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使徒系列 | 何以为我?

96
一鸣 9fac7464 ce5a 4b50 81fc a15390361a6e
2017.05.14 20:59* 字数 5238
文 | 一鸣
1.

乔治的左手又轻轻抖动起来,这表明他现在很紧张。这是多年前一次受伤留下的小毛病,他的无名指上还留着一道浅浅的伤疤。这是他的一个小秘密,他从来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别人。

望着周围穿着白大褂的研究人员在忙碌地准备着各项工作,乔治的手抖动得越来越厉害。他有点后悔轻率地当了这个医学实验的试验者,他甚至不知道这项实验的内容,也不知道自己从实验室出来之后会不会少了胳膊缺了腿。

跟他签保密协议的金发美女反复向他保证实验很安全,甚至可以治好他身上所有疾病。乔治压根就不相信这天底下会有这样的好事,就算真有也轮不到他这样的倒霉鬼。他之所以冒险签下这个协议,无非就是五万元酬金的致命吸引力,这笔钱可以帮他偿还欠下的三万元赌债。要是他再不还钱,只怕他也撑不过这个星期。也许待他失踪多日之后,他的妻子玛丽会向警方求助。若是运气好一点,说不定能找到他已经发臭的尸体。

几个研究人员推着一张病床过来,示意乔治躺上去。乔治深呼吸几下,撑着沉重的身体慢慢躺到病床上。他的心脏剧烈跳动着,整只左手抖个不停。

“放轻松,睡一觉就好了。”

乔治耳边响起沙哑而苍老的声音,同时他觉得左手传来一阵刺痛。其中一位研究人员正给自己打麻醉针,随着冰凉凉的药水从手背爬进身体,一阵沉沉的晕眩感很快从四面八方挤压过来。乔治眼前的景象渐渐模糊。他往旁边望了一眼,看见刚刚跟他说话的老人。这位老人看起来年纪已经很大了,头发几乎完全掉光。此刻他正望着乔治微笑,这样的笑容给人一种不太舒服的感觉。在晕眩中,乔治只觉得这老人的眼睛越来越明亮。很快乔治就完全睡熟过去。

2.

三个小时之后,乔治醒了过来。他活动了下全身,好像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乔治先生,如果觉得没有什么不舒服,你随时可以离开了。”跟乔治签保密协议的金发美女走到乔治面前,将一个小箱子交给他,“这是我们承诺付给你的五万元酬金。”

金发美女将小箱子打开,里面装着厚厚的一沓钞票。乔治猛地心跳加速,接过箱子的那一刻他惊讶地发现自己的左手竟然不抖了。他细细打量左手的无名指,发现手指上那道浅浅的伤疤完全看不见,就像从来没有受伤过一样。

“真神奇!”乔治兴奋得两眼发光。他整理好自己的衣饰,准备离开。这时候他发现自己刚刚穿着的蓝色旧T恤已经换成一套短袖衬衣。

金发美女微笑着说:“这是我们送给你的一件礼物,我们都觉得你穿衬衫更好看。”

“谢谢。”乔治由衷地道谢。想了想一下,他有点不放心地问:“我真的可以离开了?”

“当然。莫非你还有什么问题?”

“刚刚那三个小时发生了什么事情?我觉得……这些酬金是不是来得太容易了?”乔治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了自己的顾虑。

“这方面你就不要有任何的担心,这是你应得的酬金。实验内容是机密,我不能向你透露。但我可以向你保证,这个实验对你完全没有坏处,相信过些日子你会深有体会。”

乔治点点头,不再问下去。他拿着装满钞票的箱子跟随金发美女的指引,走出研究大楼。

“乔治先生,请切记我们的保密协议,不要向任何人提这件事情。要不然我们有权收回这些酬金。”离开之前金发美女又叮嘱了一句。

“放心,绝不透露。我是一个守信用的人。”乔治朗声笑道。他突然记起自己已经很久没有笑得这么开心了。

3.

