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雨过心晴

简舒撑着伞在马路边四处张望,等待有辆出租车能够出现。下雨天就是这样,不好打车。

刚刚一个同事说有事请假让简舒帮自己录一期节目,简舒想着自己反正一会要工作,顺便帮一下也没什么。

雨哗哗的下着,出租车无影无踪。

简舒在等待的过程中,不由地愣神了。

这时一辆红色的轿车快速驶过,溅起的积水夹杂着泥点,将林雨的裙子溅湿了。

来不及躲避,只有尖叫,尖叫完,就是无尽的懊恼。刚刚出门换的新裙子,就这样被弄脏了。

再抬头,那辆红色轿车已经走远了。

红色轿车,简舒的心里默默念着,同时,她想起一个人。

曾经,也是一个下雨天,被一辆红色轿车溅起的水弄脏了衣裙,只是这辆车的主人懂得下车表示歉意。也是因为他下车表示了歉意,他们才有后来的故事。

一辆出租车缓缓驶来,简舒招了一下手,车停了下来。

“广播电视台”她轻声说道。

车子起步,行驶,车轮压过马路上的雨水,发出响声。

车窗的玻璃因为雨水而变得模糊,一滴一滴的雨水,在玻璃上滑下一道道痕迹。

简舒记忆的洪流,也一道一道涌出视线,透过玻璃,飞向人来人往。

一、旧事1

三年前,简舒还是一名大四实习生。

因为学习的是传媒类专业,所以她被学校安排在了一家电视台实习。

在这种地方的实习生,基本都是哪里需要哪里搬的状态,简舒也不例外。

原则上跟着一个老记者或者编辑主播,作为那个人的实习生来学习实践,而实际上,简舒跟的导师是一名资深记者,平日里很难见一面,所以她就成为了大家的实习生。

每天帮人填写设备领取表,收发摄像带,打水扫地,楼上楼下奔跑。

开始,简舒每天忙的不亦乐乎,因为这样的工作让她感觉到了十足的新鲜和充实。

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家都觉得简舒很好说话,并且许多事情林雨能够认真完成,所以周围同事开始把自己手中的一些不重要的杂事交给简舒去做。

“简舒,帮我去领一下申请表”

“简舒,帮我去银行送个光盘,最近做的宣传片。”

“简舒,有个小新闻我们一起采访吧,回来你写下稿子。”

“简舒……”

简舒每天就在别人的各种“请求”下度过。

这天,简舒完成最后一篇故事新闻稿件,伸懒腰的时候,才发现原来天已经黑了,窗外下起了雨。

手机上的时间已经显示21点了。

看到桌子上的几份节目策划书,她决定把这些材料拿回家完成。这几份策划中,包括两份已经播出过的策划稿件,是让她学习的。有一份是办公室一个中年女人的,她写了框架,让简舒将内容填充进去,还有一份,则是让她单独完成的练习。

带着这些东西,关上门。走廊已经没有人了,忽明忽暗的灯光让简舒有点害怕。想起来一天没有和男朋友魏名联系,拿起手机拨通了号码。但是那头却传来“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

匆匆下楼,简舒再一次拨打魏名的电话,在彩铃几乎要唱完的时候,魏名的电话终于接通了,那头嘈杂吵闹,魏名大声喊着:“喂?怎么了?”

“你说怎么了,一天都没有联系,刚刚给你打电话还不接,你在干吗。”简舒有些不开心。

“我在外面呢,回去给你电话,乖,宝贝。”随后就是电话挂断的声音。简舒还想再说的什么,却没人听了。

魏名回老家去实习了,但每天不是唱歌就是在忙,联系简舒的频率越来越少,简舒主动打过去,都是匆匆几句就挂断了,或者就是说回去联系,然后回去就是杳无音讯。简舒此时的心情真的就不好了。

真的就那么忙?

