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金银花飘香的时节

          文/蒙山樵夫


        这几天真的是热浪滚滚,今天是丁酉年后六月初三。这两天天天看天气预报,看到祖国版图橙红色的高温区域在增加。这来自上天的天火天天在炙烤着着大地、山川、河流。户外已经不能滞留了,赶快跑到空调下面,享受一下这清凉,但是心内的燥依然无法退却。忽然想起了家乡的金银花,我泡起了家乡的金银花,那银色的金色的花针漂浮在开水中,那清香飘入鼻翼,渗入肺腑,那是一种久远的舒畅。我有一种故友重逢的感觉,好多年没喝家乡的金银花了,于是,我想到了家乡采摘金银花的时节。



        金银花是我们家乡的特产,跟我们山里的孩子一样,泼泼实实,一点也不娇贵。金银花单墩生长,是多年生的藤本植物。一墩墩的金银花,从不抢占别人的地盘,在自己狭小的领地里,自由生长,自展芳姿。我们家乡山多石多丘陵多,最适宜种植金银花。田边地头、沟沟坎坎,无论肥沃,无论贫瘠,金银花从不挑剔,只要有一点点泥土的依靠,哪怕石头缝里,金银花也都能顽强地生长。


        一眼望去,漫山遍野都是金银花的葱绿。沟沟坡坡岭岭垄垄,金银花一墩墩、一簇簇、一片片生长着。田垄上,沟坡上,甚至山顶上,到处都是赶趟似的,急着要绽开的金银花的花朵。金银花有点像山乡的女孩,很腼腆很羞涩地把花朵藏在浓密的叶子里;花朵都结伴长着,生怕没人伴着寂寞似的,在藤条的叶子里一束束露出自己的芳容。金银花含苞未放时,像小孩子嫩嫩的小手,白中微黄,花蕊被严密得包裹着,养分保存好,没有散失。这时的花朵如同青春少女般,最为金贵。采摘下来,晾晒、贮存,那可就是金银花中的上品。可这时的花朵花期又最为短暂。似待字闺阁的姑娘似的金银花,急于展示自己的芳容,一个晌午就足可以完全绽放。这绽放的花朵,伸展着花蕊,如同舒展纤细纤细的小手,在迎风摆舞。只可惜,太阳曝晒下,嫩嫩的花蕊们,很快就低下了头,散失了水分。这样,美丽的花期很快就过去了。采花人一般也不会待见这开过的花朵。


        在我们老家,每到五月,金银花一开,芳香飘过沟坡、山间,芳菲香遍天涯。这漫山遍野的金银花,能把你醉倒。


        当五月的风吹来,那股来自田野的热浪涌动着,家乡的麦子开始泛黄的时节,就得采摘金银花了。家乡有句农谚:麦子泛黄,花开一晌。采摘金银花是我们家乡的重要农事活动,抢的是时间。


        这个活男女老少都能干,特别适合年轻的姑娘。采花是个细致活,花朵们都藏在叶子里,金银花藤条较矮,需俯下身子一点点采摘。因为山岭沟坡,无法使用机械,所以全是人工一束束摘下。姑娘们细长的手指采摘花子,腰肢纤细,动作很是灵便。手挎着小竹篮子,把带着绿叶的花朵摘放于篮子的时候,绿色的叶子、白中嫩黄的花朵层层叠叠,散发着清香。可是,这又是一件非常辛苦的工作。需要跟时间赛跑,跑在花朵放开之前采摘。太阳曝晒着,人跟花朵一样,也容易蔫。人很难有长力的,所以,采一会就得直直腰,歇歇。为抢时间采摘花子,于是,就把饭菜也带到田间地头。采累了,坐在地垄田埂上,喝一口水,拿出煎饼,放几根咸菜条,再就地拔点野葱,放在煎饼里,很清香很提味,这就是采花人的美餐了。啃几口煎饼就行了,不能吃饱,吃饱就没法下腰干活了。