离开研究大楼之后,乔治马上去还欠下的赌债。

“嘿,乔治,挺能干的嘛!没想到你这家伙真的在三天之内还清这些钱。”赌场经理拍着乔治的肩膀,一副心情大好的样子。“看来你这些天运气不错嘛,要不要再玩几把,说不定你就是下一个百万富翁。”

“改天吧,我今天还有事情忙。”乔治笑了一下,没有停留多久,快步走出了赌场。

站在赌场门口,乔治感到全身轻松。这一刻他突然发现自己非常厌恶赌博,要是换了几天前的自己,肯定抵受不住赌场经理的引诱又去豪赌。

乔治想起自己已经有三天没有回家了,妻子玛丽现在一定到处打电话打听他的下落吧。想到这里乔治深感愧疚,因为他这半年来沉迷赌博,玛丽受到了很多痛苦。现在身上还有两万块钱,他打算用这笔钱好好补偿一下玛丽。

打开家门之后,乔治发现玛丽坐着客厅的沙发上睡着了。她的头发蓬松而凌乱,神色憔悴,显然这几天没有休息好。乔治突然忍不住流下眼泪,这个举动连他自己也吓了一跳。他轻轻抱着玛丽,在她耳边柔声说:“亲爱的,我回来了。我再也不会让你难过了。”

玛丽醒了过来,刚要把他骂一顿,乔治马上吻住玛丽的嘴唇。他的吻温柔而美好,饱含浓浓的情意。这样的吻已经久违多时,玛丽想起他们热恋的时期,禁不住流下欣喜的泪水。

这个吻持续了好几分钟,将玛丽内心积压了几天的怒火压了下去。玛丽一脸幽怨地说:“乔治,如果你今天没有回来,我真的会跟你离婚。”

“对不起,亲爱的,我知错了。放心,我以后会像从前一样好好对你。”乔治捧着玛丽的脸深情说道。接着他两眼一亮,把准备好的礼物盒拿了出来,“快看看,我给你买了什么礼物。”

那是一条漂亮的长裙,玛丽一看就非常喜欢。她已经有一年多没有收到乔治的礼物,当下又感动得热泪满眶。

当玛丽在乔治怀中一脸甜笑地睡去,乔治发现他自己很久没有感受到这种幸福的感觉。过去的半年,他们之间的关系变得很恶劣,常常吵架,有好几次还把玛丽气得大哭。他由衷地感谢那个实验,不管那些研究人员对他做过什么,他都觉得可以原谅他们。这个实验不光治愈了他肉体上的疾病,也治好了他精神的疾病。乔治感觉自己重获新生。

4.

一个月后的某一天夜里,玛丽和乔治被拍门声吵醒。

他们睡眼惺松地走到门口,问门外的人:“请问是哪位?”

“玛丽,我是乔治!我回来了!”外面的人大叫道。

不光是玛丽,就连乔治自己也吓得不轻,因为那确实就是乔治的声音。他们满腹疑惑地打开大门,发现门外站着的确实是乔治,或者说,是另一个乔治!这个乔治穿着那一件眼熟的蓝色T恤,瞪着眼睛,难以置信地望着眼前身穿着睡衣的乔治。

“天,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玛丽捂着嘴巴,两眼睁圆,满是惊恐。

“玛丽!”蓝衣乔治闯了进来,想抱住玛丽。此时穿着睡衣的乔治连忙挡在玛丽面前,一脸警惕地望着眼前突然出现的“自己”。

“让开,冒牌货!”蓝衣乔治用力推了一下睡衣乔治,将他推翻在地。倒在地上的乔治马上跳起来,向蓝衣乔治扑过去,两人在客厅里厮打起来。

“住手!”玛丽大声喝住两人。

两个乔治喘着粗气,以敌视的眼神瞪着对方,像是随时向对方发起攻击。

“你到底是谁?”玛丽颤着声音问蓝衣乔治。

“我是乔治,乔治!你认不出来?”蓝衣乔治大吼道。

玛丽突然全身发抖,这个脾气暴躁的家伙确实是他熟悉的丈夫乔治。这样一对比之下,这个月来跟他相处的乔治确实温顺得不像话。

不光是玛丽,就连睡衣乔治也明显察觉到这一点,他对自己的脾气自然清楚。他也隐隐觉得,眼前这个人才是真正的乔治,那么他自己又是谁?

