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公子和傅小姐的幸福生活

(一)

周公子在周家排行第五,是周老爷最小的儿子。

周公子小时候说话嗲声嗲气的,像个女孩,很讨人喜欢。其实他一点都不曾娇生惯养,哥哥们比他大很多,他们有自己的玩伴,周公子乖乖地待在母亲身边,时不时地帮母亲择择菜,烧烧火,打打酱油……清贫的日子倒也过得恬淡自在。

周家五公子一天天长大,上高中时他随母亲来到了父亲身边,开始了以校为家的生活。周家太太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嫁到周家后,相继为周家添了五个男丁。周老爷公务在身,常年不在家,周家太太独自一人抚养五个儿子,劳心劳力,落得年纪轻轻就体弱多病,经常头缠帕子,真真像个多病多愁的林妹妹。五公子小小年纪就懂得体恤母亲,在母亲身子不舒服时给她端一杯热茶,盛一碗热饭。到上高中时,五公子大清早起来做好饭,自己吃了后,帮母亲把饭菜热在锅里就去上学了。十几岁的孩子能如此懂事、孝顺,周家太太慈祥的目光落在儿子身上,那目光里有怜惜,有满足,有幸福。

(二)

在周公子上高中的时候,有一个小女孩上初中了,她所在的学校家属楼二楼的最东端就是周公子的家,周公子的父亲就是这所学校的领导,只是这个姓傅的女孩从来不知道而已,她仅仅在全校大会上见过这位清痩却目光炯炯的领导,因为他黑黝黝的脸庞颇具威严,姓傅的女孩很是怕他。

那时,学校有学农实验基地,学生们在老师的带领下种一些农作物。记得上学期种的是红薯,到下学期开学的时候,红薯藤长得蓬蓬勃勃的,有些调皮的学生用手刨开松软的沙土,肥硕的红薯露了出来,使劲儿一拽,一大串胖娃似的红薯就到了手里。傅同学班上一男生刨了红薯后硬要塞给小傅一个,傅小姐还没来得及拒绝,那个男生就已经跑远了。后来,傅同学经过领导办公室的时候,看到那个男生正沮丧地站在那里,满脸的不服气。他偶然抬头看见了傅同学,赶紧气急败坏地说:“你也拿了红薯的,你也应该进来站着!”小傅同学趁领导背对着门口,撒腿就跑了。幸亏没被逮住,否则,这小傅日后怎能成为领导的小儿媳呢?

小傅同学别的事迷糊,学习可是一点都不含糊,是名符其实的学霸,全年级的状元,门门功课学得好,尤其擅长写作、书法。有次学校进行数学、书法、写作比赛,傅同学一举拿下三个一等奖,赢得了三支英雄牌钢笔,全校轰动。你想,这样出类拔萃的学生领导会不知道吗?他肯定在家里夸过傅小姐很多次。因此,周家五公子早闻其大名,只是未得一见。这些事情小傅同学肯定是不知道的,她就像一朵朴素的小野花,兀自在旷野里开放。

(三)

傅同学初中毕业后以优异成绩考上了师范学校,三年后,以优异成绩毕业了。因为这是第一屇初中毕业生考师范的,县教育局特别重视,派专车到学校接人,直接一车拉到教育局,递交档案,集会,聚餐,气氛非常热烈,每个年轻的生命都释放出极大的能量,人人豪情满怀,热血沸腾,磨拳擦掌想干一番大事业。那时师范学校毕业的学生是包分配的。傅小姐没有任何后台,只能由教育局分配,她和同班一女同学被分配到遥远的长乐。离乡背井的,傅小姐心里愁呀。有人建议她去自己镇上的学校问问,生性胆小的傅小姐壮起胆子找到一个李姓支书,据说那个李支书木着一张脸,态度特别冷淡,用不超过十个字的一句话就把傅小姐打发了。年轻单纯的傅小姐怎知世事繁杂,两手空空,仅带着一颗热情的心怎能打动如此领导呀!虽然有点小小的失望,却也在意料之中。走出领导办公室,天空很晴朗,屋外的阳光很明媚,凉风轻拂,第一次找工作惨遭拒绝的那一点失落瞬间被风吹走了。她微扬着头,穿过长长的走廊,正要走下楼去,迎面走上来一位三十多岁的男子,一张招牌式的娃娃脸,瘦而结实的身材。傅小姐定睛细看,原来是自己初中时的数学代课老师。她高兴地打了声招呼,老师热情地邀她去办公室坐坐,她爽快地去了。办公室分里外两间,老师的办公室在里面,外面那间是另外一个男老师的,要进老师的办公室,必须穿过外间。那个男老师也进来了,他很年轻,瘦高个,一口洁白的牙齿,长相清秀,他微微笑着,略显腼腆。老师给他们作了介绍,他讶异地说:“原来你就是那个状元呀!”傅小姐在心里惊呼:“原来他就是领导的小儿子呀!认识领导这么久,却不知领导有个这么斯文秀气的儿子呢!”

