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只猫

  我觉得,年轻的女人像猫——高傲又灵动、干净又妩媚,有得温顺乖巧、有得焦躁多变,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拙见,毕竟我接触过的异性,大多如此。

  我正式交往过三个女朋友,若算上初恋,是三个半,但一厢情愿的恋爱,并不算完整,说出来也是自找可笑,还不如讲讲和我一起相处过的“三只猫”。

  我确信,我遇见的“第一只猫” ,应该是花光了我二十年来积攒的所有运气,我把她比喻成中国传统的狸花猫,不娇贵、不做作,温柔可爱又十分灵性,我和她结识与朋友圈,那时候,我还没有从部队退役,来往都是以书信、社交软件的方式,在等我退役前的半年多光景里,我给她写过十几封书信与情诗,那并不是我第一次满怀爱意的去对一个人,而她却是第一次收到来自远方的“逗猫棒”,她和我分享军营外的世界、带我看军绿迷彩以外的色彩,她跟我聊大学、聊社会、聊文学、聊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小王子》里的玫瑰与飞行员,她是90后女生中的佼佼者,她知性又勇敢、柔弱又坚定,她是一只没爬上过屋顶的猫,并不是她不懂得技巧,而是她知道屋顶风景不属于她,退役后,我便直奔她而去,我没有钱买上好的猫粮与精致的猫窝,那时候,她每天蜷缩在我怀里,吃着鱼骨头,和我在一起,她虽然日渐消瘦,却仍竭力讨好我,我们依偎取暖、彼此共进,但是,我却放弃了她,我当时的生活难以维持,我不忍看她陪着我受苦,我害怕她会死在我成长的路上,于是,在那个阳光明媚的早上,我将她独自扔在了街头,彻底告别了她的余生,和她相比,我的悲伤里,不止有错过,还有罪孽、无奈与悔恨,她至今没有原谅过,我也一直没有放下过,我一直都在自我救赎,直到遇见和她相似的下一位。

  那只加菲猫闯进来的那个晚上,我正在吃晚饭,这个家伙第一次见面便毫不矜持的吃完了我的那份,她的真实洒脱让我觉得眼前一亮,尽管我心里有点害怕重蹈覆辙,但依然把这只小可爱留在了身边,我当时有每天做饭的习惯,所以我们在一起两年多,她被我喂胖了十来斤,她和上一任有很多相同之处,但要比上一任看起来蠢萌得多,这个家伙像儿童动画片里走出来的人物,撒起娇来最要人命,说实话,我并不是一个善于表达爱意与浪漫的男朋友,于是我把物质当成一种媒介,用来传递我心里的温度,所以,我的消费水平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呈直线上升的状态,后来,我和她刚有了谈婚论嫁的念头,便分道扬镳了,她拿出“家里的意思”这个俗套的理由,然后悄无声息的从我的心里搬了出去,我们都没有做错什么,也都没有亏欠彼此什么,现实也好、俗气也罢,感情里本来就有人间烟火的味道,只是我不够努力、不够沉稳而已,于是,我在痛定思痛中,遇到那只热情的银渐层。

  见过银渐层的爱猫人,无不喜爱它冷艳的外面,她和银渐层类似,生得一副可人的皮囊,不过当初见面,我并不觉得她长得怎样好看,随着年纪的增长,我对异性外观的重视程度远远不及当初,那天下午,她约我一起去爬山,或者说,她想跟着我去爬山,自从第二次失恋后,我的心性爱好便有了极大的改变,开始自律养身,我们相识于手游,因为技术不赖,她便一直留在我的微信联系人里,尽管我们在同一座城市,但私下没有任何交集,直到我独身半年多,她才发现我分手了,当然,我并不觉得她对一个没见过面的小哥哥会产生好感,起码我没那么肤浅的喜欢上一个人,爬完山后,天色已晚,她提议是否要去喝酒,我以为她是某个酒吧或者风月场所的托儿,于是一口回绝,过了几日,她又约我去吃饭,我这人最可怜可恨的特点就是不好意思拒绝美女,这一点年轻单身的男人恐怕是通病,我当时还未放下防备,于是便带她吃了个香锅,我觉着,要是个托儿,也该看出我是个没钱、没品的主儿,结果这位大姐竟还邀请我去看私影,这就有点不按套路出招了,我瞅着也不像是条大鱼呀!这么来来回回半个月,我终于得出两个结论 :一、这货要真是托儿,我家里没几个矿怕是摆平不了;二、这姑娘越瞅越带劲。我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是乌龟是王八翻个面就知道了,于是我整了两瓶红酒,做了一桌子菜,把她请到我家里来吃饭,好家伙,根本就是一只流氓兔!两瓶红酒,我只喝了不到一杯就感觉醉醺醺了,人家直接吹瓶,完事之后就躺我床上开始吐泡泡,我哪有这种经验,又是给她擦脸,又是给她换衣服,等她清醒了一些,天色就已经不能留人了,我开玩笑让她留下,结果她就真留下了。

  显然,我和她这段感情的开始便存在着隐患,我和她都没完全摸清彼此的心性便走到了一起,尽管我心里有些许顾忌,但人家都那么诚恳了,我不能做穿裤子不认账的事,我不害怕失去,但怕自己不懂珍惜再次错过,我把所有的、力所能及的一切都给了她,最开始的那半年,我们还经历了一小段异地,最后我辞掉了工作,和她住在一起,找不到活干就专心伺候她,银渐层是你不粘着她、她便粘着你,你粘着她、她便高冷厌恶起来,她开始莫名其妙的发脾气、摔东西,这个时候,我便一言不发坐在沙发上,等她发泄完情绪,然后再去哄她,也许是我哄人的技巧太拙劣,最终也没有满足她的要求,于是她便早早得准备好了下一个归宿,虽然我提早嗅到了那种气息,但我还是不愿意相信自己的直觉,不过后来证实,事情和我想象的如出一辙,听她说,她已经有了别人的孩子,我还是被突然刺了一下,毕竟,她是我唯一见过家长的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做好一切结婚准备的人。

  如今,我能这么轻描淡写的叙说出来,其实心里已经释怀了很多,毕竟时间过得也挺快,这“三只猫”估计也都要结婚了吧,这每一次的失败与破解,对于她们,我没有资格评价,但于我自身,是有很多不足的,有人说年轻人没有钱算不上缺点,但是我觉得没有钱的年轻人是有罪的,罪在没有把重心放在现实生活上、罪在没有把精力放在提升自己上,而我,至今仍然喜欢“猫”,但却不会再养猫,最起码现在以及未来很长一段时间不会,人总得学会点什么、明白点什么,然后才有那个能力让自己在意的东西不再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