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我也有个幸福的家

难得闲下来给母亲挂了个电话,“你父亲要去广东打工了”,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又恢复了平静。父亲今年也到了“知天命”的年纪,还要背井离乡为生活奔波,做儿子的怎能不潸然泪下。

一家四口,弟弟在长沙,父亲又要去佛山,而我在福建泉州,只剩下母亲孑然一人留在县城的家,四个地方,相距千里,何尝又不是一种悲伤呢?!七年前,我还在市里上高中,父母弟弟则在县城一起生活,每逢传统佳节,还能相聚在一起,其乐融融。

然后,我们都在长大,他们都在老去……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第一个离家求学,先是郑州,再是南昌,直至现今的泉州;然后是弟弟,学成长沙,辗转深圳,上海工作,又绕回长沙,踏实安心地工作在此。

兄弟俩在外的这些年,家中琐事甚多,一度和谐美好的家濒临破碎。

父亲爱打牌,早年还只是“小玩怡情”,后来发展到赌博取乐。两年时间,微薄的存款没了,还欠下了几万元的赌债,有段日子,弟弟的生活费都难以支付,家里除了争吵就是母亲在电话那头的泣涕声,而电话这头的我,除了愤恨,也只能口头宽慰母亲。

家里动用了所有人力资源,爷爷奶奶叔叔,还有父亲的姑姑叔父,能发动的都讲过了他的不是,他都是满口承诺,背地里没几天又重操旧业,以至后来谁讲都丝毫不为所动。

最初我还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后来,失去耐心的我也不闻不问。那时,年轻气盛的我总会劝母亲离婚,对待无药可救的人,最好的办法就是远离,任其自生自灭。

母亲却从未放弃,表面上成天吵吵闹闹,把父亲的经历牢牢掌控在手中,看似坚强霸道,但那些我看不到的背影又是怎样一种隐忍和坚持。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一边操持家务,一边打着工,父亲失业了,在家待了大半年,直到今天。

母亲一年多的坚守,没有完全换来父亲的回心转意,父亲仍有难以根治的赌瘾,而我却已然不再那么在乎。

我在乎的,是他们身体是否依然健朗,我们是否有个完整的家。毕竟,生我养我,实属不易,父亲也没犯不可饶恕的罪行。

我们总说要宽恕他人,更何况是自己的父亲呢!

图片发自简书App


如今四口之家,四个地方,只有母亲一人在家坚守,而我依然感觉幸福,因为完整的家才会有完整的幸福。

前两日,电话闲聊的时候得知,美美阿姨和基叔叔离婚了,我很是诧异。那个菜市场“山巴佬”炒货店里恩爱的夫妇怎么走到了今天的地步,妈说是美美阿姨看不上基叔叔了,和别的男人跑了。除了惊诧,后来也是不屑一顾,别人家的事,管不了那么多,好在我家没有。

忽然想起我以前那些无稽无知的言行,言不由衷的感谢母亲,这个弱女子,无畏的坚持,用爱和行动感化着家庭的每一个人。

是她,撑起了一个家。

父母都不富贵显赫,总说对不起我和二老,没有给我们一个优越的环境,而我的回答每次都是“没事啦”。其实我很想说的是:家庭决定出生,但决定不了未来。父母所有的爱,就是我永生前行的动力。

感谢你们,有你们真好!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