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我只能喜欢你

96
沐氏流年
2017.01.01 15:02* 字数 7743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一】花开年少

    二零零四年夏,林歆梳着两个小辫子坐在院子里的小木凳上,双手托着脑袋,圆溜溜的眼珠子不停的打转。

  林奶奶正在一旁的水池洗着衣服,看了看小林歆的模样,佯怒道:“小歆,再不吃饭奶奶就把你的饭给小黑吃!”

  林歆这才拿起勺子赶忙吃了起来,她可不想给小黑吃,那只黑狗真是讨厌,给它再多吃的还是冲自己乱吠。

 不一会儿,林歆拿着从凳上站起身,朝林奶奶跑过去,倒置着空碗,两眼巴巴的望着她,问道:“奶奶,吃完饭是不是就可以出去玩了?”

 “是的。”林奶奶笑着点点头。

 林歆一听,踮起脚艰难的把碗放在比自己高出一个头的水池。然后头也不回的朝院子外跑去。

“中午别忘了回来吃饭。”院子里传来林奶奶的叮嘱。

“知道啦”林歆边跑边回应着。

绕到自家院子围墙外的一处屋前,林歆弯着腰,双手撑着膝盖,大口地喘着气,看见大门开了,咧嘴一笑,大步走上前,迎面一个男孩走了出来。

男孩十岁左右,身着白色T恤,天蓝色的七分裤,白皙的皮肤,嘴边噙着温和的笑意,看见林歆,眸子弯了弯,说不出的开心。

林歆插着腰,学着大人的模样说道:“矮子!你也不看看几点了,昨天还说要去我家找我玩的,怎么到头来还是我找你了呢?你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许栎抬起手轻轻朝她头上一敲,没好气的说着:“叫谁矮子呢?你自己可是比我矮着呢。”一边说着,一边还伸出手比划二人的身高。

林歆一把推开许栎,气呼呼的说着:“我今年才六岁,比你矮很正常,可是你都九岁了,竟然还跟我比身高,羞不羞?”

许栎脸一红,弱弱的回了一句:“反正比你高就行了。”

“什么?”林歆问道,刚才许栎说话声音太小,以至于她没听清。

“没什么,去玩吧,我昨天发现了一个好玩的地方,走,我带你去。”许栎神秘兮兮的说着,林歆兴头一来,哪还管得了许栎说了什么,急忙拉着许栎跑着。

许栎高出林歆一个头,这时被林歆揪着衣领跑着,还真是不适应,好不容易才拉住林歆,林歆只好松开手,许栎一边整理衣领,一边无奈的说着:“往哪跑呢?你知道去哪?”

“不知道”林歆摇摇头。

许栎站在原地,看了林歆几眼,叹了口气,伸出手,“走吧,我带你去。”

林歆将手递给许栎,冲他甜甜的叫道:“矮,哦不,栎哥哥。”

“嗯,走吧,我带你去。”说完便牵着林歆朝离家不远处的桥边走去。

林歆站在桥上朝下面看了几眼,有四个桥洞,只有一个洞里有水经过,其他三个洞都覆盖这厚厚的草,旁边还有一堆沙丘。林歆看了眼许栎,又看着沙丘,疑惑的开口:“这有什么好玩的?”

许栎冲她微微一笑,拍拍胸脯,豪气的说着:“跟我来。”说完,便朝桥沿栏杆旁走去。

“你”林歆话还没说完,就见许栎从桥上跳了下去,林歆哪里见过这种事,当即便吓得瘫坐在地上,放声大哭起来。

“小歆,我在这呢,别哭啊,小歆。”桥下传来许栎焦急的声音。

林歆只顾着哭,哪里听得见,许栎从桥下的沙丘里艰难的拔出脚,也顾不上抖落鞋里的沙子,沿着旁边的小路连忙朝桥上跑去,看见林歆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许栎急忙跑上前,双手扶住林歆的肩,摇了摇她,“小歆,是我,我是许栎。”

听见熟悉的声音,林歆这才止住哭声,看着眼前的人确实是许栎,然后又哭了起来,“我要回家,我不要在这!”