站在马路边,看着雨水顺着雨伞一滴一滴连成一条线似的往下流,来来往往的车辆匆忙行驶匆忙,基本没有空的出租车。

看着手机上的时间已经显示九点半了,手里的几份策划还没有完成,加上男朋友刚刚的态度,简舒觉得嗓子堵的难受,莫名的烦躁涌上心头。

这时,在简舒没有注意的情况下,一辆红色轿车快速从身边驶过,溅起来的水花,弄脏了简舒的衣服、裙子,因为突如其来,简舒下来一跳,手中的策划书也掉在了地上。

这时候的简舒真的要火了,先是尖叫,然后便是发火的吼叫:“这么没素质啊,没看到有人吗?有病啊你,神经病!”再看到掉在地上沾湿的看起来很恶心的策划书,眼泪在简舒眼睛里打转,人倒霉的时候真是诸事不顺!

简舒一手撑着伞,一手在包里找纸巾,白色的帆布鞋已经被溅的脏了一大片。衣服上也沾满了泥点。策划书也正滴着水。

“没事吧?对不起啊。”有个人站在了简舒面前。

这个人穿着灰色卫衣、牛仔裤,瘦瘦高高的腿很长,样子让简舒想起了圆规。

“没事?没事你看我现在成什么样子了,这个样子叫没事吗?。”简舒对他这样的问法,厌恶十足。

“对不起了,刚刚接了个电话,没看到,所以——”简舒打断了他的话:“所以你就随便开车是吗?”

“我,不是的,对不起。”他还在道歉。

简舒没有说话,拿着面巾纸擦着纸张上的水和衣服上的泥点。

那个人也站着不说话。递过来一张面巾纸。

简舒一下夺了过来,继续擦。

人一倒霉,真是烦躁。烦躁的想骂人,烦躁的想到男朋友都不能陪自己。

“那个,要不……”那人刚准备说话,就听到简舒又一阵尖叫。

原来,忙着捡纸张,擦衣服,才发现在雨水中泡了好一会的手机。简舒从一滩水中用大拇指和食指夹起手机,一滴滴的水从手机上落下。

简舒没有说话,只是盯着手机。四周充满阵阵杀气。

她的目光落在手机上,随着水滴流下。那个人的目光在简舒和手机之间切换,几次想说话,但是无法开口。

手机是魏名送给简舒的生日礼物,用了两年,最近也是问题频频。就像他们最近频频的问题。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起,魏名对于简舒便没那么热情,没那么迁就,尤其这学期一实习,简舒总是有股不安的感觉。而魏名总是说简舒想多了,实习忙呀,还有都几年感情了,没有热情有习惯等等。

简舒终于动了,拿着手中的纸团擦了下手机上的水,放进包里,没有说话,转身走了。

因为她真的无语了。

雨中,简舒的身影越来越远。她也未曾想过再会见面。

二、旧事2

但有时候,缘分事件很神奇的东西。

第二次见面,是在简舒去S市找魏名的时候,简舒心事重重,靠在窗户上看着窗外发呆。

“你好,小姐,这是我的位置。”一个礼貌的声音响起来,但是简舒一时并没有反映过来,于是那个人又叫了叫,简舒才反应过来,起身,才发现是圆规。两个人几乎是同时喊出来:“是你!”

想起上次事件,简舒心里就不舒服了,她板着脸,说,“我怎么坐了你的座位了?”

“你看我就是9号。”圆规拿出票让简舒看,简舒看了看票,再看看座位上的号,果然圆规是9号,自己是10号,只不过,9号靠近窗户。

“我要坐窗户边。”简舒理直气壮的对圆规说。

“为什么啊。”

“因为我心情不好!圆规!”说完简舒就坐下了,圆规犹豫了一会,就坐下了。良久,他突然问:“圆规是谁?”

这一问,简舒突然“噗嗤”一声笑了。

圆规莫名其妙的看着简舒。

“圆规就是你啊,哈哈。”简舒突然觉得很好笑。

圆规此时表情僵住了,两只眼睛瞪的大大的,满脸不可思议。

“我告诉你啊,我不叫圆规,我叫方同宇!”