(四)

某日,傅小姐上街买东西,在桥上偶遇周公子,其时,周公子骑着一辆飞鸽牌自行车,很帅气。迷糊的傅小姐居然忘记了周公子的姓氏,自然有点难为情,周公子宽厚地自报家门,客气地与傅小姐寒暄了几句。这一天,天蓝水清,无风无雨,周公子可不像许仙那么幸运,没逮着机会给傅小姐送雨伞。

隔了几天,傅小姐在悠长悠长的东街走过,再次偶遇周公子,周公子还是帅气地骑着那辆飞鸽牌自行车,要说有什么不同,那就是前保险杠和后座上各坐着一个非常漂亮的小孩子一一一男一女,女孩大约五、六岁,眉清目秀,小小年纪已隐隐有了大家闺秀的风范。男孩大约三、四岁,大眼睛,白皮肤,像个外国小男孩。见到傅小姐,周公子赶紧用大长腿支地,把“宝马”停下来,跟傅小姐打招呼。傅小姐傻傻地冒冒失失地问:“这是你小孩啊?”这时的周公子肯定在腹诽:“啥眼神啊?我有这么长得着急吗?”他也一定在后悔:“啥时候带俩孩子不好啊?偏偏是这个时候。”周公子羞得脸红红的,尴尬地解释:“这是我大哥的孩子。”完了又补充一句:“我还没结婚呢!”傅小姐赧然。三天后,傅小姐去车站乘车,前往长乐报到,再一次遇到周公子,在天真烂漫的傅小姐眼里,这只是又一次的巧遇罢了,她哪知道这是人家精心导演的呢?倒是同去的女同学看出了端倪:“怕是没那么巧吧?人家肯定是爱上你了,特意来送行的。”傅小姐咯咯笑着说:“我有什么魅力让人家见两面就爱上了?你是不是有经验了?”想不到一惯迷糊的傅小姐也有机智的时候,同学反被绕进去了,急得脸都红了。

(五)

没想到,女同学的感觉是对的。傅小姐去学校报到后,就以极大的热情投入到工作中。在这个远离家乡的地方,在这座小小的木板楼里,傅小姐见到了只比自己小几岁的学生,孩子们挺喜欢这个年轻、充满青春活力的姐姐老师。工作很快上了正轨,唯一不够方便的是没有自来水,要到一里外的地方去挑。傅小姐自小娇生惯养,柔弱的肩膀挑不起十斤重的东西,所以,像洗菜洗衣这些费水的活都搬到井台边去做。

一天,傅大小姐正在井台边洗衣服,一同学拿着封信找来了,收信人是傅小姐,收信人地址写的是常乐,大概是希望快乐常在吧。信封上的字特别方正,尤其是每个字的转折处。俗话说“字如其人”,这个清秀的男孩大概是个特别正直、有原则的人吧。因为这封信,傅小姐被同学狠狠地调侃了一番,脸皮薄的傅小姐脸红得像天边的云彩。同学说如果你不愿意跟他有什么瓜葛,你就把他的信烧了吧。急于撇清关系的傅小姐连信都没拆,就付之一炬,可怜周公子一腔柔情竟遭此辣手,那些带着墨香的文字不知周公子用了多长时间、花了多少心思一笔一画镌刻岀来的,它们都化作一只只美丽的精灵,大概希望能像凤凰一样浴火重生吧。

(六)

