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今天大风降温,天地变色。

今年的天气真是反常,春天干旱,到处火灾,开始下雨了,下的是瓢泼大雨和大冰雹。春天的雨难道不是“润物细无声,随风潜入夜”的吗?

几场大雨使得,气温阴冷,农民不能按时播种。

“五一”以后天气回暖,温度又极度飙升,一下从外套过渡到短袖,结果又来一个过山车,气温降到了零度一下。

最早播种的玉米,刚好发芽破土,一场霜冻把农民的辛苦付出,全部抹杀。

随后又是气温的极度攀升,三十度的温度把地面都烤的发热,不到一周又开始回落,然后又是一场霜冻,就这么来来回回的折腾。

真不知道今年的天气到底是怎么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