“好好好,走,我们回家。”许栎边哄着,边把林歆从地上拽起。

“我要,你背。”林歆止住了哭泣,不过由于刚才哭了太久,还在抽噎着。

“好好好,我背。”说完,便半蹲着身子,等着林歆爬上来。

林歆用手胡乱在脸上摸了一把,然后跳到许栎背上,高兴的喊道:“走喽,回家。”

许栎背着林歆,晃晃悠悠的朝家里的方向走去。

     【二】少年何愁

 后来,许栎上了初中,一周才能回来一次,偶尔回来,却始终躲避着林歆,任凭林歆怎么喊他,也不理睬。

 恰逢周末,许栎归来,林歆来到他家门口,几番张望不见许栎。刚好许栎的姐姐许栩走了出来,看见林歆,笑问:“小歆又来找栎子玩了?”

 “是的,他人呢?”林歆点点头,然后问道。

 “他呀,一个人躲在楼上不知道干什么呢,你自己去楼上找他吧。”许栩朝楼梯口指了指。

 “好吧,那我自己找他好了。”朝许栩道了声谢,便抬走朝楼梯口走去。

 走至楼上,只见许栎坐在书桌前,单手拖着头,另一只手拿着笔不停的打转,一本英语书放在桌上,试卷散落一地,也没察觉到,两眼望向窗外,唇角轻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林歆走上前,一把抢下许栎的笔,拉过旁边的塑料凳坐了下来,两眼直直盯着许栎。

 笔被人抢了,许栎方才回神,转头便看见林歆坐在身旁,期期艾艾的说着:“你,你,你怎么来了?”

 “我我我,我怎么不能来了?你干嘛躲着我?”林歆学着他的语气说着,一边朝他靠近。

许栎身子微微往后倾,脸颊微微泛红,轻轻推开林歆,头转向一侧,“说话就说话嘛,靠这么近干嘛?男女授受不亲。”

林歆一听,立即笑了,“别说你就是因为这个才不敢见我?”

“毕竟我也十三岁了,而你还是十岁,还是小学生,初中生和小学生玩,多丢面子,还有你是女的,要是被我同学看见了,一定会说你是我女朋友的。”许栎一口气把这些话都说完。

林歆听后,目瞪口呆,然后站了起来,生气的说着:“许栎!你我才多大,小学生怎么了?小学生也有长大的一天,说我是你女朋友难道还亏待你了?别人说是就是了么?再说了,我们从小玩到大,你现在来跟我说男女授受不清,不觉得太晚了么?”说完,转头就跑了出去。

许栎连忙丢开手中的书,追了上去,却也只能看见林歆的背影,只好从阳台上伸出脑袋,大喊:“小歆,你别哭了,站在那里别动,我这就下去找你,别动哈。”一边说一边朝楼下跑去。

林歆站在原地,看见许栎跑了过来。许栎站在林歆面前,看见她满脸的泪痕,心中一阵内疚,抬起手想往林歆脸上擦,然后想到了什么,又垂下了手,“小歆,都是我的错,别哭了。”

“许栎,你是不是有喜欢的女孩了?”林歆直直的看着他,不错过他脸上的任何表情。她虽是小学生,有些事不是不懂,同学经常在她面前讨论什么情情爱爱之类的,说初中生有好多谈恋爱的。

“我……”许栎脸刷的一红,不知道是心中的是被人知晓还是因为羞愧,一时之间结结巴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林歆用袖子擦掉眼泪,微微一笑,“许栎,以后我就不再找你了。”说完,便转身离去。