傅小姐的心里大概也泛起过涟漪,但是刚刚登上三尺讲台的黄毛丫头事情还是挺多的,哪有闲工夫想这些令人耳热心跳的事情呀。时间,就从指缝间一点一点地溜走,转眼间一个学期过去了。哈哈,辛苦了一个学期的傅小姐终于可以回家度寒假了。回家没几天,傅小姐的同学叫她去家里玩,她惊讶地发现,半年未见的周公子居然出现在那里,他身着米色风衣,迎风而立,潇洒飘逸,绚丽的晚霞是这幅人物画的绝佳背景。他叫出了傅小姐的名字,那么自然,那么柔情蜜意,好像是认识了几十年的老友,亦或是家人。傅小姐有几十秒的恍惚,后来说了些什么,傅小姐已记不清,只记得周公子说要去她家玩。傅小姐一万个不想让周公子去自己家,可潜意识里知道,周公子的决定难以撼动。她说:“你硬要去就今天去,明天就不要去了。”她知道周公子今天是来不及买东西了,纯洁如高山雪莲的傅小姐不愿意接受周公子的任何礼物。

周公子第一次去自己心仪的女孩家,两手空空怎么好意思呢?虽然恨不得插上翅膀飞过去,也只能压抑着那颗狂跳的心。

第二天上午大约十点钟的时候,周公子带着很多贵重礼物上门了。傅小姐穿着件衬衣在洗衣服,周公子含笑怜爱地说:“快去加件衣服,别感冒了!”傅小姐猛然见到周公子,也没给他接东西,羞得撒腿就跑了。傅小姐的父母上山砍树去了,仿佛有心灵感应,他们不久就回来了,热情地接待了周公子。

周公子带来了寻常百姓家不常见的照相机,想在他的相机里留下傅小姐的倩影,可傅小姐不照;周公子要教傅小姐拍照,傅小姐不学。周公子的热情无处释放,百无聊赖的他只好拍些花花草草装饰他青葱的梦。

(七)

新年的第二天,天气转晴,暖阳高照,云开雾散。困在家里几天的周公子急不可耐地想要飞出家门,寻找他的安琪儿。傅小姐一家正忙着招待来拜年的客人,周公子幸运地成为了座上宾。刚坐下吃饭,一个追慕傅小姐很久的男孩也来到了傅小姐家,他悲摧地发现,自己来晚了,有人捷足先登,在这场三个人的游戏中,注定没他什么戏了。

(八)

正月初十,周公子又来了,他想请傅小姐去街上玩,傅小姐从来没跟男孩子出去过,本能地一口回绝了。周公子赶紧去搬救兵一一未来的岳母大人,傅小姐的母亲居然就那么痛快地答应了,傅小姐还是不同意,她母亲让自己的小女儿安安陪姐姐一块儿去。傅小姐不好再拒绝了,最高兴的当然是周公子了。到了街上,周公子给姐妹俩买了甘蔗,姐妹俩想回家了,可是周公子不肯轻易放她们走,要她们跟他回乡下老家。在小石桥,姐妹俩刚转身走,周公子就像一只大鸟,张开翅膀横在路中间,几个回合下来,傅小姐妥协了,大庭广众之下,不是拍电影,这样的戏码也不好过度上演呀。周公子说正月十一(第二天)是他父亲六十大寿,他们兄弟都要回去给父亲祝寿。傅小姐心里暗暗叫苦:本以为去街上逛一逛就回家的,哪知道要去他们家,而且还是老爷子大寿呢?傅小姐可是囊中羞涩呢,这时候回家拿钱也说不出口了,只能到时再说了。

到了车站附近,见到了周公子美丽的大嫂,她个子高挑,热情开朗,能说会道。她正挑着一对小巧精致的皮箩,里面好像装着寿饼一类的东西。她对傅小姐说:“我这个小叔子只是瘦了点,其它方面挺好的。”

大约坐了一个多小时的车,到长安下车后,还见到了一个单瘦的男子,约摸三十多岁,很和蔼的样子,令人一见就觉得亲切。周公子告诉傅小姐:“这是我三哥。”傅小姐羞涩地打了声招呼:“三哥好!”

