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老梦

终南有坟,名不老。客奇之,问何故,言乃淮南翁主媗冢。

长安有歌曰:茔茔蔓草,岁岁不老;风雨如晦,死生为谁。

恰逢七月半,月圆,道家称之为中元节,佛家称之为盂兰节,千门万户焚纸寄哀思。

昔日韩衿与刘媗的故事终成不老一梦,尘世无缘相见,奈何桥上许能携手共度,今夕,盼能相见。

人生终难追不回的往昔,得不到的明日,握不住的今朝,时间的流逝让人感到无力、惋惜、追悔莫及。

耄耋老人,拎两袋纸钱,蹒跚向着落日边。晚霞格外的红,染烧半边天,他祭奠的又是什么,怕是也快忘了吧。

逢年过节,我们都喜欢祭奠与供奉,如今少了祠堂与排位,仿佛也少了很多的寄托。圈地写名,燃纸青烟,少不了的是念叨。

人间繁盛,我们过得不错;

人间多艰,我们还需要你的庇佑;

人世热闹,我们对你仍是想念;

今夕,宜思念。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