“圆规圆规圆规圆规。”简舒不理他,自己便叫着“圆规”自娱自乐。

方同宇终于懒得计较了,便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简舒看方同宇没反应了,叹了口气,继续看着窗外。

还不是因为魏名,才这样烦心。

是的,当时在手机掉水里后,就坏掉了。

回去后,简舒想,正好借此机会冷一冷魏名吧,看他几天联系不到自己,会不会着急。

三天后,她买回来了新手机,将坏掉的装起来。打开手机,在接下来的一天,简舒时不时会看看电话,会不会有魏名焦急找她的电话或者短信。除了几个同宿舍发来的问实习情况的室友,再没有其他短信。

但是简舒又想,或许,魏名这几天找过自己,但是电话一直不开,所以就等着自己联系他。

于是,拨通了熟悉的号码。

“喂。”电话那头传来懒倦的声音。

“你在睡觉?”简舒问道。

“对呀。你在干吗?”魏名打了个哈欠,问着。

“没干嘛呀。”

“哦”

接下来就是一阵沉默,魏名丝毫没有问起这几天简舒不见的事。还是不甘心,简舒又说话了:“这几天,你都在干嘛?”

“就是工作啦,有时候去远处做节目,还可以吃到那边的农家饭哦,还有,我给你说……”魏名兴奋的为简舒讲着这几天发生的有趣的事情。

看来魏名这几天就没有联系过简舒。他根本没有一句话是关于最近几天简舒关机的事情。

简舒的心突然被刺痛了,魏名句句开心的话,现在好像都是一个讽刺,在讽刺简舒,你看你男朋友,那个曾经一天电话短信不断的男朋友,现在你关机三天竟然不知道,多可笑。放在以前,简舒早就发脾气质问,或者吵闹,但是,这次,简舒突然觉得发不起火,她只是淡淡的说,“是吗?那你继续好好玩。我先吃饭去了。”

挂掉手机,简舒呆呆的坐在床上,她突然想起来手机开机后,收到的同宿舍好友叶秋之发来的短信:“最近和魏名有没有见面?”开始粗略的看了一下,以为是叶秋之关心自己,所以没有多想,现在想起,不禁觉得有些疑问,叶秋之和魏名是一个地方的,会不会是她发现了什么?

一阵彩铃声,叶秋之的电话通了,简舒没有说多余的话,直接问道:“小之,你问我有名没有和魏名在一起,是不有什么事?”

“这个……”叶秋之犹豫了一下,又说道“也没什么,我就是问问。”

叶秋之犹豫了,但是没有说什么,简舒也没有再问,寒暄了几句,就匆匆挂掉电话。

接下来便是心不在焉的工作生活,终于在梦见自己参加魏名婚礼后,她决定,去找魏名所在的城市去找他,没事的话,就当自己想多了,去了再增进下感情,如果有事,早知道对彼此都好。

三、发现真相

“广播电视台到了。”司机一句提醒,将简舒拉回了现实,她交了打车费,撑起伞便跑进去了。

加班的、做节目的同事还挺多,遇到了几个熟悉的打完招呼,简舒便去了广播部。

策划人把节目稿件内容和注意事项给简舒介绍了后就忙着别的去了。

广播里放着音乐,简舒静静的看着节目稿。

窗外雨依旧下着。

“下雨天了,怎么办,我好想你,不敢打给你,我找不到原因……”

广播里传出这首歌,下雨天了,怎么办,我好想你。

“圆规,下雨了,突然想你了。”简舒抬头看着窗外的雨在心中默默念着。

好像和方同宇的好多故事都是在雨中发生。

第三次见面,S市正下着下着倾盆大雨。

当天,正好是魏名的生日。

简舒没有告诉魏名就来到了他实习的单位门口,却看到魏名牵着一个女生走进了附近的一家餐厅,透过窗户,两个人幸福甜蜜的坐在了另外一对情侣的对面,他们开心的聊天,一看就是认识。

