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夏天,那片池塘

记忆里,怀念的是儿时的池塘。

老家所在的村子靠近山边,在村子和公路之间,是一片片的池塘,大的有三四个篮球场那么大,小的也有约摸两个篮球场大。

村子的耕地少,没有农田,许多年前,村民们把低洼的地方挖成了池塘,蓄上水养鱼养鸭。这一方方的鱼塘也因地势不同而形状各异,有的四四方方,有的椭圆形,有的弯成了半月形。池塘边长满了杂草杂花,波光粼粼的水面偶有成群结队的鸭子嬉闹而过,近处,倒影着周围的芭蕉树、竹子和水草,一切是那么的宁静,朴实,充满了天然的勃勃生机。

从村子通向公路有很多条路,可几乎每条路都要穿过长长的、窄窄的塘基,小的时候,被大人牵着小心翼翼地走,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掉到池塘里,长大点,就能“忽”地一下跑过去,再大些,甚至能够骑着自行车在上面穿行,这也是池塘边长大的孩子的一项骄傲得的本领。

在农村,最热闹的季节要数夏天了。夏天一到,男孩子们就光着膀子到池塘里游泳,或是练蛙泳,或是憋气潜水,或是从塘基上“扑”的一声钻进水里,一会才从水里露出个头来对着小伙伴呵呵地笑。笑声溅起的水花久久地回荡在池塘里。他们中午游一次,傍晚游一次,恨不得一天都泡在这个天然的冷库里。

那时候,村子里和我同龄的大多是男孩,我母亲认为女孩子是不应该随便到池塘里游泳的。大多的时候,我只能坐在岸边看着他们在池塘里尽情地嬉戏,心里满是羡慕。有一次,我实在想下水玩玩,于是趁母亲外出做工时偷偷地跟小伙伴们去池塘里游泳,我迫不及待地把脑海中练了无数次的动作付诸实践,双手张大是“蛙泳”,双脚用力后蹬来个“狗儿泳”,可是怎么也浮不起来!几次不成功后,我急忙地跑到田基上,模仿着电视里跳水运动员的动作,正当我担心这一跳下去会不会被水呛到或是起不来的时候,突然一个男孩从后面推了我一把,于是就这样掉到水里了,水并不深,被呛了两口水后脚就踮到了地面站起来,现在想起来时既害怕又刺激。潜水我是不敢玩的,只有看的份了。大概半个钟头,大家都上岸了,我赶紧跑回家换衣服,然后把衣服洗了晾在不起眼的地方,避免让母亲发现。那天晚上,我母亲果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我悬着的心也终于放下了,当时真有种逃过一劫的感觉。我瞒着母亲做了一件“坏事”,现在想起来,那也是一件好玩的事。

       村子里有一个池塘是种荷花的,每到初夏,就能看到一片田田的荷叶,偶尔招来几只蜻蜓,让人想起那句“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过一段时间,荷叶就布满了整个池塘,朵朵荷花在荷叶间露出头来,那是“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另一番风景。那时候,没有智能相机不会拍照,也没学过周邦彦的“五月渔郎相忆否?小楫轻舟,梦入芙蓉浦。”不会想象那些唯美的意境,我们就只是觉得荷花漂亮,就喜欢沿着塘基走,去数那一朵朵的荷花,怎么看都不觉得厌。

池塘里池塘里永远有抓不完的鱼、虾、田螺和螃蟹。有时候,经常能看到一个盆子浮在水面,突然地,就从盆子不远的地方钻出了头来,接着往盆里“哗啦”地放一把东西,那是田螺,他在水里摸田螺呢,一般是承包鱼塘的主人或是他的亲戚才可以到鱼塘里摸田螺,我那时是特别羡慕承包鱼塘的人家。我们小孩子最开心的就是“干塘”的日子,每年,鱼塘的主人都要把池塘的水抽干,把大鱼小鱼都抓了,然后对鱼塘进行修补或者消毒。当池塘的水抽完,鱼被抓得差不多的时候,鱼塘就会对大家开放,这个时候谁都可以去鱼塘里抓鱼抓虾、抓田螺、抓螃蟹之类的。这个时候我们提着小桶,踩着淤泥在池塘里寻宝,快活,无拘无束。

还有一种情况我们也是很期待的,那就是下大雨的时候,这时,池塘的水会漫过塘基,鲫鱼,泥鳅和一些叫不上名字的小鱼会顺着水被冲到小溪里,我们就可以沿着小溪去抓鱼,不过这样的时候并不多。

在池塘边,有趣的事情还有很多。路过池塘,总会顺手折上一两根水草在手里玩。不管男孩女孩,都忍不住随手捡起一些瓦片石头,对着水面打水漂,比比谁的更远些,喜欢看着池塘泛起阵阵涟漪,溅起一串串水花,这样一玩就是一个上午。

如今,那一片片的池塘全部都被填埋了,村子进行了统一的规划,原来池塘的地方盖起了一排排整齐的房子,宽阔的道路直接通到房子门前。

只是偶尔会想起小时候的池塘,想起池塘边的那一件件往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