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之少年身患诡异疾病回国养伤,OceanRover归位

这里讲述的是荟玩家签约航海大咖汉桑船长的那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   第一季(11完) -----


几天紧张的补给和维护之后

尊贵的客人终于来了

两位魁梧的大汉

分别是来自大北京的T800

和来自大内蒙的T1000

具体不太多介绍

终结者系列大家都看过的吧?

此次的路线是由公主港出发

横跨苏鲁海

最终抵达希基霍尔

而此次行程的重点

必然就是苏鲁海中央的卡加延群岛

这地方位于大名鼎鼎的图巴塔哈北面100海里

同样拥有一眼望穿几十米海水的能见度

而且基本没有什么人去

从公主刚出发一路向东要走一天时间

所以汉桑和老表起了个大早

天亮还没全亮就驶出了港口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 

头天晚上汉桑分别看了三个不同App的天气预报

一个说第二天是东风

一个说是西风

一个说是南风

结果不出所料

离开港口之后

吹起了正北风

经过一路上的磨合

汉桑和老表已经有了很好的默契

升帆降帆配合越来越好越来越顺畅

然而路途遥远

俩人整了一个通宵

第二天一早终于抵达



众人迫不及待

下锚之后

立刻下水

两位终结者都是自由潜水员

不亦乐乎

汉桑压根并不太明白自由潜

而老表

不太会游泳....

不过这并不影响他俩获得快乐

出水之后钓鱼并放下蟹笼

一个休闲的下午

直到...

“老表?你看咱们船后面的石头 刚刚还没有现在咋越来越多了?”

“不知道,不管他”

早上汉桑是吧OceanRover下锚在一个沙地的陡坡上

因为流向的关系 当时船在深的一面

15米左右看上去万无一失

然而到了傍晚流向变了

导致OceanRover转向了陡坡浅的一面

加上退潮

船尾处原本潜伏在水下的礁石开始逐渐显现出水面

看了眼声纳

2米深

汉桑跳下水去检查

形式不容乐观

有几块凸起的大石头

OceanRover如果再继续移动位置

那必然是要碰上

“咱得换地方”汉桑告诉老表

然后俩人开始苦B拉锚链

毕竟锚机还没修好

之后汉桑把船转移到两个小岛之间

水流急风大不舒服

但好歹够深

在菲律宾开船就是这样

到处是断崖

所以如果你从岸边向海里游

感受到的就是

1米 2米 3米 4米 5米 突然80米...

所以对于帆船下锚来说比较头疼

总是要么太深 要么太浅....

一夜无话 睡的不踏实

一早起床离开

用了一整个白天靠到了陆地

之后没什么特别的 

三天后到了希基霍尔

在那里把两位终结者放下来

说了拜拜

汉桑和王守田依然被发动机所困扰

所以两人决定不做停留 

即刻出发前往宿务北部的卡门船厂

一路平静时不时还有手机信号

两人的风格就是夜里航海不睡觉

又是一个夜航

次日清晨

6点左右

抵达卡门船厂外围

不难看出

进入这船厂是件特别头疼的事情

不但水特别浅

而且路线深入曲折

暗藏杀机

早已进入船厂修船的石波船长曾经反复告诫汉桑

“千万不要自己进来!到湾的外面就先打电话!会出来接!”

然而此时的汉桑

站在旅途终点的大门口

早已迫不及待

满怀自信

按耐不住

决定自己开进船厂

汉桑开始小心翼翼的慢慢进入

并时刻关注声纳

就像菲律宾的大多数地方一样

深度很快从好几十米减到了三米

汉桑开始觉得不太对劲

但是一意孤行

毕竟OceanRover吃水只有一米不到

汉桑减速继续前进

3米 2米 1米 0.7 ....

汉桑大呼不好 这样下去肯定撞啊

在船头瞭望的老表也大喊太浅

汉桑开始倒退

可是只有左边发动机的情况

是倒不了直线的

Oceanrover的轨迹画出一个弧度

然后一声巨响.....

轰!

毫无疑问 船底撞到了

接着

轰轰轰!

接连几下撞击

然后驶离浅水

船没进水 证明船底问题不大

正当汉桑要松口气的时候

发现船的转向不能用了

舵盘怎么也转不动

跳下水检查

果然 

右侧舵变形了

以一个非常扭曲的造型卡在船的侧面

因为两个舵中间有连杆

所以一个卡住了另一个也动不了

也就是说...方向失灵啦..

汉桑骂了句娘

然后让老表从船舱里拿出扳手和钳子

事到如今 只好把右侧舵拆掉了

怀着满满的愤怒

汉桑把舵搞定了

然后老老实实的给石波船长发微信

“我进不去啦...出来接下吧....”

又过了大概半个小时

石波船长开着小艇出现了

自从仙本那一别

也有半年了

再次相聚竟是这般情形

不过汉桑心中还是欢喜

见面之后石波先丢了个香蕉给汉桑

然后问“咋啦?”

“右边发动机傻X了,舵也完蛋了。不过我觉得我还能动”

汉桑就这么开着大船就跟着石波的小艇进了船厂

他的LEO号也在里面

之前倒霉把龙骨给碰了

正在维修

在船厂停好周围密密麻麻绑上绳子

汉桑松了一口气

无论如何

到了终点

再也不会出什么意外

安全了 剩下的就只是缓慢的维修了

不但要修复发动机

还要把在兰卡威遗留下来没时间修的毛病全给搞定

接下来的几个月

OceanRover要在这里安分啦...

这样意味着汉桑的航海冒险也要暂时告一段落

写在最后

后面的故事是这样的 

到了船厂的几日后 老表王守田就回国了 

毕竟他在成都还有个招待所要张罗 

招待所里还有一堆等着吃饭的老表 

所以如果你有路过成都 

不妨替汉桑去瞧瞧老表是否还活着(听说那里可乐管够)

去哪儿网搜索

神经病国际大集团驻成都办事处附属招待所 

然后就是 

老表回国之后的一个月 

汉桑也被一连串特别诡异伤病 

折磨的回国养伤去了

OceanRover依然停在宿务北面卡门的船厂里

维修还在继续 

零件从美国寄来 

时间都是按几周几周来数 

所以进展缓慢

但和你想象的一样 

汉桑和OceanRover的故事还会继续 

记住

你们的船长从不早到也不会晚到 

他总是说到就到

各位晚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这不是小说~ 只是汉桑船长不堪回首的往事。。。 【第一季第一话】 暴风雨夜 马六甲海峡 离岸10海里 风力35节 ...
    荟玩家阅读 348评论 0 2
  • 这里讲述的是荟玩家签约航海大咖汉桑船长的那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 第一季(7) ----- 临近吉隆坡...
    荟玩家阅读 542评论 0 1
  • 诗歌所以吸引人,除了以文字为载体所营造出的意境外,更在于其中含着的韵律。其婉转曲折,其抑扬顿挫,皆由韵律上来。 中...
    言车圈阅读 111评论 0 1
  • 又是一个深夜,经过阿拉木图,刚下过雨,些许微凉,有风吹来,乘坐飞机的眩晕感顿时减轻了不少。 透过机...
    厉小妖阅读 33评论 0 2
  • “我们浪费掉了太多的青春,那是一段如此自以为是、又如此狼狈不堪的青春岁月,有欢笑,也有泪水;有朝气,也有颓废;有甜...
    温不温暖都是心阅读 25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