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颗星星会是你吗

《秋田的星星》

细叶榕密密麻麻地在窗外洒下一片凉,试室里试卷翻页的沙沙声和笔尖的疾走似乎在酝酿着夏转秋的奏鸣。  

  少年心烦意乱地咬着笔盖,在眼前的试卷上写下一排排算式,随即却又颓然的在密密麻麻的算式上划上一个叉号。  

  收卷了。

  秋田把手中一直紧握的笔一摔,目光幽幽地移出窗外。  

  虽说天气已经转凉,细叶榕也落了几片叶,但树上还是绿得透亮。绿油油的活泼衬着橙黄色的缤纷,也是说不出的好看。

  他看呆了。回过神来,试室里的人也走得七七八八了。  

  一阵混着夏日炎热气味的风从刚打开的窗往试室里席卷而过,他心里涌上一阵苦涩的释然,胡乱抓了抓头发,走出了试室。  

  秋田沉默着回到家,打开自己房间的门,又关上。

  他用手臂几下扫开床上小山一样的资料,脸朝下一头栽在床上。

  世界安静得好像失去了声音,秋田甚至可以听见门外窸窸窣窣的脚步声,还有混在窗外树叶的摩擦声里的蝉鸣。  

  门外有人试探性地敲了敲门,秋田提不起一丝力气回应,只听见敲门声过后,好像又响起了一声渺小的叹息,然后一切又归于安静。

  安静着,安静着,秋田眯上了眼,沉入了沼泽般的梦境。  

  梦境清晰极了,不知名的花簇簇地开在梦里,树丛的那一边隐隐约约地飘来一阵知更鸟的啼叫。  

  转头,迎面又撞上了无边际的麦浪,一大片一大片摇曳着,霎是壮观,好似鼻间都萦绕着麦稻的清香......

  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  

  他从床上爬起来,眼角的余光看见了门缝下几张散落的纸张——一张旅游指南附着一张报名表。  

  指南是关于农家乐的,在一座小山里。

  秋田忽的起了兴趣,填了表,就让父母帮忙报了名。

  “趁着稻子没收完呐。”母亲笑笑,秋田也勾勾嘴角,扯开一抹僵硬的笑。

  不是他的心情不好,这还是复习阶段后他第一次笑,莫名的舒心和坦然。

  夏要转秋了,趁着凉意还青啊。

  集合前母亲还在唠叨,无非是什么小心一些不要把手机弄丢了之类的叮嘱。秋田听得耳朵都起茧子了。

  终于,一声来自大巴的悠长喇叭声打断了母亲的唠嗑,秋田抓起背包跳上车,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他是最后几个到的人之一,所以大巴很快就开了。

  他望着大巴远远地把父母抛在身后,心中一阵小小的快意,但还是探出身子朝后面挥了挥手。

  算是say goodbye吧。他这样想到。

  大巴渐渐驶向郊外,窗外的景色也渐渐的陌生而单薄起来。

  秋田自然是不想去听导游用来炒热气氛的无聊游戏,戴上耳机,等待着到达的时分。  

  大巴在驶上山路时就开始了颠簸,他也无法再继续安静地发呆,只能抓住扶手不让自己摔出座位。  

  幸好这样的状况并没有持续多久,远远的,已经看得见路尽头的瓜藤架了。

    下了车,入眼的先是绿绿的瓜藤。几个女孩子看见藤上结的瓜感到新奇极了。

  一群人拿着手机不停的拍着照,还有的调了自拍,左一个角度右一个角度......秋田对这场旅行马上失去了兴趣。  

  刚开始秋田也是在旁边站着,在无数次看见女生嘟嘴戳脸卖萌自拍后,他终于崩溃了,坐在瓜架旁的一块大石头上又戴上了刚摘下的耳机。

  终于离开了瓜藤架,向里面继续走,路上也是一路拍拍拍。

  到达住处的时候,他已经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参加这趟旅行了。

  匆匆地吃了来到这里的第一顿饭,秋田也没心思再参加什么活动了,和导游打过招呼后退出了晚上的游戏。

  “这次住的旅店也就像那些小宾馆一样,只是多了些花花草草罢了。”

