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长家里讨说法,实在可怜美阿兰

那时人们皆胆小,

吃亏还怕见晴天。

组长家里讨说法,

实在可怜美阿兰。

今天看著名网红作家蒋坤元老师的《长篇小说|野藕记96》,觉得作家的这种早就存在的对话体风格的小说,写得太好了,很合符不同人物的口吻和心态,写得栩栩如生。

譬如,阿兰毕竟是未婚先孕,那时她被禽兽凌辱,很怕名誉受损,没有拿起那啥律武器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怕丢掉工作,选择隐忍,还稀里糊涂地想嫁给渣男,跟他风雨同舟一辈子,及至发现渣男跟渣女姘居,才幡然醒悟,撞了南墙才回头,决定跟渣男彻底拜拜,因此到这个时候,即便去渣男家里讨说法,她也不想抛头露面。因为那时农村里人言可畏,嚼舌根的唾沫星子都能淹死个人,阿兰在那时没有及时报敬言而落到中止怀孕,再去向渣男禽兽讨说法,她选择不出面是很符合她当时的处境的。而作家刻画的单纯,刚开始时软弱,到最后能坚强起来的阿兰的形象,在当时的农村还是很有代表性的,她们大多吃了哑巴亏,选择默默地擦干眼泪,舔愈自己的伤口,然后才坚强地去走完自己的人生之路。

阿兰的母亲很怜惜自己的女儿,即便女儿中止怀孕了,她也认为是女儿身上掉的一块肉,很是舍不得,但她还是表示要到大队部去找江组长理论理论,她已忘记了不能把女儿未婚先孕的事说出去的话了。

这就引来大力气的话,他否定了阿兰妈的话,表示不能到大队部,一是怕村里人知道阿兰的隐私,二是怕江组长恃强凌弱。可怜的平民百姓啊,他们是多么善良,即便跟坏人作斗争,他们也掂量自己几斤几两,好像不是别人做坏事,倒是自己做坏事了,读到这里,我不禁也为当年的像他们一样胆小怕事的我潸然泪下。那时的人觉悟不高啊,不知道正义在手,拿起那啥律武器捍卫自己的合法权益,还要私下里去找人理论。

不仅如此,而且他们还怕他们报复,还为自己的生计纠结不已地挑选时间,到那些坏人门上去理论,让人不禁心痛不已。但这就是那时的人的真实情况,有好多人在这点上是盲目无知的,或者是为了顾及女儿的名声,迫不得已才这么去做。作家用如椽巨笔,生动形象地描述了像阿兰一家人的真实的生活状况。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