一行人热热闹闹往前走,大约6、700米后有一条河,傅小姐两姐妹趔趔趄趄地从河中突兀的石头上走过,周公子在一旁接应,还好,没掉进水里。

到了周府前坪,映入眼帘的是一座老式的院落。宽敞的地坪右边,有一个近乎方形的小卖部。穿过地坪,登上四、五级台阶,就到了走廊,然后进了堂屋。从堂屋往左一进卧室及往右两进房子看来新建不久,分上下两层,往左余下的是木制的老房子,共四进,包括厨房、卧室、堂房、书房,跟厨房垂直的左侧,是猪圈、厕所,还有一间单独的小木房。

周老爷和周太太亲自到门口迎接。周老爷是傅小姐上学时的领导,虽时隔经年,周老爷风采依旧,他旁边那位慈祥、瘦弱、端庄的老太太应该就是周公子的母亲了。傅小姐在混乱中胡乱打了招呼,就随着人群进了堂屋。然后有位脸色红润、富富泰泰、说话不急不徐的大姐准备了茶点,这位可亲的大姐就是周公子那位贤淑、勤劳的二嫂。

吃过晚饭后,众人说了些闲话,又认识了周公子的二哥,这位高高大大的哥哥和蔼可亲,脸上总是带着笑容,事事想得周到。二哥二嫂为傅小姐两姊妹准备了洗漱用具。因为一路辛劳,姐妹倆洗洗就早早睡下了。

第二天一大早,周公子就起床了,洗漱完毕,他挑着一对大木桶,去小河边挑水。整个村子还很安静,河面上笼罩着一层白茫茫的雾气,微风摇曳,河边的柳枝轻轻地晃动,见有人来,柳枝上那只白嘴黑尾的小鸟吱的一声飞走了。这水是从岩缝里流出来,然后经过河沙过滤的,当地人叫它滤沙水。因为是第一个来挑水的,水特别清澈,居然还冒着热气,真正的泉水是冬温夏凉的,所以用它来洗东西,一点都不冷。周公子接满两桶水就挑起回家去,百来斤的担子在他肩上就像玩戏法,他用两手抓着绳子,两个桶在他身前身后有节奏地晃悠,一个肩膀累了,轻巧地换一个肩膀挑,满满的一担水连一滴也不洒出来。当他挑着水进入庭院,登上台阶,穿过走廊,走向厨房时,还睡在床上的傅小姐竖着耳朵用心捕捉他的脚步声,声音是那么沉稳,时而近了,远了;又近了,远了……听在傅小姐的耳中,每一步都是一个音符,这些高低起伏的音符组合起来就是一首美妙的乐曲。周公子总共挑了五担水,从小河边往返了十趟,才把厨房里那口大水缸挑满。傅小姐的耳朵一直没有闲着,她闭着眼睛在享受呢!

这一天,周公子家高朋满座,热闹非凡,到处充满欢声笑语,周公子忙得不亦乐乎。即便是这样,细心体贴的周公子在开餐的时候还是抽了个空过来照顾傅小姐,傅小姐心里满满的是感动。

这天还有个特别有意思的事儿。大概十点多的时候,周公子学校的同事都来了,其中有一个漂亮的女孩很爱周公子,爱得大胆,爱得热烈。平时有空就自带瓜子、甘蔗去周公子办公室跟他聊天,那真叫个“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周父寿诞是个极好的机会,痴情的女孩岂肯错过。他们学校一知情的男老师唯恐天下不乱,在同事群中发布新闻:“周少带两个老婆回来,看他怎么应对?”这场单相思注定是无疾而终。

傅小姐两姊妹被周家盛情挽留下来了,客人们都回去了,家里清静多了,周公子有更多的时间陪伴傅小姐,他经常黏在傅小姐身边,脉脉含情地看着傅小姐,目光一刻也舍不得移开。傅小姐两姊妹待在小阁楼上,人生地不熟的,这倒是个安静的好去处,只是饱食终日无所事事毕竟过于单调,两姊妹想:如果有几本书看看,该多美啊!傅小姐大着胆子跟周公子说了,周公子出去不到半小时,就提了一袋书回来了,其中有一本武侠杂志《今古传奇》,里面有选自《卧虎藏龙》的《玉娇龙》,傅小姐和她妹妹看得如痴如醉。这袋书陪伴傅小姐两姐妹度过了几天宁静美好的时光。第四天,周公子这位护花使者万般不舍地把两朵姐妹花送回了家。

(九)

自此两人鸿雁传书,用文字编织各种美好。

(十)