许栎站在原地,看着远去的身影,无奈的叹了口气,到那抹身影消失不见后,方才回去。自那以后,林歆再也没主动找过许栎,即便是二人碰面,也不再打招呼。

岁月无声狂奔,转眼间便已是二零一二年。

“庐州月光洒在心上,月下的你不复当年模样,太多的伤难诉衷肠,叹一句当时只道是寻常……”午间校园广播中正放着许嵩的《庐州月》,林歆躺在草坪上,闭眼细细聆听。许是青春期的少女都如黛玉那般多愁善感,她时常会想,倘若当初不那么轻易的做出决定,她和许栎二人的关系也不会像现在这般尴尬了。分明有一大堆的话想要说,可是真的见到了,却又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点个头,微笑,然后转身走人。

“林歆,该上课了。”远处传来同学的呼唤。

林歆猛的睁开眼,从草坪上站起,拍了拍身上的草屑,转头就看见方梓缘拿着书朝自己跑了过来。

“林歆,等一下物理课,咱们走吧。”方梓缘一把挽住林歆的胳膊,往教室方向走去。

上课铃响后,林歆从课桌里拿出课本,不料就瞥见桌上有张纸条,打开一看,上面赫然写着:

   林歆,做我女朋友吧。

         江文韬

林歆转头望过去,就看见江文韬借着书本的掩护朝自己笑着,像三月春风袭人心头,柔和,美好。这个笑容,竟与自己记忆中的笑容那般相似,便鬼使神差的拿起笔在纸上写了个字——“好”

      【三】何以解忧

下课后,林歆收起课本,抬起脚就想往外走,不料身后有人拉住自己,回头望去,只见江文韬一脸温和的看着自己。

林歆不解,“你拉着我干嘛?”

“你忘了?你现在是我女朋友了。”江文韬好意提醒。

林歆这才记起课堂发生的事,然后勾了勾唇,“那又如何?”

“你应该和我在一起,所以,就算你出去也应该是和我一起出去。”江文韬甩了甩额间的发丝,理所当然的说着。

林歆挑了挑眉,说道:“那我去上厕所你是不是也要一起去?”

“不不不,你自己去吧。前面右拐,别走错了。”江文韬伸手挠了挠后脑勺,尴尬的笑着。

路过高中部,林歆伸长脑袋四处张望,希望能透过人群寻找那抹自己熟悉的身影。

不一会儿,只见一抹挺拔的身影缓缓走过来,看见林歆,很是惊讶:“小歆?”

“许栎,我有男朋友了。”林歆紧紧盯着许栎,这是她近几年来第一次和许栎说话。

许栎听后,身子一僵,眸子不自然的闪了闪,然后笑了笑,问道:“你才多大?就有男朋友了?”

“十五了,不小了。”林歆眸光瞥向别处,淡淡的说着。

“陪我走一段吧,咱们已经好久没有单独说过话了。”许栎叹了口气,伸手指了指田径场,朝林歆说着。

林歆跟在许栎身旁,二人都未开口,林歆低着头,余光不时瞥向身旁的许栎,“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么?”

许栎看着林歆,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转头看向远方,良久,才看着林歆,微微一笑:“放心,我会替你保密。”

林歆只觉眼眶微热,喉咙似乎被什么东西堵住了,竟发不出声音,将头转向一旁,日头西移,将二人的身影拉得很长很长。待情绪平复后,开口道:“谢谢,我先走了。”然后也不再理会许栎,径直跑开了。

许栎的视线紧随着远去的身影,眸中充斥着化不开的忧伤。

“许栎!”

寻声望去,只见同学们走了过来,王贺白看了看远处的身影,然后看向许栎,调笑的说着:“刚刚看见你和你女朋友在这,作为哥们儿便没有上前打扰,怎么了?那姑娘怎么跑了?难道你欺负她了?”

“她不是我女朋友。”许栎开口解释。

“哟哟哟,骗谁呢,就你那眼神,可是骗不了我这个花丛老手的。”李阳学一脸不信。

许栎也不再多做解释,伸出手,一只手勾住一人的脖子,“走吧,吃饭去。”

不知不觉,六月已至,高考来临。

考场外,林歆怀里拿着藿香正气水,矿泉水,面包等着考场里的人出来,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来,大概许栎已经成为她的一个执念了,只要有许栎的地方,她就要去,即便是看一眼也好。

“铃铃铃”考试结束铃声响起,里面的人蜂拥而出,林歆瘦小的身子被挤得四处乱撞,好不容易人群散去后,才往校园内走去,环顾四周,却也没找到熟悉的身影。

“林歆!”

