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升是怎么提款?

字数 3205阅读 17

哑游官网【AG18.NET】经过了几年的沉淀和积累,现阶段已经发展的越来越成熟了,不但拥有自身的核心研发团队,更拥有高质量的宣传推广团队以及在线服务团队。哑游不但拥有人力和团队上的优势,更拥有资本上的优势,在哑游发展的这些年,哑游的财务从来没有出过一次问题。

  但是即便如此,哑游这种体量的平台也逃不过被黑的命运,一些小平台抱着推翻大船自己好过的目的一直在对哑游进行着攻击,三人成虎,一些人就此对哑游有了质疑,为了打破质疑,哑游开展了哑游全球行的活动。

  本次哑游全球行的目的地放在了中国中部的明星城市--河南省省会郑州,郑州是全国重要的铁路、航空、电力、邮政电信主枢纽城市,拥有亚洲作业量最大的货车编组站。郑州航空港区是中国唯一一个国家级航空港经济综合实验区,郑州商品交易所是中国首家期货交易所,郑州也是中国(河南)自由贸易试验区核心组成部分。

  在郑州这样的新兴城市进行宣传推广,不但能够起到好的宣传效果,同样能够证明哑游的实力和合 法合 规性。还等什么?黑  子滚 粗,快来哑游体验顶级在线娱乐快感吧。


废话説的太多,江枫就不想説话了。 

江景云折腾半天,又是摆事实,又是讲道理,不就是想拿捏了他的短处,让他服软吗? 

殊不知很多时候很多事情,其实根本就是没道理可讲的,江枫之所以允许他讲道理,不过是不想让老爷子过于难堪。 

可江景云如此搬弄是非对他百般算计,他就是决定谁的面子都不给了,而且,江景云不是很喜欢玩小手段吗,他倒是要看看,这个耳光下去,江景云还该怎么继续玩下去。 

清脆的耳光响起。 

江景云被打傻了,江家其他的人,则都是懵了。 

有一会,江景云的表情,变得无比狰狞起来,江枫微微一笑,手掌慢慢抬了起来,江景云看着他的右手,脸皮子剧烈的抽动了一下,想发的火,怎么都不敢发出来。 

“还有谁要説话,尽管説。”江枫淡淡説道。 

众人闻言都是有修笑不得,看江枫这架势,谁要是敢多嘴半句,下一个耳光,铁定是落在那人的脸上。 

一时间,众人心思各异,却是谁也不敢轻易开口,便是连江老爷子,在震惊之余,都是对江枫这种无赖手段有diǎn哭笑不得。 

江枫的目光,缓缓扫视过众人一圈,目光所及,和他接触到的人,要么变色,要么低头,江枫缓缓説道:“看来你们是没话要説了,不过我有话要説。” 

説着话,江枫伸手将江黛儿拉到自己身边,轻柔的撩开她额前的一缕碎发,説道:“虽然大家都很熟悉了,但我觉得还是有必要重新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妹妹,她叫江黛儿,我唯一的妹妹,我至亲的人。” 

“我知道你们很多人看我不顺眼,我也知道无法左右你们心中的想法,可有一diǎn,谁要是觉得我碍了你们的眼,不服气的话,尽管来找我江枫的麻烦。今天的事情,只是一个小小的警告,以后还有谁敢动我身边的人,哪怕她只是少了一根头发,我江枫发誓,就算是追到天涯海角,我也必然取他的性命!” 

江枫这话説的很温柔,温柔如普通的拉家常,听在众人耳中,却是使得所有人都心跳加速,头皮发麻。 

这是一个人对整个江家的宣战吗? 

没有人知道是还是不是,可是与不是,此时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所有人,都听进去并记住了江枫这话,被江枫彻底震慑住了。 

直到江枫离开江家,客厅中,依旧是无人吱声,只有急促喘息的声音此起彼伏的响起,赵无暇呆愣的看着江枫离去的背影,又是妒忌又是羡慕,很快迈开脚步追了上去:“少爷,你等等我。” 

江枫最终和赵无暇一起回到了出租屋,江枫没和赵无暇説太多的话,直接朝后院走去。 

赵无暇心中依旧深深震撼着,不为江枫的霸气,而是为江枫的温柔,江枫为江黛儿所説的几句话,虽説是一个哥哥对妹妹的爱护,但在她听来,却是比世界上任何甜言蜜语,都要来的甜蜜动人。之前她开车送江枫过来的路上,好多次想要开口説説话,话到嘴边,却是一句都説不出来。 

这时见江枫没有和自己説话的意思,赵无暇多少有些失落,却还是很快就打起精神去收拾房屋。 

江枫回京了,以江枫和江家那些人的关系,住在江家肯定非常的不方便,如此一来只能住在这里的,她也打算住在这里,有很多时间和江枫相处,一些问题,总会弄明白的。 

江枫回到后院,一如他离开时所料,白果树并未遭受破坏,但江枫还是看出来这里发生的一些变化。 

入冬之后,院子里的杂草,都变得发黄枯萎了,但江枫还是发现,那休黄的杂草,变得稀疏了不少。 

那是人为留下的痕迹,虽然并不起眼,但这并不能逃过江枫的眼睛,这令江枫眉头微微一皱,显然在他离开燕京的这段时间,有人来过这里,只是不知道,这些是赵无暇打理的还是其他的人。 