第二年,春寒料峭,一场大雪不期而至,连日阴冷,雪未化,渐成冰。加之一同学兼同事调离,傅小姐心情抑郁,突然心生回家的念头。说走就潇洒骑行。可是,骑术不精的傅小姐刚出校门转向公路,就把一个七旬老者撞倒在地。傅小姐心下着慌,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顾不得察看自己受伤的膝盖,赶紧去扶倒地的老者,老人已被同行的朋友搀起来了,他的膝盖和手肘有多处擦伤,傅小姐特别内疚,主动提出带老人去医院检查,老人的朋友态度严厉,生怕傅小姐跑了似的。傅小姐诚恳而又惶恐地拉着老人的手,说:“爷爷,我带您去医院吧。”可是老人说出的一番话让傅小姐感动不已,一辈子都铭记在心。他说:“孩子,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我儿子也是开车的,谁希望他开车撞人呢?你放心地去吧,不要有心理负担,我这点伤不要紧,就当替我开车的儿子积点福吧。”一个素昧平生的老人以他博大的胸怀温暖了一个异乡姑娘的心,傅小姐顿觉冰雪消融,阳光普照,她满怀感激地踏上了回家的征程,不时回头望望,眼里噙着泪花。

这一去,山高路远,公路一边是高耸的峭壁,一边是深不见底的沟壑,幽深阴暗,积雪不化。骑着自行车斗折蛇行,惊险万分,自行车的轮子从冰雪上碾过,很滑,好多次差点连人带车滚下山谷,导致车毁人亡的惨剧。冥冥之中殆有神护吧,居然有惊无险,傅小姐真是福大命大呀。

一路跌跌撞撞,终于到了一处有民房的地方,房子的左侧零乱地堆着些稻草。傅小姐眼睛一亮,在鞋上系上稻草,在冰上也撒上一层稻草,这下安全系数高多了。只是路上鲜有行人,天色越来越暗,在这偏僻的山间小路上数十里走单骑,傅小姐心里特别紧张,四周十分安静,能听到自己咚咚咚的心跳。她很怕从哪个地方突然就窜出来一个坏人,或者跳出来一只野兽,当然,野兽也许并不比人更令人恐惧。为了在天完全暗下来之前逃离这个危险的地方,傅小姐加快了速度,那么寒冷的天气,傅小姐额头上居然热气腾腾。好在这段路程终于到了尽头,后面的路虽然难走,总算一步一滑地到了长安。这时,天空即将拉上黑色大幕,视线已很模糊,长安到梅城还有三十多里,一个小女孩肯定不能前行了。她突然想起周公子的家就在附近,从大公路某个地方往左拐进一条小路,就不远了。可是,到底哪个地方是拐点,她实在记不清了,凭着模糊的记忆和现场地形,傅小姐缓缓前行,可还是走过了。发现不对劲,傅小姐只好又折返,好不容易找到了出口,一路往前,终于在天黑之前来到周公子家门前。只见华灯初上,有着几十户人家的周家湾家家户户升起了袅袅炊烟,鸡栖于埘,鸟儿归巢,整个村庄显得温馨宁静。看着突然出现在面前的傅小姐,周公子的父母先是惊愕,后是惊喜。灶膛里的火还很旺,锅里的饭冒出缕缕清香。周公子的父母把又冷又饿的傅小姐拉到温暖的炉火旁,又给傅小姐端来一杯热气腾腾的绿茶,饭菜也很快端上了桌,精致的小菜,红辣椒香葱炒鸡蛋,软软糯糯的白米饭,傅小姐不由胃口大开,在两位只见过一面的慈祥老人面前,傅小姐不顾淑女形象,狼吞虎咽,两碗米饭很快就下肚了,她抬起头看着两位老人,不好意思地笑了。

就在傅小姐大快朵颐的时候,周老爷抽空给他的小儿子打了电话。周公子刚吃过晚饭,正和同事侃大山,接到电话后,那个激动、兴奋呀,那位同事被莫名其妙地晾在那里。他不知从哪找来一盏矿灯,绑在那辆飞鸽自行车的龙头上,一路飞奔,逢沟过沟,逢水过水,就好像一位战神开着一辆战车,只听耳边风声呼呼,无边的夜幕被矿灯的亮光撕开一角,战神一心想的是早点见到自己的“海伦”。一个多小时后,英雄般的周公子来到了庭院,安静蜷伏的大黄狗突然兴奋地大叫起来,傅小姐噌地站起来,跟在两位老人后面出门迎接伊人,只见他头上戴着帽子,身上落满了雪花,嘴里呼出的气都变成了白雾,傅小姐突然想起刘长卿的《逢雪宿芙蓉山主人》里的两句诗: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

周公子把自行车丢在地坪里,两步跨过台阶,冲上走廊,差点就滑倒了,然后妥妥地站在傅小姐面前,含笑看着她。傅小姐羞得像一头受惊的小鹿,两位老人还在身边呢!