寻声望去,只见许栎站在教学楼的楼梯处朝自己招手。林歆连忙抱紧怀中的东西,朝许栎跑去,脚下不察,别人不知道绊倒了什么,整个人失去了重心,朝地面倒去。

许栎看见林歆倒了下去,大步跑了过来,将她扶起,“怎么样?摔到哪了?”

林歆指了指自己的膝盖,裤子磨破了露出了血肉迷糊的膝盖,痛得咬住双唇,泪水在眼眶中打转,终究还是流了下来。

许栎蹲下身,看着林歆膝盖上的伤,林歆将怀中的东西递给他,颤抖的说着:“给”

许栎现在也不知道是该生气还是感动,接过林歆手中的塑料袋,一把将她拦腰抱起。

林歆一惊,“你做什么?放我下来。”

许栎对她的话置若未闻,林歆不停的晃动着双腿,许栎怒了,语气也没有以往的柔和,“够了!腿不痛么?”

林歆愣愣的看着许栎,无声的流着泪。

许栎见状,柔声安慰“好了好了,不哭了,我错了。”不论发生什么事,只要林歆一流泪,许栎就没辙。

“许栎,听说高三毕业后,有许多男生都向自己喜欢已久的女孩表白了,那么,你,有喜欢的女孩么?”时隔近五年,林歆再一次问道。

“有”许栎看着林歆,郑重的点点头。

林歆不敢再问下去,知道的越多,失去的也就越多。

一路无言,许栎就这么静静的抱着林歆走着。

【四】岁月如歌

 今年暑假对于林歆来说可谓是如流水般飞快。由于之前膝盖受了伤,不能外出,许栎便会带着好吃的来家里看她,跟她讲自己高中时发生的趣事。

 八月下旬,许栎收到了J大的录取通知书,二十七号就要前往学校。

 火车站

 林歆站在停站口,看着许栎,久久不语,许栎也低头看着林歆,沉默不语。

 许栩看着二人,调笑的说着:“你们二人从小一起长大,无话不说,知道你今天要走,小歆缠着我要来送你,如今到了又不说话,难道是我这个电灯泡在这,不好意思开口?那好,我离远一点,你们两个好好说说话。”

 待许栩走远后,许栎深深吸了口气,将林歆搂入怀中,沉声道:“小歆,我走了,好好照顾自己。”

 林歆僵住了,手不知该往何处放。许栎松开林歆,揉了揉林歆的头发,微微一笑,转身上车。林歆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来的,一路上浑浑噩噩,原来形影不离的两人到现在却独余她一人,哪怕是之前和许栎闹矛盾也不曾有这种感受。

 夜里,林歆坐在院子里,看着天幕上的星星,不知在想些什么。

 “小歆,你的QQ有信息。”姐姐的声音传来。

林歆从姐姐那接过手机,打开QQ。

文韬武略:爱妃,朕的爱妃呢?爱妃快出来,你再不出来朕就快要死了。爱妃,你难道忍心看朕这么一个英俊潇洒,玉树临风的好男儿就这么轻易地死去么?爱妃,快点来救救朕。

初歆不改:在呢。

文韬武略:爱妃,你终于来了,朕就知道你会来的,朕就知道你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朕去死的,朕就知道朕当初没有看走眼。

初歆不改:江文韬,我们分手吧。

文韬武略:???为什么?爱妃,你是不是在和朕开玩笑?