简舒提着蛋糕的手在颤抖,她感觉心快跳刀嗓子眼了。窗户里面的人笑的甜蜜,她看到魏名还在女孩额头亲了一下。

终于还是没忍住,简舒冲了进去,魏名和女孩子背对着她,不知道说了什么,魏名还亲昵的在女孩鼻子上挂了一下。大约是觉得身后不对,魏名转过头看到简舒,脸上先是一惊,接着一阵尴尬。

简舒走了过去,指着女孩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魏名一时不知如何回答,只是愣着不说话。

简舒紧紧咬着嘴唇,眼泪强忍着不让流下来,她很想给魏名一耳光,但是她忍住了,将蛋糕丢在地上,就出了餐厅。

结果就是,魏名没有追出来。

而简舒的电话,也是一直安静,没有一条短信,一个电话。

走在马路上自己边哭边走,漫无目的,后来,天空下起了雨,她抬头看着天空,直到雨滴打到眼睛不能睁开,她也没想去躲雨,只是哭泣的走在雨中。

然后就遇到了雨中奔跑的方同宇。他正准备找个地方躲雨,奔跑的时候经过简舒,跑出几步后,发觉好像认识,当他再退回去时,发现简舒在雨中边哭边淋雨。

“喂,你这是干嘛?下这么大雨,还不找个地方躲一躲?”方同宇在雨中大声对简舒说,但是简舒只顾着走,顾着哭,没有理会方同宇。

“你听见没有啊。”方同宇继续喊着,简舒还是没搭理他。

方同宇抬头看看雨这么大,便脱下自己的外套给简舒披上,他心里十分纳闷这个姑娘是傻了吗?

当感到有人为自己披衣服的时候,简舒才缓缓转过脸看着方同宇,雨水泪水在脸上混着流下。

“下这么大雨你干嘛呢?你怎么啦?”方同宇问。

简舒动了动嘴,没说话,突然就抱着方同宇开始放声大哭。

方同宇被简舒弄的不知所措,拉不开简舒的胳膊,自己的手又不知道该放在哪里,只好抬着胳膊喊道:“我说姑娘没你这是干嘛?”简舒没有回答还是继续哭。“这么大的雨,有什么事咱找个地方好好说成不?”对方依旧自己顾着哭。

街上车来车往,躲雨的人们在雨中跑,只有这两个人在雨中站着。

四、我可以做你的军师打击报复那个人渣

在方同宇的劝说下,简舒终于不在雨中“犯傻了”。

宾馆房间内,方同宇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说简舒:“你是不傻呀,这么大的雨就在雨中傻站着,我好心劝你,还被你拖着一起淋雨,害得我现在鼻子发酸,大概是要感冒了。”说完还打了一个喷嚏。

简舒只是面无表情的坐着发呆。

方同宇见简舒没反应,又拿手在她面前晃,还是没反应。

“你再不说话,我可要色狼附体了啊。”方同宇假装坏笑的对简舒说。

“你现在被杀人犯附体我都不怕了。”许久,简舒缓缓说出这句话。

“真不怕啊,那我可来了。”说完,就将手摆出掐人状去假装掐简舒脖子,没想到简舒白了一眼,将方同宇的手拿开,留下一句“幼稚。”就去洗澡了。

“你这个人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啊,没点恐慌的表情,真没意思。”方同宇对着洗澡间的门喊了一句。

后来就是简舒洗完澡,情绪又开始脆弱,她哭着说:“到底什么意思你有个话啊,我就是气不过。”

方同宇自称可以为简舒做军师,简舒便把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你说,会不会是我想多了,那个女的真是他妹妹或者朋友什么的?”简舒问道。

方同宇看着简舒,好像看着外星人,半响他笑了,随后又说:“你脑袋被雨淋坏了?都眼看大学毕业工作的年纪了,还牵着妹妹走在街上?还亲昵的在额头上亲?还勾肩搭背?还有,你都跑出去了,不仅没有追出来,连个电话短信都没有,证明什么?”方同宇一连串的问号,让简舒不知如何回答。

“睡觉!”简舒将被子蒙在脸上。

“那我怎么办啊。”方同宇问。

“沙发地铺或者隔壁自己选择!”