“你刚刚叫我冒牌货,你是不是知道什么?”睡衣乔治问。

对面的乔治厌恶地望了他一眼,挑衅似的抬起左手,那左手微微抖动着。这是乔治的秘密,玛丽自然看不懂,但睡衣乔治一看就脸色发白。

蓝衣乔治将手放了下来,揉了一下脸上被打痛的地方,往地上狠狠吐出口中的血丝,“那个该死的实验就是一个骗局!让我来告诉你那个实验到底做了些什么。那些人在我身体中提取出全部的基因,然后用这套基因制造出一个新的身体。不光这样,他们还将我的记忆全部移植到新的身体去。”他指着睡衣乔治,眼神凶冷:“你就是这样来的!”

“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

“他们对外宣称找到一种能治愈一切疾病的疗法,就是用这种制造冒牌货的方法来治病!这群可恶的骗子!他们把冒牌货造出来之后,就把患者本人冷冻起来。外面的人都不知道这回事,还真以为他们治好了病!要不是他们的机器出了故障,我这辈子都不能醒过来。上帝保佑,我顺利逃了出来,要不然谁也不知道他们的把戏。”

“我是冒牌货……不,我是乔治。”

“我才是乔治!”

“可我也是乔治……”睡衣乔治抱着头坐在地上痛苦呜咽。

“你不是乔治,你必须离开这里!你要是不答应,那就看看我们谁的拳头更硬。”蓝衣乔治站起来,准备再打一场。

“别这样乔治,我可不想看到你们两败俱伤。”玛丽连忙挡在两人之间。

“我才是你的丈夫!”蓝衣乔治举起手,强忍着不打在玛丽脸上。

“住手!”睡衣乔治把玛丽拉到自己身后,”这是我们之间的事情,跟她没关系,别伤害她!“

蓝衣乔治一脸惊呆,他的手慢慢垂了下来,全身的力气像是被抽走了一般,整个人软绵绵地坐在沙发上。他用手捂着脸,嘴巴发出呜呜的声音,指缝里有泪水渗出。

”对不起玛丽,我以前承诺这辈子都要让你幸福,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鬼样子。我没有资格再当你的丈夫,该离开的人是我……“

”不,乔治别走!“玛丽抱着蓝衣乔治流泪,”总会有办法解决的!“她也望着睡衣乔治,用哀求的眼神示意他不要离开。

5.

最后两个乔治都没有离开。只是他们三个人都不知道该怎样面对这样的局面,只能先拖延着,尝试找出解决方法。

两个乔治的存在是他们三人的秘密,任何时候他们都不能让两个乔治同时出现在别人面前。而为了两个乔治更容易区分,在称呼上他们作出了约定:蓝衣乔治还叫乔治,睡衣乔治就叫乔。乔治已经失业了两个月,平时大部分时间是他留在家里。玛丽照常上班,乔找了一份新的工作。当乔治在家里呆闷了,乔就留在家里,换乔治出去溜达片刻。

一个月下来,他们没有露出任何破绽。似乎他们可以用这样的方式瞒住所有人,继续平静生活下去。然而,这一个月的生活对三人来说都是一场煎熬,他们之间变成了一种微妙的三角关系。

乔治觉得自己才是这个家的男主人,而乔不过是突然闯进他们生活的第三者,而他却不得不跟这个第三者共处一室,时刻提防着乔和玛丽之间有什么花火发生。玛丽虽然知道她的丈夫是乔治,但是他们之间的感情早就被乔治的胡作非为耗光了。在她心目中,乔治就像已经离婚的前夫,而乔才是自己寄托情感的现任丈夫。乔和玛丽彼此相爱,但他不敢表露出来。他也对自己不是真正的乔治一直耿耿于怀,也对自己的存在意义深感茫然。