      看着花朵也是赏心悦目。可是,采起花子来却是非常辛苦。一会沟,一会坡,地势多变,采花的姿势也多变。并且一直俯下身子,下腰采摘,头顶太阳炙烤,脚下热气蒸人,确实是一件辛苦的劳动。

        金银花是家乡盛夏重要的饮品。采摘下来的金银花,需要立即曝晒,边晒就得边把叶子挑出来。晒好的金银花装袋、储存就可以了。金银花很好加工,晒好的金银花,带着太阳和泥土芳香,用最原始的炮制手段,放在铁锅内,需用木头的文火,慢慢烘干,少放点白糖,用木头铲子轻轻翻炒,花瓣稍微有点变色的时候,就可泡茶食用了。《本草纲目》中说,金银花可以清热解毒、祛热败火,消烦去躁,有抗病原微生物等作用,为众多中药的主要配药用材。


        金银花是我们土地贫瘠山乡的主要收入来源。平邑县金银花种植面积占全国60%以上,产花区的村民俗称金银花为“花子”。每到收获金银花的季节,当地老百姓称之为“花子季”。20多年前,家乡产麦区的农村中学校放两周“麦假”,产花区的农村中小学放两周的“花子假”。这假期要在暑假中扣除的,所以,那时的农村教学时间并没受到影响。可是,农家的孩子从小就参加生产劳动,也知道了家长生活的艰难。很多孩子也由此变得懂事了。因此,让孩子们体验一下农村生产的艰苦,对孩子的成长大有好处。平邑金银花最盛极一时的时候,当属2003年“非典”时期,那年的金银花价格达到二三百元一公斤,不少储存金银花的小户,一夜之间暴富。这两年新品种的出现,市场价格也持续低迷,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花农的收益。


        家乡的父老乡亲,世世代代靠这贫瘠土地上顽强生长的金银花而生活着。金银花如同故乡的亲人一般,在那沟沟坎坎的土地上顽强的生存,将终其一生的力量,化为一朵朵一束束淡雅的芳香。那是来自太阳的味道,那是来自土地的芬芳,那是对贫瘠的坚守,那是对土地的永恒之爱。那种洒遍故乡沟沟坎坎的芬芳,时刻在摇动着怦然而动的心旌,牵引着睡里梦里割舍不断的缕缕乡愁。

      写完此文,忽又想起乡人们烈日下采摘金银花的情景。心中感慨,不能释怀,赋诗以抒心怀也。

诗曰:

五月南风起,风催麦泛黄。

山间沟坡上,村姑采花忙。

弯腰俯身去,密叶采金黄。

头顶烈日曝,脚下灼热浪。

汗流湿浃背,弯腰四肢僵。

谁能道辛苦,盛夏一清凉。


                   (草于2015年5月23日23时40分,修改于2017年7月25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一章 1. 张浩天悄悄起床,从枕头下摸出火车票,取下墙上的吉他。弟弟张浩然一翻身坐起来,问他干什么。张浩天紧紧抱...
    文秋陈阅读 55,451评论 122 221
  • 文、图/卜白 对于不吸毒不迷恋烟草酒精也很少进行中药理疗的人,仅仅通过日常的餐点饮食与植物打交道,是很难体会到她们...
    卜白阅读 229评论 4 3
  • 五一那个下午,当我给那些兴奋不已的人们拍完照后,我与孩子马上就出发去摘金银花了。 因为上午回家的路上,我们就看见马...
    西瓜甜甜啦阅读 387评论 17 31
  • 混沌 恐慌 无助 三分堕落 七分难过
    WYqqqqqQ阅读 26评论 0 0
  • 组织内是否曾有这样的情况: 1、会议总以问题开始,通过一个个问题的原因分析去找到解决方法; 2、公司就士气低落的问...
    燕子Joy阅读 171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