初歆不改:我不喜欢你。

文韬武略:爱妃,你不能这么对朕,朕的心都碎了,爱妃你听听。

林歆放下手机,不再理会,任凭铃声不停的响着。

九月一日,开学季来了,林歆背着书包,站在校门口,学校还是那么熟悉,只是那人已经不在了。

“同学们,今天是大家步入高中的第一天,大家先来自我介绍一下,好增进一下同学感情先从……”班主任站在讲台上滔滔不绝的讲着。

林歆拿起手机,打开QQ,点着熟悉的头像。

初歆不改:在么?

栎:嗯,今天不是开学么?

初歆不改:是的,在教室呢。

栎:好好听课,拜拜。

林歆盯着屏幕,不知在想什么,以至于老师叫她几声都没听到。

“这位穿黄色衣服的同学,轮到你了。”老师再一次叫她。

林歆这才站起身,冲老师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后走到讲台上,开口说着:“大家好,我叫林歆。今年十六,我有喜欢的人,但不在学校;我有喜欢的人,但他不知道;我有喜欢的人,但我没早恋。谢谢,我的介绍到此结束。”

台下爆发热烈的掌声,林歆在同学们的眼神的洗礼下回到自己的位置。

 下课后,林歆无聊的趴在桌上,双眼看着窗外的蓝天。这时,班上的同学全往教室外跑去,挤在走廊的栏杆,看着楼下的人,顿时间议论纷纷,好不热闹。林歆也走了出来,只见楼下有个男生,模样长得倒是俊秀,穿着天蓝色的短袖,一手拿着喇叭,另一只手抱着一只白色的玩具熊,目测大概有一米六的样子。身旁的女生都在尖叫,林歆不禁觉得好笑,放眼望去,嘴边的笑容都僵住了,江文韬?怎么是他?

林歆掏出手机,往走廊深处走去,拨动按键,语气中夹杂着几分薄怒:“江文韬,你在做什么?”

很快,耳边传来江文韬的声音:“小林子,我们真的没可能了么?”

“嗯”林歆淡淡道。

好一阵子,耳边都没有江文韬的声音,林歆将手机拿离耳边,刚想挂掉,便听到江文韬低沉的声音传来:“林歆,谢谢你在我这段最青涩的年华里出现,我一直都知道你不喜欢我,可是,我喜欢你啊,就管不了那么多,毕竟瞻前顾后不如痛痛快快的放手一搏,可是,终究还是输了。林歆,再见了。嘟...”

林歆放下手机,看到楼下那个渐渐离去的身影,视线渐渐模糊,那个陪自己跑八百米,排队给自己买早餐,会讲故事逗自己开心人已经没了。对不起,你很好,只是我不喜欢你。

【五】恍如隔世

高中三年平静的过去,林歆报考了J大,并如愿考了进去。

比起一年只能见两次许栎,林歆是不能接受的。

林歆拖着行李箱,呆呆的站在J大校门口,掏出手机,按到通讯录,看着熟悉的号码,却又犹豫不决,叹了口气,把手机放回包里。

“小歆!”

寻声望去,只见许栎朝着她跑了过来,身着白衬衫,下面是九分裤,脸上笑容依旧,林歆看着他,竟觉得回到了儿时,她站在他家门口,找他玩时的情景。

“小歆,我来接你,走吧。”许栎接过林歆手中的行李箱,带着她往校内走去。

“许栎,是不是该叫你学长了?”林歆笑道。

许栎看着林歆,记忆中那个爱哭的女孩如今已长得愈发亭亭玉立了,“你这话说的,小时候不知道是谁一直跟在我屁股后面喊着‘栎哥哥’,现在还想喊学长了,没门!”许栎这话,不知是在对林歆说,还是在对自己说。

林歆唇角笑容一僵,“只能是哥哥么?”

“当然了,对了,小歆,你男朋友呢?”许栎问。

“男朋友?”林歆不明所以。

“对呀,你以前不是和我说过交男朋友了么?”许栎不解。

“早分了,当时还小不懂事,闹着玩的。”林歆淡淡说着。

许栎拎着箱子跨过几级台阶,放下箱子,回过头对林歆说:“现在懂事了?”

