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姑娘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东市的老街里住着两个姑娘,一个住在街头,一个住在街尾。

两个姑娘年纪差不多大,美貌亦是各有千秋,不相上下;就连各自身处的境遇也差不离。

住在街头的姑娘,年方十六,家中只剩下一个花甲之年的祖母和一个整日不着家的兄长。

住在街尾的姑娘上个月刚满了十五岁,小小年纪已经是孤家寡人,家中仅剩下她自己。

街尾的小姑娘以做绒花卖绣品为生。小姑娘心灵手巧,做出的绒花与真花一般惟妙惟肖,戴在发髻上趁的人比花还娇,绣在帕子上的黄莺似乎随时都能飞走。

小姑娘白日里在家做花绣花,趁傍晚天色还亮时提着篮子去苏州河畔的各大画舫沿路兜售,每日都早出早归。

可毕竟是如花年纪的小姑娘,独身一人,怎会不受恶人欺负,又怎会不遭不轨之人的觊觎。只是如今却没什么人敢惦记她。

曾有人想拉她上画舫,小姑娘拼命挣扎,一脚定乾坤,趁着那人疼的弓着身子直不起腰时,一把将那人推到了苏州河里。

也有人去家门口闹事,小姑娘拿着一把镰刀冲出来,拿出誓要与那人同归于尽的气势,生生将那泼皮吓的尿遁而逃。

如此几次三番下来,整个东城的人便都晓得了,这个看起来娇娇小小的小姑娘,实在野蛮凶悍。且如今越来越不修边幅,整日里头发乱糟糟,脸上总有擦不干净的锅灰,一个原本花朵儿般的小姑娘如今跟个脏兮兮的小刺猬一般,看谁都一副要炸毛的样子。

不好惹啊不好惹,这是不要命的野家子啊,这小姑娘不好不好,不如老街头的小姑娘温柔可爱。

于是,人们把目光转向街头的姑娘,见这姑娘虽比那街尾的小姑娘年长一岁,但是整个人柔柔弱弱,一双美目时常窝着两洼眼泪,楚楚可怜,眉眼动人。

看着姑娘这个样子,谁也不忍心去欺负她,但这世上也不是人人皆善,总有那泼皮无赖想欺负欺负这孤儿寡祖。

然而姑娘的祖母虽然年纪大,身体却好,性子更不是任人欺负的,拎着一根烧火棍出来见人就打,生龙活虎。

姑娘则惊惧不已的站在一旁,泪眼盈盈往四周投去无助求救的眼神,便总有不忍之士大吼一声站出来,有一人就有二人,人多了,那泼皮自是不敢再撒野。

街头的姑娘被祖母保护的很好。姑娘祖母每日里上街卖香粉,姑娘每日中午都会拐着篮子给祖母送午饭。

偶尔也会正遇上出来买完绒布归家的小姑娘,两人也会笑着聊一会,若姑娘身旁有不安分的眼睛,小姑娘就将绒布放回家里,再跑出来亲自送她过去。

这天小姑娘亦是早早的卖完绒花,因白天多做了些花,晚上便多串了一段路,回到家时累的倒头便睡。

夜半正睡的香甜时,小姑娘忽然觉得似乎越来越热了,她将被子掀开一些,闭着眼睛继续睡,然而不多时,便听到似有哭喊声远远传来,鼻子里似乎传来一股烧焦的味道。

她猛的睁开眼,果然见到窗外有火光映起。小姑娘立刻跳起来抓住被子便将自己裹了个严实,一鼓作气的冲了出去。

火烧在被子上,燎了她的鬓发,身周的热度灼的她皮肤生疼。她冲出火海,一把将被子扔掉便跑去救人。

天亮的时候,火已经被扑灭了。

街头的姑娘惊的花容失色,哭的是肝肠寸断,叫人好不怜惜。

她坐在祖母的身旁,人人怜她。

街尾的小姑娘此时又惊又怒,看着被火烧毁的房子,心里也宛如被火烧着。

她怒目圆瞪,防备地审视着周围看热闹的人,似是想从中找到那纵火人一般。人们看着她黑乎乎看不清表情的脸,只能看到那两只眼睛瞪来瞪去,只觉得好笑。

她独自站在废墟前,人人笑她。

小姑娘看着人们有正对她指指点点,有正捂嘴发笑,心里突然生出一阵难言的委屈。

她也很害怕啊,她也很无助啊。她只是不能软弱,她独自一人,小小年纪,但凡软弱,必叫人欺的连骨头都不剩。

看热闹的人群渐渐散了,小姑娘仍是直挺挺的站在废墟前,走近看,你会看见,她的身子在微微的发着抖,她的下嘴唇被牙齿狠狠的咬着,不让一丝软弱流露出来。

一颗糖忽然递到她的眼前,她扭头一看,是一个慈眉善目的老者。

她仍是倔强的站着,不说话,也不接过。

老者和蔼的笑道:“原来是害怕了。”