如果是其他的人,情况就是有diǎn不妙了,因为这地方并不起眼,就算是秦家和李家一直都在明里暗里的对付他,也不会把精力放在这里,那么唯一有可能的,就是岐黄门的人来过了。 

岐黄门的人,精擅医理药理,又都是古武修炼者,肯定是认识白果树的,而如果真的是他们来过的话,他们还打理过了地面的杂草,显然已经得知了白果树的秘密,有鸠占鹊巢的意思。 

虽然没有看到岐黄门的出现,这还是让江枫的感觉不是太好,因为就他之前接触过的岐黄门的人来看,岐黄门有着颇多古怪之处。 

而且他还杀了好几个岐黄门的人,就算岐黄门的人,无法查出他是凶手,仅仅是这棵白果树的存在,就是必然和他再度发生冲突。 

但很快江枫就没再去多想,他这趟之所以会冒着巨大的风险回京,一来是因为到了炼体第四层之后,修炼到了瓶颈,需要借助白果树的灵气进行修炼,二来,则是前来寻找那个神秘唐装老人梁北横所需要寻找的东西,虽然他暂时不知道那东西是什么,可既然和天池天坑都有关联,肯定不是一般的东西,很有可能对他的修炼大有裨益,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自是要千方百计的拿在手中。 

江枫围绕着后院走了一圈,发觉他布置的聚灵阵,并没有被破坏,然后就盘膝在白果树下坐下,静心修炼起来。 

赵无暇忙着清理房间,打扫卫生,又是抽空出去买了一些菜回来,用最快的速度,做了三菜一汤,这一切,她都做的很熟练,熟练中又有着熟悉的味道。 

赵无暇或许自己都没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对,但当江枫坐在餐桌旁,吃着香气腾腾的饭菜的时候,心中却是悄然一暖。 

他这两个多月在外边奔波,历经各种危险,虽説对他而言,并不觉得有多么的辛苦,但能够有人伺候着,吃上一顿可口的饭菜,对他而言,却是有diǎn奢侈。 

他今天刚到燕京,接连奔波于李家和江家,也是有些疲累了,这个时候吃上一顿热气腾腾的饭菜,无疑是一种享受。 

“无暇,辛苦你了。”江枫説道。 

赵无暇微微一愣,脸色有孝热发红,轻声説道:“没关系的,一diǎn小事。” 

江枫笑了笑,説道:“或许对你来説,不过是举手之劳,但对我却有着不一般的意义,而且你今天在江家仗义执言,我怎么都该谢谢你的。而且你即便是我的生活秘书,饮食方面,也并非是你分内之事。” 

赵无暇摇了摇头,脸更红了,犹豫了一下説道:“少爷,你今天和江景云闹的那么僵,以后该怎么处理和江家的关系?” 

怎么处理? 

江枫没有去想,因为想了也没必要,他现在是实力还不够强大,不然也不会有这么多的麻烦。 

等到他实力强大的那一天,他和江家之间,就将不会再有任何矛盾。弱者,总是依附于强者而生存的,如果真有那么一天的话,江家,自然知道该做出什么抉择。 

至于説到江景云,得罪了就得罪了,江枫不会放在心上,且不説他一直怀疑当初从警局释放时的那场车祸和江景云有关,就算是没有,江景云三番五次找茬,也是早就让他极为不爽了。 

江枫没有回答赵无暇的问题,反着问道:“对了,我刚才看后院那边有人去过的痕迹,你是不是来过这里?” 

赵无暇听江枫这么説,知道他不愿意回答自己的问题,心中一阵担忧,説道:“你上次打给我电话,告诉我以后不要再来这里,我就没来过了,是有什么问题吗?” 

岂止是有问题,问题大发了。 

确定赵无暇没来过,来的就只有岐黄门的人了,江枫本还抱有一丝侥幸心理,认为岐黄门的人即便再神通广大,也不可能这么快就查到他头上来。眼下看来,岐黄门的人是真的过来了。 

但这些江枫并没有对赵无暇説,因为这些事情,除了加重赵无暇的心理负担之外,除此之外,别无益处。 

吃了一顿饱饭,江枫继续到白果树下修炼,有了灵气的辅助,他刚才不过一两个小时,就是觉得内气充盈了一diǎn。 

而且既然岐黄门的人来过,他必然不能掉以轻心,一定要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突破到炼体第五层,多一份实力,也就多一份胜算。 

江枫却不知道,关于他和李家之间的冲突,以及他在江家的行为,此时,已然在整个燕京,引起轩然大波! 

在这之前,所有人都只当江枫回京,一定会被灭的连渣滓都不剩下,谁也没有想到,江枫去了一趟李家,弄得李家鸡飞狗跳不説,还惊动了华夏之剑。 

而江枫面对华夏之剑,依旧从容不迫的从李家离开,再加上江枫在江家叫板江景云,如此一系列的大戏,在这个寒冷的冬天,diǎn燃了第一把火。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