有多好看,成绩一般。怎么就和苏雨在一起了,不会是用了什么手段吧。渐渐地,嘲讽的眼光,以讹传讹的言论,越来越不堪入耳。

那天早上,若瑶拿着保温杯去倒开水。两个女生把她拦了下来,指着她的额头,

“你就是3班的若瑶,也不怎么样吗。瞧这小眼睛,好像一条缝,到底是用了什么法子,和苏雨在一起,跟姐说说呗。”

若瑶被她们逼得连连后退,直到无路可走。背抵在墙根,而那个女生,仍趾高气扬。

“你们在干什么?”苏雨见若瑶许久没回,出来找她,正好看到了这一幕。

两个女生看到苏雨出现,灰溜溜地离开。而若瑶被吓坏,泪连成线,一直落个不停。

苏雨把她抱在怀里,“别怕,有我在,我不会再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苏雨去找那两个女生,谈了许久。第二天,她们给若瑶道歉。她不安的心渐渐被苏雨所安抚,他给她的是足以安心的力量。

虽然偶尔还会有同学对她投以别样的眼光,但后来再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事情。

时间过得很快,他们就也走过高中的生活,到了大学

-4-

分别的前一天,他们约在一个风景区。人潮拥挤的街头,苏雨为打消若瑶的顾虑,故作正经地说了一个方法。

向两个方向走,如果一个半小时内两人能够碰到,兜兜转转就还会在一起。若瑶觉得幼稚,却拗不过苏雨。

若瑶不知道的是,她一走,苏雨就跟在她的身后。她在七彩花圃里流连忘返,她在人群里左顾右盼,这一切他都看在眼里。

而他只为时间一到,倾尽所有给她一个拥抱。

异地恋的生活,只有经历过的人才懂得其中的滋味。

明明有男朋友却好像是在,自己的世界里披荆斩棘。

大一的时候,若瑶不习惯北方干冷天气,常常感冒刚好,又是发烧。最严重的一次,打了一个星期的吊瓶。

她瞒着没有跟苏雨说,苏雨还觉得最近她怎么那么忙,老是没有回复信息。

直到她的室友接了他的电话,不小心说漏嘴。他才知道,她在学校里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

他为尽快赶到若瑶的城市,买了清晨的站票,站了一天赶到若瑶的宿舍楼下。在若瑶学校门口,他见到她,不过三个月没见,她就比来时瘦了一圈。

她问他,“你怎么来了,怎么来的,累坏了吧,是不是还没吃饭。”

她一口气问了许多个问题,而苏雨紧紧地把她抱在怀里,太多的心疼让他只想先好好抱抱她。

“你怎么就没有对自己好一点,是我没有照顾好你。”

苏雨请了一个多星期的假,陪在若瑶的身边,直到她慢慢地好起来,才依依不舍地离开,那几天,他数不清自己说了多少句,以后不许再瞒我。

-5-

两个一开始不懂爱情的人,在一起好多年,经历了高中,走过大学的时光。

她的姐妹都知道,她有一个男朋友。

他的兄弟都知道,他有一个女朋友。

所有人都笃定,他们以后会结婚。早早地就调侃过,以后他们的婚礼,就是老同学的聚会。

毕业之后,他们租了一间小房子,很小很小。

但是让若瑶最开心是有一个小厨房,每天周末有时间,她就会煲汤,苏雨最爱喝鸡汤。屋子装扮得很温馨,精心设计的合照墙有他们所有的美好回忆。物件摆设,也都是两个人一起去挑的。

