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二

     近日身体不适,感冒,嗓子疼了一周没见好,查血,必须要输液了,下午提前去了社区医院,输液室还没开始工作,在医院遛达,看到有中医专家坐诊,于是决定看看中医,调理一下,治未病吗不是。遂挂号,专家诊室里有两位医生,一位算是中青年,一位老同志,俩人并排坐在桌子后面,桌子上有一台电脑,我很以为然的坐在了老专家旁边,等着老专家给号脉,谁知中青年开始发问,怎么不好啊,有啥症状啊,大便怎么样啊,一边敲打键盘在电脑上输入,我在回答时,一边插空看向老专家,但专家不看我啊,后来看我实在是蒙圈了,专家指了指放在桌子上的手枕,我的心终于踏实了,专家诊脉时,中青年一直在敲键盘,专家诊完脉,我还想着能给我下个结论呢,结果啥话没有,只是看着电脑屏幕,我忍不住问了一句,您看我这啥问题,“肺火,室内外温差大造成的”,这时打印机出单子了,中青年递给我说,先拿药吃吧,等感冒好了,可以再来看一下。我一看单子,差不多二十种中草药了,费用八百多,我在内心爆了粗口,这是什么看病的方法,您就是学习,是不是也应该给我把把脉啊,专家你就是这样带徒弟吗?中医都毁在你们手里了!傻子才去抓药呢,出门把单子撕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