五、你笑起来真的很好看

接下来的两天,便是一段暗无天日的日子。

和许多失恋的人一样,简舒每天不是在哭就是在床上躺着发呆,偶尔小睡一会还总是梦见魏名。方同宇买回来的食物也不吃。

方同宇在隔壁开了一个房间,睡好了就起来逗简舒。

但是简舒一直是要死不活的样子。

“你看看你现在成什么样子了。不就是个人渣吗,你这么折腾自己。”方同宇把面包递给简舒,却被拒绝了。

“我现在不是离不开他,我就是气他的态度,这都几天了,没有短信电话,自己做错事了还不面对。我就是要他一句话。”说完,简舒的眼眶又红了,确实,有时候不是那件事让人多么痛苦,是态度以及带来的后遗症。

“我都知道,来吃点东西,我给你想办法。好吗?”方同宇温柔的说着,又将食物递给简舒,简舒则是慢慢点点头。

“我们要委婉的打击报复。”

“要去给那个女孩泼硫酸吗?还是要去魏名实习单位削他?”简舒突然一阵兴奋,面包屑都喷出来了。

“心理阴暗那你。有我这个军事想办法就行”

不知道方同宇后来用了什么办法将魏名约了出去。

去见魏名的路上,方同宇一直提醒简舒,千万要有骨气,不能哭,也不要上去扇巴掌,而是要淡定的面对他,表现出不屑一顾的表情,而且能不说话就不说话。

坐在桌子对面的魏名面无表情,简舒则是忍着自己的情绪不说话。

后来的结果就是,魏名承认女孩就是自己的女朋友,还说以后毕业时要回S市发展的。简舒很想说一句“我毕业也可以和你来S市发展的啊。”但是方同宇紧紧拉住她的手,不让她说这些卑微的,没有用的话。

“哈哈,太好了。”方同宇一声大笑,让魏名和简舒莫名其妙。

“你走的太是时候了,本来我和简舒害怕伤害了你,一直不敢说我们的事情,现在既然你都承认了,那我们就没什么尴尬了。祝你百年好合,这咖啡我请了。”说完扔下钱,就拉着简舒出去了。

走到拐弯处,简舒狠狠甩开方同宇的手,生气的问道:“你这是干嘛?”

“他那样人渣,这样他还有什么好嚣张的,自己觉得脚踩两只船,却没想到你先行一步,气死他。”

简舒没有说话,转身就走了,方同宇则是跟在后面,两人一前一后走在马路上,路过一家甜品店,简舒停下了脚步,突然,她回头笑着对方同宇说:“为了感谢你,我请你吃冰激凌吧。”

几天的沉默和哭泣后,简舒终于笑了,方同宇看着简舒在夕阳下的笑容,心里一阵暖阳,他也笑了,内心默默说道:“你笑起来,真的很好看。”

六、S市回去后的一些事

在回去的车上,简舒依旧看着窗外,这几天发生的事情让她觉得好像做梦了,而与魏名的往事,每日每时每刻都出现在脑海中,纠缠不已。

“喝点水吧。”方同宇拧开一瓶水递给简舒。

简舒接过水说了声谢谢,又接着说道:“这几天在S市花了你不少钱吧?等我回去了想办法尽快还给你。”

方同宇拒绝了,他说这几天本来就是来S市办事,顺便玩儿几天的,正好简舒请自己演绎了一场戏剧化的电影,不让自己再出钱就是好的了,还哪来还钱一说。

简舒这个时候,才认真打量旁边坐的这个人,不算多英俊的面孔,却让人看着心生温暖,小眼睛却有长长的睫毛。对于他这几日的帮助,她心生感激。

在后面的聊天中,简舒才知道,方同宇和自己竟然是一所学校的,只不过方同宇已经研究生二年级了。

回去之后,简舒便去实习单位辞去工作,在家呆了几天就回学校准备毕业论文。

校园处处是熟悉的景,每个角落都藏满了她和魏名的回忆。

魏名表白的地下广场;