  秋田是这样想的,所以当他知道旅店后有一处温泉的时候,他也有些惊讶。

  无论如何,他也已经踏进了温泉池里。温泉的水雾弥漫了周围一大片空气,朦胧地在空中流淌着,暖融融的。

  秋田惬意地打量着温泉边的一切,温泉的周围是灰色的鹅卵石堆成的,靠围墙的地方有一块巨大的岩石。

  他突然听见了一丝响动,来自岩石后的响动。  

  就在他紧张的绷紧身子时,一个白色的身影突然从岩石后窜了出来,直扑向他。

  秋田吓了一跳,一不留神,脚打滑了。一大片水花溅起——秋田栽进了泉水里。

        秋田吓得呛了几口水,虽然温泉很浅,但是慌张之下秋田根本使不上力气。  

  我要死了?

  秋田开始胡思乱想。死了就算了吧,对于自己也是一种解脱吧。  

  眼前渐渐的开始模糊了,意识好像蒸腾在了茫茫的水雾里。恍恍惚惚的,好像有人把自己拉了起来,然后是人群慌张的喧闹。

  真吵。秋田迷迷糊糊之中还在想。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天边破晓的晨光还在缓慢坚定地上升着。秋田左右甩了甩脑袋,意识稍微清晰了一些。  

  他拖着没有一丝力气的身体走出房门,正与一个人撞了个正着。

  女孩手中的水盆溅起了些许水滴,终究还是没有倾倒。

  “哎你醒了啊!”

  女孩惊喜的声音响起。秋田抬起头,眼前的女孩五官清秀,颇有些江南美人的味道,但眼角上却有一道奇怪的伤疤,破坏了整体的柔和,反而有点狰狞。

  秋田笑了笑:

  “你知道都发生了什么吗?”

  女孩回以一个灿烂的笑容:

  “你在你房间晕过去了哦!你已经睡了两天多了。”

  房间?两天多?

  秋田挑了挑眉,这是怎么回事?在秋田诧异的时候,女孩打了个电话,不一会儿,导游就跑来了。

  秋田又和他们随便扯了几句,以自己身体不舒服为借口又回了房间。

  秋田躺在自己房间的地板上望着窗外发呆,回想着当时的情景:岩石、白色声影......还有迷迷糊糊看见的那个人影。

  秋田昏倒在温泉时好像有人拉了他一把,再加上那个女孩说自己昏迷在房间......  

  好像很有趣诶。

  

  秋田也不知道自己的脑海中为什么突然出现了这个念头,但是这个念头萌芽后就开始飞快地滋长了。

  

  

  秋田蹑手蹑脚摸到温泉边,那块岩石还在温泉和墙中央立着。

  

  秋田小心地走过去,试着用手推了推岩石,推不动。

  

  果然只是自己想多了吗。

  

  秋田内心莫名的失落。

  

  他转身想走,刚踏出半步,身后的岩石便传来一阵细小的响动。秋田猛的转过身,瞳孔急速缩小。

  

  一道白色的身影正静静地在岩石上摇晃着。

  

  温泉的热气笼罩着周围,模糊了白色身影的轮廓。

  

  秋田鬼使神差般走到岩石边,朝着白色身影伸出了手。

  

  手指上传来有些熟悉的触感,秋田好似触电一般缩回了手,呆了。

  

  白色身影突然跃起,好像是想跳到岩石边躲起来,秋田连忙伸出手想去捉,但是白色身影却从墙上的一个小洞钻出去了,秋田只得无可奈何地再次收回手。

  

  过了一会儿,白色身影又跳了进来,朝温泉边一道栅栏走去。

  

  秋田跟上去,随着白色身影跨过低矮的栅栏,停在一丛长长的杂草边。秋田小心地拨开了茂密的草丛,墙上赫然有着一个不大不小的洞,刚好够秋田钻过去。

  

  或许连未来的秋田都不知道自己当时为什么要钻过这个洞,但是当他看见墙外风光时,也不禁有些感到不可思议:

  

  梦......和梦里一模一样的景色,只是他所在的位置变了而已。

  

  温泉的水雾明显没有弥漫到这里来,秋田也终于看清了白色身影——一只猫。

  

  一只让他觉得很熟悉、很熟悉的猫。

  秋田又一次颤抖着伸出手,白猫轻盈地跃进了他的怀里。

  

  秋田紧紧地抱着猫,说不出话来。一定不会错,这就是它!