可生活,还是渐渐让他们走向了两个相反的方向。

苏雨的专业本身就冷门,找工作的时候处处碰壁。不是这个条件不行,就是那个硬性标准不够,在招聘市场里像一条找不到方向的鱼。

好不容易找到的工作,还因为跟上司意见相左,在试用期快到时没有转正。他一开始还能够调侃自己千里马没有遇到伯乐,后来愁眉不展,日渐消沉。

若瑶找了一份会计助理的工作,在事务所里,每天忙得焦头烂额,工作内容繁多,也会被各种差遣。

她常常加班到深夜,回家倒头就睡,没有其他任何精力再去找其他的事,第二天一早就又得匆匆赶到公司。

苏雨想说说,自己心里的烦闷,却始终都没有机会,跟若瑶聊过。

-6-

住在一起之后,第一次矛盾的爆发,是在深夜若瑶加班时,她的同事送她回家。

苏雨站在阳台看到,若瑶打开副驾驶车门后,另一边的男人也走了下来,递给若瑶一份宵夜。

两人挥手道别,若瑶上楼,男生还一直站在原地,许久都没有离开。他有很强烈的感觉,男人对她该是有意思的。

上了楼之后,苏雨跟若瑶说话,她可能是累了。随口的回复,苏雨却觉得若瑶在敷衍。

他的眼睛布满血丝,双手一挥,把桌上的宵夜扔到地上,发了一通脾气。

“谁送你回家的,谁给你买的宵夜。”尽乎咆哮的语气,连地板都要震上一震。

若瑶从来没有见过苏雨这样子,手里的毛巾掉在地上,也没有拾起。

直到他安静下来,她才地走到他的身后,抱住他。

“就是一个同事,普遍同事,他送了很多个人回家,给每个人都买宵夜。你别这样,好不好”

苏雨转身把若瑶抱在怀里,不停地说着对不起,说

“我知道自己很没用,连工作都找不到,在毕业了之后,没有带你在外面吃过饭,总是省吃俭用,没有给你很好的生活。”

-7-

苏雨拼了命的找工作,努力。以为,自己一定可以给若瑶很好的未来。

可林妈妈的到来,还是让苏雨的梦想幻灭了。

从林妈妈进小房子的那一刻起,她紧蹙的眉毛就没有舒展开过。卫生间太小了,冰箱里只有几包冷冻食品,怎么阳台连个晾衣服的地方都没有。说了不下十遍的,若瑶,你到底过的是什么日子。

黄昏时分,太阳早已西沉,若瑶还在加班,家里只有林妈妈和苏雨两个人。

林妈妈坐在椅子上,语重心长地说,

“你觉得你能给若瑶很好的生活吗,就你们现在这样的日子?还是别了,你们不适合。从小,若瑶是被我们捧在手心里的,我也不会让她嫁到农村。”

“你还是主动提出分手吧,好聚好散。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只要让若瑶跟我回家,别让我出手。”

那天晚上,苏雨一个人坐在冰凉的地板上。看着时钟转了一圈一圈,手脚渐渐麻木,头痛欲裂。

苏雨知道,自己可能给不了若瑶好的生活,是不是一定要就此分手。

他想,那就演一出戏,让若瑶对自己死心。

他找了一个朋友的朋友,在若瑶下班经过的街,拥吻。

事情的发展也如苏雨的预期,若瑶扇了他一巴掌。他说,对不起,我爱上别人了。

当天晚上,若瑶就收拾自己的东西搬了出去。

至此三年,不再联系。

-8-

故事,说到这,苏雨已经哭得泪如满面。

他说,她要嫁人了,我在她的微博上刷到,她拍摄婚纱照的自拍。一席白纱,妆容精致,那个男人得多幸福,能够娶到那么好的姑娘。

他还说,如果我们没有分手,现在是不是早就结婚了。度蜜月也按当初计划的一样,去泸沽湖。我们也许会吵架,但我一定会让着她。

然后又自言又语,像是喝醉酒,把心里不曾说出口的话,都道尽。

她要嫁人了,我初恋的女同学要嫁人了,我祝她幸福,永远幸福。

消耗所有力气的苏雨,趴在桌上,看起来那么颓废。

如果爱情的大多数都会败给现实。

那有人倔强放手,有人酒后失态,有人深夜思念绵延。

再喝一碗鸡汤,少喝点酒。

故事已经说完,没有圆满。

【无戒365天极限挑战日更训练营第50天】

浮生许梦,涟漪而翩
浮生许梦,涟漪而翩
15.7万字 · 19.2万阅读 · 632人关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