他们经常饭后散步的小路,每次站在熟悉的小路上,简舒仿佛看到自己以前和魏名的身影;

图书馆门口的广场会有魏名带着自己滑旱冰的记忆;

还有那间经常去自习的座位已经坐了新的情侣……

回忆就这样占据着她的脑海,有些感情,充满不舍和回忆,却也回不去了,虽然会去怨恨,可是回忆依旧让人悲凉和怀念。

偶然在学校碰到魏名,便远远躲开。

宿舍人也在感慨,这么要好的情侣,就这么分开了,还没等到毕业各奔东西那一刻。

方同宇有时候会约简舒吃饭聊天,如果遇到魏名,他的手就会紧紧牵住简舒,魏名走远后他也不松开,都是简舒抽开。

有一次简舒着凉发烧,难受的给方同宇发信息,晚上十二点,他从研究生院赶到本科部女生宿舍,将简舒送去医院照顾一夜没睡。

他握着熟睡中她的手,说道:“以后都让我照顾你好不好。”

简舒只是难受的闭着眼,却没有睡着,方同宇的一言一行她都知道。

可是,以前,也是在某个生病的晚上,魏名握着自己的手,深情温柔的说:“以后让我照顾你好不好。”那时候,一股暖流涌上简舒心头,拼命点头。

后来呢,魏名还是要打算去照顾另一个人。

所以,方同宇会不会也这样呢?难说。

好像经历过一个曾经对自己那么好,后来又变了的人之后,简舒就开始害怕,谁能保证下一个人不是魏名呢?

大四最后的日子,极其珍贵,论文答辩,拍照,聚餐各种疯狂,来祭奠这难能可贵的时光。

简舒和宿舍的几个同学,都打算在最后的时间离校。

七、我不做你女朋友。

“马上要走了,出来学长请你吃饭。”方同宇发来短信。

地点约在了校门口新开的一家餐馆。

“我们喝点酒吧。离别的酒。”方同宇提议。

简舒点点头。

吃饭期间,他们谈学校的事情,讲好玩的故事,一起回味第一次见面时候彼此的看法……

天南海北的聊,酒一杯一杯的饮,后来,两人都有点晕了。

“我知道我是你的过客。”方同宇一口饮尽杯中的酒,说道,“可我真的是想对你好。”

简舒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方同宇。

“你是不以为我喝多了?”方同宇问道。

简舒只是摇头。

“走吧,太晚宿舍门该锁了。”说完,方同宇就站起来买单,和简舒一起回去,走在校园里,夜色如水,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你是个好姑娘,大家都会喜欢你的,我……我也是。”方同宇打破了宁静。

“可我不做你的女朋友。”简舒说。

方同宇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踢了一下脚下的树叶。

对简舒来说,虽然觉得方同宇很好,自己也不讨厌他,可是,内心却没有离不开他的想法。

八、离别

哪怕离校再晚,最终也是要离开的。

简舒在宿舍收拾着自己的东西,看着住了四年,伴随着自己成长的地方,心里感慨万千。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人总是要离别的。

自己是宿舍里最后一个走的。自己走,干脆利落,不用和大家分别。

一步三回头的离开学校,坐上去车站的车,进站时,却看到了熟悉的身影,方同宇提着袋子冲简舒笑。

“你怎么来了。”简舒笑着问道。

“来送你呀,以后,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你。”方同宇微微一笑,将手中的袋子递给简舒,“里面是一些吃的和水,路途遥远,怕你无聊。”

简舒接过东西,说了声谢谢。

聊了一会,就听见广播提醒进站检票了。

这个时候,简舒突然感到一阵难过,这种难过叫做离别。

方同宇脸上闪过悲伤的表情,但是他努力挤出一丝微笑,“一路顺风,到了给你打电话。”