“嗯。”林歆点点头,看向许栎,眼神里充满坚定,“我有喜欢的人。”

“哦?谁?”许栎好奇的问。

“以后再告诉你,你已经大四了,怎么样,有女朋友吗?”林歆笑问。

许栎挠了挠头,笑了笑“、女朋友倒是没有,喜欢的女孩倒有。”

林歆微微一下,不再说话。

纵使考进J大,与许栎见面的时间也不长,他忙着毕业论文,忙着各大公司的应聘。

后来,许栎和某个与他专业相对的公司签约,成为实习生,开始了他的实习生涯。

寒假已至,林歆站在火车站,呆呆的望着进站口,始终没等到那个人,看着手中两张被她攥的不成形的火车票,眸光微沉,无奈转身上车。

手机微微震动,打开一看,许栎的短信:“小歆,我还在忙,你先回去,不用等我。”

放下手机,林歆闭上眼靠在坐位后的垫子上,嘴角泛起苦涩的笑容,即便考进了他的学校,离他的位置近了,可似乎二人反而离得更远了。

   【六】初心难付

再后来,许栎毕业了,林歆没再见过他。接连过年也不曾见他回去。

恰逢猴年春节,许栎回来了,林歆站在自家门口,看着许栎,还有他身侧的人。

“小歆,看见那个女孩没有?那个是许栎的女朋友,听说两家都说好了,初七就订婚,

我刚刚看见这姑娘,长得倒是挺标致的。”林奶奶在一旁说着。

林歆手暗暗收紧,喉中一阵苦涩,似乎有什么堵在喉咙,发不出声,疼痛难受。“就订婚?许栎还这么小,怎么就订婚了?”摸了摸眼角,并未湿润,不知从何时起,她已经不再是那个只知道哭泣的林歆了,因为少了那个会安慰她的人。

  “哪里小了,他都24了,刚刚好。”林奶奶不赞同看了眼林歆。

林歆转身走进房门,打开电视,不知该看什么,一个人在那发呆。直至手机震动了好几下,方才回神,点开手机一看,许栎发来几条短信

许栎:小歆,刚刚我看到你了,本来想和你打个招呼,结果转身就没见你人,小歆,有些事,心里知道就行,没必要说出来。因为,不说比说带来的结果更好。其实你我二人都心知肚明,有的事,不需要任何理由,因为我们都知道,那是注定不会有结果的,可是,你我都太清醒了,清醒到让人心疼。小歆,对不起,我只能喜欢你。

林歆捂着嘴,无力的瘫坐在地上,泪水肆意流着,想止住却怎么也止不住。委屈与不甘填满心口,是啊,他们两个人都太清醒了,假如她再愚钝点多好。

过了良久,林歆才停止哭泣,拿起桌上的纸巾,在脸上胡乱擦拭一番,拿起手机,一字一句的打着,然后又删除,又打了一行字,然后又接着删除。终究,没回信息。

林歆靠在桌角,两眼直直的盯着屏幕上许栎发的信息,眸子一弯,嘴角轻扬,“许栎,我喜欢你,可是现在连喜欢也多余了。”

 听说许栎订婚那天很热闹,村里人都去看了,对许栎的未婚妻更是赞不绝口,还有好多好多,不过,再热闹也与林歆无关,那个叫许栎的人,从此以后也就只能是林歆奶奶家的邻居的孩子,仅此而已。

青梅竹马,注定一个另娶,一个他嫁,那些令人艳羡不已的风花雪月,都不过是旁人觉得惋惜故而添上去的罢了。

 后来,林歆选择留校,当了J大的心理学教授,每每总会以各种不同的方式和学生讲述自己的这段感情经历,有人会不解,既然都互相喜欢了,为什么不说?

因为有些人有些事一开始就注定没有结果的,不需要理由,或许会有遗憾与不甘,可是这不就是人生么?

 这世上,我只能喜欢你,仅此而已。

 

            全文完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