  

  记得几年前的秋天,也是秋风瑟瑟的季节。那时候秋田收养了一只白猫,这一养,就养了好几年。

  

  白猫很活泼,喜欢乱跑。秋田刚开始也害怕它出事,后来发现白猫每次都会按时回家,也搁下了这份心。

  

  但是,世事总是无常。

  

  在一个阴雨绵绵的下午,白猫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回到了家。

  

  几天都是这样,秋田也只能流着眼泪给猫抹上药膏,但第二天又是一身新的伤疤。

  

  终究那么一天,白猫没有再回来。

  

  秋田为此恍惚了好久,一直觉得是自己没有关好猫才让它离开自己的。

  

  秋田也想过白猫会不会还活着,想过白猫会不会有一天又回来,想过白猫是不是迷路了,但是时光荏苒,希望越来越渺茫。

  

  此刻让秋田见到曾陪伴自己多年的白猫,他又怎能不思绪繁杂?

  

  一股细细的秋风拂过,柔和地拂动了秋田的头发,白猫在秋田怀里轻轻摇曳着尾巴。画面好像定格在了这一秒。

  

  只剩下了秋田小声的哽咽。

  秋田正抱着白猫热泪盈眶呢,突然听见了一道声音。

  

  “你是谁啊,为什么抱着我的白雪?”女孩子的声音,糯糯的,但是话语里却透着一丝丝防备。

  

  “诶我......”秋田愣了一下,手臂下意识地松开了,白猫跳到地上,小跑到了声音来源人的脚下转圈。

  

  女孩抱起猫,盯着秋田。声音透着戒备,眼神却是好奇得不得了:“是白雪带你进来的?”

  

  白雪?是它的新名字吗?

  

  秋田暗想。

  

  “是的哟,它叫白雪。”女孩回了一句,秋田以为自己不小心把心里话说了出来,谁知女孩又道:“你才没有把心里话说出来呢,这是我的能力!”

  

  ......

  

  蛤?能力?中二病?秋田一脸懵逼。

  

  “中二病是什么?”女孩疑惑地看着秋田。秋田一哆嗦:难道这女孩真的会读心术??

  

  “读心术是什么?”女孩又一次开口。秋田满头黑线:感情墙外是个魔法世界啊?

  

  “魔法又是什么?”女孩真的要崩溃了,“不行!你跟着我走!我要带你去见姐姐!闯入者哼。”

  

  秋田莫名被冠上了“闯入者”的称呼,尴尬地摸摸鼻子,快步跟上已经走了一段距离的女孩。

  

  秋田暗自思索着,自己是闯入了什么奇怪的地方吗?

  

  这次领路的女孩倒是没有再说话,只是在秋田前面一蹦一跳地走着带路。

  

  走过了几片不大的麦田,一个小村落进入了秋田的视野。

  

  这里好像还是早晨时分,村里熙熙攘攘,远远地就听得见人群的吵闹声,还夹杂着商贩的吆喝,好像是在赶集。

  

  喧嚣在空旷的农田中回荡,意外的不觉得吵闹,反而有种安然的舒适感。

  

  女孩带着秋田进了村落,挤进人群。“小鹊早上好啊!”“又跑去玩了啊?”“小鹊........”一路上有许多人和女孩打招呼,女孩也都一一回应,开心得不得了。

  

  “你叫小鹊啊?”秋田一边随着女孩挤过人群,一边好奇地问。

  

  “不是啦我叫纸鹊。”女孩不满地回头,随即狡黠一笑,“你可以叫我小鹊。秋~田。”

  

  秋田这次倒是不惊讶,因为纸鹊连自己的内心都读得出来,知道自己的名字也不奇怪了。

  

  “不对哦!”纸鹊撇了撇嘴,“这和我的能力一点关系都没有!是白雪告诉我的。”白雪在纸鹊的臂弯中轻轻地“喵”了一声,呼应着纸鹊的话。

  

  “好啦!到啦!”