简舒点点头,她突然想哭。

“快去吧。”方同宇拍了拍简舒。

“恩。”简舒对方同宇挥手再见,便转身准备走。

“让我抱抱你吧。”方同宇的声音有些颤抖。

简舒愣了一下,便微笑着说“好。”

方同宇一下就将简抱着,紧紧抱着,简舒感到自己都快喘不过气,方同宇紧紧抱着简舒,要将这么久的感情和不舍化到这拥抱当中,他闭着眼,他舍不得松开。只是说了一句“照顾好自己。”

简舒拼命点头,控制自己不要哭。

松开以后,方同宇的眼眶是红的,但是他依旧笑着说:“快走吧。”

天空也下起了雨。

九、后来

简舒回到家乡后,就去当地广播电视台实习,几年下来,终于留下了,在广播部策划节目和主播。

魏名这个名字已随风飘走,与方同宇也是偶尔在QQ上寒暄几句,也没有见过面。只是下雨的时候,会格外怀念方同宇。

工作后,她谈过几次不了了之的恋爱,相过几次没有下文的亲,好像再找不到那种心跳的感觉,也遇不到愿意为自己多做点什么的人。有一次简舒感冒了,给当时谈的男朋友发短信说自己难受感冒了,结果对方一个小时候才回了一条短信,只是一些口头语言上的关心和问候。简舒便想起几年前,发烧的夜晚,刚刚发短信给方同宇,他就立刻打电话来问情况,并且很快赶过来将简舒送到医院照顾一晚。

简舒想,大概遇不到这样对自己的人了吧。

十、雨过心晴

简舒做的节目是一档心情故事的广播节目,这些故事和心情大多由听众提供,另外也有热线电话打进来,简舒通常会与听众现场互动。

“刚刚有听众朋友发来互动短信,我们一起来分享一下。他说,雨未停,心未晴。每当下雨天,就会特别想念一个人……”读到此处,简舒的心猛地跳了一下,这种心情自己好熟悉,“几年过去了,这种感觉不曾改变。记得第一次见面的情景……”越往下读,简舒越来越不敢相信,这些场景与当时的自己和方同宇好像,像的她以为是真的,这条互动内容就是方同宇发来的。有感而发,简舒也说了一些自己的感受。

节目在心跳,激动中做完了。

她收拾完下楼,就听到有人说“简舒女士,有人给你送花。”

当她回头后,惊讶的说不出话。只是看着对方。

“怎么啦,几年不见,不认识了?”对方笑着说。

简舒表情复杂,既想笑又笑哭,她拼命点头“认识认识,真的是你吗?圆规!”

对方将花递给简舒,就给了她一个拥抱,他说“真的是我,我来找你了。”

简舒也紧紧环住方同宇,她喜极而泣的说道:“找我就不要走了。”

“不走了,再也不走了。”

虽然夜晚的雨还在下,但是,两个人的心都晴朗了。

(文章均为原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上大二的时候,以前的高中女同桌跟我以每周一次的频率打了半年电话,期间我丝毫看不出所以然,当时甚至想她总跟我打电话干...
    汇文轩阅读 2,534评论 23 92
  • 1 夏若云发现丈夫陈小冬出轨,是在他们结婚一年之后,那时候她刚刚怀孕不过两个月。 那天晚上,她倚在沙发上,懒懒地对...
    句一点阅读 294评论 3 12
  • 2020/11/14 今晚上跟一个高中玩的特别好的异性朋友打视频,每次心情不好的时候跟他讲上一两句总会觉得很开心,...
    听书小英阅读 352评论 5 7
  • 昨晚快11点的时候,路过一个女生朋友那里,正好赶上她下晚班,然后她让我请她喝奶茶,我也没想什么就带她去买奶茶了,...
    苏丹丹苏阅读 344评论 6 8
  • 天空一片乌云,顷刻间下起了倾盆大雨,你却忘记了带伞。 我知道你没有带伞,而我手中正好有一把伞,我不顾一切为你狂奔,...
    旧梦念星阅读 229评论 1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