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山亭·雪后·忆君

银月将息,春夜梦颓,暗与梅花同坠。

新蕊绽时,鹊在枝头,唤起几重滋味。

乳燕巢飞,忆昨日,镜中相对。

犹醉,看枕上寒云,最难消退。


经意间卷珠帘,有飞雪,无情跑来相缀。

钱镠异梦,刺史失魂,当来道出原委。

此去多年,唯有梦里能相会。

独睡,她把盏、轻摘凤珮。


注:

《宴山亭》词以赵佶词为准,九十九字,前后片各五仄韵!

钱镠异梦:宋徽宗梦钱武肃王讨还两浙旧疆垦,且曰:“以好来朝,何故留我?我当遣第三子居之。”觉而与郑后言之。郑后曰:“妾梦亦然,果何兆也?”;须臾,韦妃报诞子,即高宗也。既三日,徽宗临视,抱膝间甚喜,戏妃曰:“酷似浙脸。”盖妃籍贯开封,而原籍在浙。岂其生固有本,而南渡疆界皆武肃版图,而钱王寿八十一,高宗亦寿八十一,以梦谶之,良不诬。

刺史失魂:(唐)叶法善为其祖有道先生国重作碑,(李)邕从之,文成,请并书,弗许。一夕,梦法善再求书,邕喜而为书,未竟,钟鸣梦觉,至丁字下数点而止。法善刻毕,持墨本往谢。邕惊曰:“始以为梦,乃真耶?”世又称此碑为追魂碑。

二典故以奇梦之意入词!

图片发自简书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