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

      开始读维克多·弗兰克尔的《活出生命的意义》,读这样的书是不是很傻?美国当代十大畅销书啊!第一部是“在集中营的经历”,讲狱头狱霸的。

      说实话,没有看进去。“集中营”这几个字刺激了我脆弱的神经,让我让我若有所思。我们难道不是生活在集中营里吗?

    思想、生活完全要按既定的格式进行,不准有偏移。稍有不慎,大家有的是时间和精力去编排你,你就是个问题成年人。平台会封杀你,社区会隔离你,人人对你侧目而视,你活着就和王小波一样,生前没有一个朋友。就会有很多绰号和标签贴在你身上,让你走到哪里都“闪闪发光”,让你无处可逃。

      麦家的新作《人生海海》里的爷爷讲:“绰号是人脸上的疤,难看。但没绰号,像部队里的小战士,没职务,再好看也是没人看的,没斤量的。”部分地治愈了我。

    我可以生活在世俗中,但是一定要保持思想独立。我的三观是自己选择的,死不悔改。

    我要按自己的兴趣做事,我要对别人有用,我要尊重别人,我要感恩回报,我要放大别人的优点,我要忏悔自己的过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