第二天,两人吃过早饭,准备去梅城。周公子把飞鸽让给了傅小姐,自己骑傅小姐的男式载重车。到了十方仑,漫山白雪,树枝上挂满了美丽的冰条儿,精致的救兵粮裹上了冰层,格外艳丽,就像一束束娇艳的花朵,又像一块块晶莹剔透的琥珀。两人把车丢在一边,互相扔起了雪球。娇娇弱弱的傅小姐老被周公子欺负,雪球扔进她的脖子里,冰得她尖叫声声。不堪被动挨打的傅小姐趁周公子转身抓雪球的机会,把雪扔进周公子的脖子里,周公子嗷嗷直叫,老鹰抓小鸡似的把傅小姐抓过来,作势要把雪丢进她的下巴处,傅小姐吓得赶紧举手讨饶。欢乐的笑声把树枝上的雪都震落下来,出来觅食的小鸟也震飞了。

闹够了,两人骑着车上路了。山路凹凸不平,不时有厚厚的一堆雪挡道。傅小姐一不留神就摔倒在雪堆里,就像个雪娃娃,周公子心疼不已。周公子骑着傅小姐的载重自行车,下坡捏刹车的时候才发现车子的刹车不灵,他吓出一身冷汗:“老天保佑,冰天雪地地骑着一辆刹车失灵的自行车走那么远,没摔下悬崖真是万幸啊!”周公子让傅小姐走在自己前面,用充满爱的目光为傅小姐保驾护航。两人一前一后,说说笑笑,很快就到了梅城。

(十一)

这年暑假,周公子接傅小姐去他们家消暑,傅小姐本不太想去,可也不忍太拂周公子意,只好勉为其难地跟着去了。

也不知怎么回事,傅小姐就感冒了,咳嗽得很厉害,真个是娇喘微微。周公子家在乡下,买药可要到一两里路外的赤脚医生那里呢。幸好二嫂家有小儿感冒冲剂,周公子便拿了几包过来,一次泡了两包,那柠檬黄的液体特别清亮,就像柠檬汁。傅小姐一向讨厌喝药,周公子拿了个小勺,先自己尝了一小口,然后温柔地对傅小姐说:“一点都不苦,就像喝糖水一样,不信你试试。”傅小姐还是不想喝,周公子就像哄小孩一样,拿着小勺一勺一勺地喂,傅小姐亮晶晶的眼睛脉脉含情地凝视着周公子,那里面有幸福、甜蜜和感动。

傅小姐家境贫寒,但正应了一句古话:穷人家里养娇儿。傅小姐平时的主要任务就是好好读书,家里的大小活儿母亲都不让她沾手,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傅小姐书是读得极好的,这也是母亲最为得意的地方。

到了周公子家里,傅小姐是最不给人添麻烦的。没事的时候,最喜欢的还是看书,一个人待在小小的书房里,静静的,偷偷地笑,默默地哭,在书海里沉沦。

但是傅小姐还是挺勤快的哟,师母择菜、剥花生、扫地,傅小姐会不声不响地凑上去,主动帮忙做这些事情,𣎴多言,却很细心。师母煮饭、炒菜、煮擂茶,傅小姐坐在墙旮旯里,把干干的柴禾折成一小段一小段,一小把一小把往灶膛里填。灶膛通透,红色的火苗快乐地舔着锅底,发出哔哔剥剥的响声,火光映得傅小姐青春的脸庞红扑扑的,更加光彩照人,她光洁的额头上沁出了细密的汗珠,一缕刘海调皮地沾在脑门前。周公子一见之下,又心疼又爱怜,却又淘气地调侃心爱的姑娘是个称职的“烧火佬”,傅小姐含羞带笑地反驳:“你才是个‘烧火佬’呢!”师母站立一旁,眼睛里和每一条皱纹里都是笑。