自从乔治回来之后,乔和玛丽就分房而居。三人之间的相处越来越压抑,他们对任何一个人都不能表现出过多的情绪,每个人都要刻意压抑着自己的感情。乔治明显感觉到在这场情感较量中他早就输了。他妒忌乔,又痛恨自己过往的作为。他常常喝酒,喝醉了就哭着向玛丽忏悔。玛丽常常失眠,在房间里用手机跟乔聊天。乔治知道他们之间的深夜长谈,而他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有时候实在太难受了,只能借助酒精入眠。

这一个月以来,三人都没有睡过好觉。他们都有一种感觉,他们之间不可能出现三人和谐共处的局面。再这样拖下去,他们都会崩溃。玛丽的失眼越来越严重,不得不借助安眠药入睡。

某一天夜里,待玛丽睡下之后,乔轻轻地敲开了乔治的房间……

6.

第二天深夜,银月当空。一辆汽车停在荒无人烟的野外。

月光之下,乔正用铲子费力地挖出一个大坑,然后将乔治的尸体放进去,又把泥土重新掩埋。玛丽在一旁流泪不已。

乔治是在早上死去的。他穿着那件蓝色的T恤,无悲无喜地躺在床上,身体已经发硬了。枕头旁边放着玛丽的安眠药瓶子,里面已经空了。这个瓶子压着一纸遗书。

亲爱的玛丽,

我们都面对现实吧,我和乔之间只能有一个人留下来。

其实我早就知道,我就是那个应该离开的人。我很痛恨自己为什么会变成后来这个样子,一个完全陌生的自己,一个完全不值得你爱的男人。感谢仁慈的上帝,在我不值得你爱之后,他派了另一个人来爱你。其实这本来就是最好的结局,是我的不甘心把这美好的一切又打破了。现在就让我亲自来解决这个问题,将所有美好的东西恢复原状。我们是时候解脱了。

没有你的陪伴,活着这个世上是没有意义的,就让我彻底离开吧。亲爱的玛丽,愿你永远幸福。

永远爱你的乔治

把泥土压实之后,乔牵着玛丽的手,轻轻说了一句:“安息吧,乔治。”玛丽再次失声痛哭。

“亲爱的,别伤心了,这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乔动情地搂着玛丽的肩膀,带着她离开。

走过一段路之后,玛丽的心情平复下来。她停下抽泣,抬头望向天上的明月,轻轻擦去脸庞的泪水。她喃喃问身边的乔:“如果有一天也有一个完全相同的我出现在你面前,你能认出原来那个我吗?”

乔沉默了片刻,轻声说:“亲爱的,说实话我没有把握。身份可以复制,身体可以复制,甚至连记忆都可以复制……”

玛丽轻轻吁出一口气:“但灵魂不可以复制。”

搭在她肩上的左手微微抖动着,月光照亮了无名指上那一道浅浅的伤疤。


后记:
这个主题其实想写很久了,但似乎一直都没有想到一个比较好的故事。我常幻想当以后科技足够发达,可以将一个人完全复制出来,到时候人与人之间唯一的“识别码”是什么,想来想去,也许就是灵魂。

这个故事我反复用微颤的左手标记出原来的乔治,细心的读者会知道最后留下来的那个人是乔治,死去的那个人是乔。第5节的最后一句我原来是想写成 “乔治悄悄潜入乔的房间……”跟原来的效果相比,一个展示人性的善,一个展示人性的恶。这也是我想通过故事表达的主题,人与人之间的区别在于灵魂。


恶魔使徒系列(目录)

更多写作经验分享请点击:【写作那些事】目录
关于转载问题:请联系我的经纪人 南方有路
青春小说《晴时有风》已经上市,请大家多多支持~
我是【简书连载小说】专题主编一鸣,诚意向大家推荐【简书连载风云录】

寂夜花园(故事篇)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