小姑娘眼眶一热,狠狠的闭了闭眼,将眼底的湿润逼退。

老者拉起她的衣袖,将糖放进她的手心,仍是一脸和蔼。

老者告诉她:“强者不畏哭。”

小姑娘憋了一晚上的泪瞬间决堤。

老者又道:“你孤身一人,本就是绝境,还怕什么更糟。如今这房子没了,只当是累赘丢了,若房子还在,人没了,那才是真正的死地。你年纪轻轻,家中无长辈操持,不可能一辈子靠在此卖绒花绣品为生。天大地大,何愁无家,你从来只靠自己,那么无论到哪里都是一样的。”

小姑娘思考了整整三天。

三天后她走出废墟来到街上,方才听说街头的姑娘应了做县太爷的小妾,已于昨日被接走了。

小姑娘拿出时刻藏在身上的钱袋子给自己买了身干净的衣服,去到河边将自己收拾的整整齐齐。

有好事者看到她此刻的样子,惊讶之余,开始试探着热心的为她说媒,城西李员外正有意纳第七房小妾。

小姑娘这次没发脾气,只是默不作声的走自己的路,一直朝着城西走。

她去了衙门。

宫里的尚衣局广收绣娘,她有一技之长,走出死地,便能生而为人。

谁也不知道小姑娘是如何在那深宫之中度过那些艰难的日子。

十年后,小姑娘已经是当朝太后身边的一品女官。

某天外出办差的时候,她见到路边有几个孩子在围着一个孩子拳打脚踢。

她命人赶跑了那些打人的孩子,走过去想伸手扶起那个被打的孩子。

那孩子则是倔强的一躲,避开了她伸出的手。她这才看清,这是一个小姑娘,浑身上下脏兮兮,不仔细看都辨不出男女。

她愣了一下,从袖袋里摸出一颗糖递到那小姑娘面前。小姑娘仍是撇开脸,只是微微颤抖的身子泄露了小孩子的情绪。

她忍不住弯了弯嘴角,低下头将糖放在那小姑娘的手里,她想到多年前的那句话。

“强者不畏哭。”

小姑娘一如当年的她,短暂的沉默后是放声大哭。

“你可愿意跟我走?走出死地便是生。”

【感觉这个故事写下去会变成一个循环,哈哈。而且这个故事延展开来,也能是一本励志小说~论女官的养成~本来想给小姑娘写个cp的,但一看已经太长了,就算了,回头专门写吧,而且主要是我觉得,生活不是只有爱情的,我们总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事。多姿多彩才是生活。老写甜甜的爱情也腻歪不是。暖暖的也是很美的。当然,如果你们想看甜甜的爱,就在公众号里留言,我看人多的话我就尽量多写~我好像确实没怎么写哈哈】

p.s.今日素材的出处其实很有趣。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晚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小姑娘 “说吧,这两天去哪儿了。开学第一天,曾阿姨的电话也不接,她都来问我几次了,说让我劝劝你。”我盯着小姑...
    穆晞阅读 162评论 1 4
  • 1、【小姑娘和丁宁】 丁宁可宝贵小姑娘了。身为alpha没有奶水,就请了个乳母,还请了个老佣人专门照顾小姑娘。就这...
    亦然无茶阅读 71评论 0 1
  • 3岁~4岁 今天我在做事情时女儿来打扰我,我递给她一张纸一支笔打发她,她递给我时却让我很意外,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她画...
    璐含阅读 433评论 0 1
  • 一 我和小姑娘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是在她爷爷奶奶的家里。小姑娘穿着一条带有红色条纹...
    晞昕阅读 118评论 1 1
  • 最深的爱,被时光打造成精心的模样,经得起等待。 我是北烈阳,我曾是一名国防军人,今天我要讲的,是我和我的小姑娘的故...
    烈阳北阅读 5,439评论 285 3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