喝完热热乎乎的擂茶,吃完可口的饭菜,傅小姐会帮忙收拾盘碟碗筷,还抢着去洗碗,师母可不依了,她说:“你去歇着,别把你的衣服弄脏了。”傅小姐拗不过师母,只好默默地陪在师母身边。

傍晚,傅小姐和周公子各垂一根钓杆,坐在自家池塘前,静静地,生怕惊跑了机灵的鱼儿。就像胡令能的《小儿垂钓》:“蓬头稚子学垂纶,侧坐莓台草映身。路人见问遥招手,怕得鱼惊不应人。”周公子憋不住想说话,傅小姐忙把食指放在嘴边发出“嘘”的声音制止了他。周公子故意说话逗她,傅小姐恼怒地嘟起嘴,放下钓竿,作势要打他,周公子跳起来就跑,傅小姐紧追不舍。闹够了,回到池塘边,提起钓鱼杆,居然有一条贪吃的小鱼上钩了,傅小姐的兴致一下就提起来了,两眼放光,手舞足蹈,尖叫声声。两个年轻人手忙脚乱地把鱼钩取下来,把鱼儿放进小桶里,小鱼欢快地游了起来。后来,又有几条小鱼相继上钩,到晚饭时分,桶里大约有七、八条三寸许的小鱼,哥哥嫂嫂笑话他们:“你们钓了半天,就钓了这么几条小鱼啊?”他们哪里知道,小弟钓的不是鱼,而是情调。

欢乐的日子就像一条潺潺流淌的小溪,平静、婉约、诗意,一个暑假很快就过去了。

(十二)

对于婚姻,傅小姐有自己的看法。她很喜欢舒婷的《致橡树》:我如果爱你,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你有你的铜枝铁干,我有我红硕的花朵。傅小姐跟周公子说:“二十八岁以前不要跟我提结婚的事。”周公子可不这么想,他觉得:既然两情相悦,两棵开花的树就应该紧紧相依,站成可爱的模样。他自作主张,向他的父母提交了口头报告,师母和领导喜不自禁,于是婚姻大事被提上议事日程。周公子按本地传统要订婚、报日,傅小姐一概否定,受过良好教育的新时代女生是不喜欢那些庸俗的繁文缛节的,一切简化,傅小姐还是一如既往地上班。其间抽空买了两件结婚的衣服:一件深棕间土黄的格子上衣,一件浅紫风衣。结婚前两天,刚好是周末,傅小姐才从单位回周公子的单位。未来的公公婆婆和嫂子在忙着什么。这天吃过午饭,周公子和傅小姐一人骑一辆自行车,来到傅小姐的娘家,把傅小姐的嫁妆驮到周公子单位那一间简陋的办公室兼新房里。新房的布置也是极简单的,买来几张红纸,请单位一个会剪纸的女老师剪了一些红双喜和窗花,贴上去也算有了一点喜庆的气氛。

第二天是元旦,新年的第一天,也是结婚的正日子。酒席是在周公子单位的食堂办的。开席的时候,一对新人成了跑堂的,两人亲自给客人端菜。至于上宾,则安排在另一间教室里。吃过酒席,他们就回家了。而这一天,正好是傅小姐父亲的生日。

有人说:女儿的出嫁日是父亲的落寞时。但是这一天,除了失落,也是傅小姐父亲最幸福的日子吧。因为,他的生日,高朋满座;因为,她的女儿很幸福!

也不曾休什么婚假,星期一照常上班。周末牛郎织女梅城相会,成为有家一族。

傅小姐很喜欢沈从文先生的一段话:

“我行过很多地方的桥,

看过许多次数的云,

喝过许多种类的酒,

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

周公子很喜欢钱钟书先生对杨绛女士的一番表白:“遇到你之前,我没想过结婚;遇见你之后,我没想过和别人结婚。”

生命里,一些缱绻,无论素净,还是喧哗,都已经被岁月赋予了清喜的味道。一些闲词,或清新,或淡雅,总会在某个回眸的瞬间,沉醉了流年,婉约了心笺。

此生彼此相许,不离不弃,婚历珍珠 ,依然是少年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