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瑟无端五十弦

他坐在那里,嘴角微微含笑,眼眸里的清澈恍若雨后初晴的蓝天!

“锦瑟,快给义山满上酒!”主人一定是看出了你眼里的羞涩,轻声唤道!

“锦瑟!”

你听到他轻轻地重复了一句,望向你,那灿若繁星的眼眸啊,就那样将你吞没!

“老夫最喜欢的一个丫头了,才华不亚于你哦!”主人说着,大笑起来,“来来来,我俩也是好久没见,杯中酒,诉离愁!”

你看到他站起,恭敬地举杯:“恩师之情,义山不敢忘!”

主人抚须点头,又转过身,唤你:“锦瑟,来一曲吧。”

你诺诺地应着,低头退出,取出你的锦瑟,那二十五根弦啊,能将你心里的情绪尽情倾诉吗?

“义山,你知道这丫头为何叫锦瑟吗?就因为她弹得一手好瑟啊!”

他哦了一声,目光转向你,嘴角的笑容如三月的暖阳将这初秋的寒意轻轻笼下!

“不知先生想听什么?”你垂着眉,不敢看他,可他落在你脸上的目光却灼灼着你的心。

“姑娘你随便弹上一曲吧!”他暖暖地笑,谁说他恃才而骄,谁说他不解风情,这样随和温柔,谁又能及!

“你就把平时最拿手的那曲弹来一听!”主人说着,又对他一笑:“义山猜猜锦瑟平日里最喜欢弹哪一曲?”

你看到他摇头,心里不禁叹然,手指拨动,红唇轻吟:“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晓镜但愁云鬓改,夜吟应觉月光寒。蓬山此去无多路,青鸟殷勤为探看。

弦声起,四座无声,弦声落,依然一片寂静。你缓缓站起,朝着他微微行礼,他才似从梦里惊醒,起身鼓掌,你看到他的眼里,有亮光闪闪,你的心不由地生疼,他又想起那个女子了吗?你突然好生羡慕那个从未见过的女子,那个让他写了那么多思念的女子。

“锦瑟,再来一曲吧!来首欢快的!瞧瞧,刚刚大家都被你的弦音给弄得几乎落泪了,幸亏这瑟只有二十五弦啊!”

“老师也是知道这瑟原本不止二十五弦啊!”他向着主人举杯,又似是无意地望向你,“相传舜帝南巡途中逝世,葬于苍梧山,他的妃子痛不欲生,投于湘水自尽,死后变成湘水女神,常常在江边鼓瑟来寄托自己的哀思。湘水女神刚开始鼓的瑟就是五十弦的,音调凄切激越,直透云霄上达天庭,天帝听了竟也悲不可禁,只好命她将瑟改成二十五弦,这样,瑟所传达的深情不至于惊天地泣鬼神了!”

你惊羡地看着他,又低头看身边的瑟,原来,这瑟竟有如此动人的故事。你多想告诉他 ,如果让你遇到爱着的那个人,你也会学湘水女神,把生命融进琴弦里,一根一根倾尽心力去拔动,将一生的思念诉尽!

“锦瑟姑娘,可否为我奏一曲牧之的诗词?”他竟彬彬施礼,眼神里充满渴望!

你知他甚喜杜牧,你多么希望他也能如杜牧一般直爽清晰地将自己的想法表达,你的心里突然闪过一道亮光,你欣喜地发现,原来欠可以轻轻地点他一下,也许他就能明白,你想要什么!

弦轻拔,你望他一眼,柔柔唱道:“华堂今日绮筵开,谁唤分司御史来。偶发狂言惊满坐,三重粉面一时回。”

“锦瑟!”主人喝住了你,你满脸羞惭,恨不能立即钻到地下,弦还在跳动,你的心却已经死寂一片,你竟如此明白地表达着自己的期望,他会如何看你。

“锦瑟姑娘弹得真好,唱得也好。只是老师,我倒真是不知道牧之的这段佳话流传得如此深远,这经锦瑟姑娘一唱,此中滋味便更是有趣了。”他笑着为你打圆场,你感激地望向他,又慌乱地低头,只敢看身旁那把锦瑟。

“锦瑟,来,再帮义山满上一杯吧。”主人是多么地了解你,你那么大胆的提示,你一反常态的娇羞,你近乎痴迷的频频偷视,早已经将你的心思泄露。只是主人不能告诉你,此时的他,正陷在丧妻之痛中,正迷茫在平生之惑里,又如何能像杜枚之一般,为了心仪的女子堂上发言,不管不顾。

“老师,学生也该告辞了。”他一饮而尽,对着主人施礼,又朝向你,“也多谢锦瑟姑娘的琴声,歌声,义山今日大饱耳福。”

你戚戚然回礼,心里却被绝望深填,他不会向主人开口了,此时一别,此生,或许再也不会有相见的那一天了。

“义山,难得我们相聚,难得锦瑟这丫头鼓瑟的情致这么高,不如,你再做上一阙,让锦瑟鼓上一曲,也好做了留念吧。”

你感激地看向主人,又飞快地回书房捧来文房四宝,他走到一旁的书桌,见你铺开的竟是雪白的丝绢,似是一惊,又善意地朝你微微一笑,提起笔来。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你捧着丝绢,轻声地吟着,竟舍不得放下。待你重坐在瑟前,心中早已有了那一曲。琴声乍起,似在追忆他逝去的年华,似在沉吟他仕途的艰辛,你的手指在拔动着,你的眼前却是他的一生在浮现。他爱过的那些女人,他吟过的那些诗词,他乐过的那些佳话,他苦过的那些岁月……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你的歌声在空中旋转,似乎要将这尘世的一切都带走,却终于在一片寂静里戛然而止。

“好,好词,好曲,好歌声。”主人站起来,大声地赞着。他也站起来,对着你微微点头,却什么也没说,只是那微微地一点头,你已然懂得,他知道,你懂他,正如,你知道,他亦是懂你。

他再次向主人告辞,你将已经装裱好的丝绸递于他,他微笑着摇头:“姑娘留着吧,算是义山的一点谢礼。”

那就留着吧,此生,恐是再也无法为他鼓上一瑟,唱上一曲,就让这首《 锦瑟》常伴左右吧,恍如,他清澈如春日的眼眸,他温暖如春风的笑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