  

  纸鹊满意地说,“这就是我们家了!姐姐就在里面。”

  

  秋田好奇地打量着眼前简单的稻草房,纸鹊口中的姐姐......到底会是谁呢?

  秋田走进屋子,迎面便是一缕幽幽的淡淡茶香。茶香丝丝缕缕地溢满了整间屋子。

  

  有一人静静地坐在地上。

  

  地板与旧时的日式木地板有些相似,简单流畅的木纹在一尘不染的地板上蜿蜒盘旋。

  

  素色的衣摆长长地散入眼帘,一条简单的布带束在衣摆上方的腰处,布带旁系着一个小巧精致的束口袋。

  

  秋田注视着那人的脸,秀气的面庞、眼角的伤疤......旅店里的那个女孩!!?

  

  纸鹊蹦跶着坐到女孩身边,指着秋田:“姐姐!有个人闯进来哦!”

  

  女孩把纸鹊指着秋田的手压下:“不可以用手指着客人噢,不礼貌的。”

  

  说完,女孩朝秋田微微一笑:

  

  “您好。”

  

  秋田手足无措地挥挥手:“噢噢……你.....您好。”

  

  看着秋田的样子,女孩又笑了:“不必那么拘谨,坐吧。”

  

  秋田在女孩面前坐下,犹豫了一下,开口:

  

  “嗯......请问这个地方是哪里......为什么纸鹊她可以读取到我的内心?你......是旅店里的人吗?”

  

  女孩一愣:

  

  “诶……你不知道这是哪里就随便闯进来了吗?不怕有什么危险吗?”

  

  秋田挠挠头发:

  

  “这个.......因为是它带我来的啊。”说着,他指了指纸鹊怀中的白雪。

  

  “你还真是没有防备呢。”

  

  女孩嘴角又上扬了些许。

  

  “那就由我来给您解释一下吧。”

  

  “我叫纸鹤。这个地方是我的家,一个峡谷。这里与你们所在的地方隔开,但同时,也有着几条通道,但是唯一可以让人类通过的通道,就只有你来到这里所通过的那一条。”

  

  “这里与你们所在的地方隔开,但还存在着些许联系。而这些联系,就是守道人。”

  

  “我就是其中之一。所以您也见到了,我在外面的旅店里工作,以免普通人进入。本来您是无法进入的,但是白雪选择带您进来,那您一定不是坏人,所以我也就没有阻拦。”

  

  “我们这里因为与世隔绝,所以有时会发生一些事,例如纸鹊的能力。她可以凭自己的意愿读取到普通人的内心。”

  

  “大概也就是如此了。”纸鹤温婉地微笑着,直视着秋田的眼睛。

  

  不可思议的表情渐渐在秋田的脸上定格,这真是太神奇了。

  

  “也就是说,他不是敌人吗。”纸鹊晃着脑袋问。

  

  “不是哟。”纸鹤回答,“是客人呢。”

  

  “客人?”纸鹊疑惑地看看秋田,“那姐姐,他可以陪我玩吗?”

  

  “你要尊重别人的意愿呀。”纸鹤摸摸妹妹的头。

  

  看着纸鹊投来期盼的眼神,秋田心中不禁升起一丝莫名的怜惜。

  

  “请多多指教,纸鹊。”

  纸鹊听了秋田的话,晃晃脑袋,对着秋田睁大了眼睛:

  

  “诶……你这是答应了?”

  

  秋田笑了笑:“是的,请多指教。”

  

  “噢噢噢噢噢噢!!!”

  

  纸鹊咧开嘴,满脸的兴奋。

  

  突然,她蹦了起来,抓住秋天的右手,奔出屋子,秋田踉踉跄跄的跟在后面。

  

  “姐姐!!我带秋田去玩了哦!!”

  

  纸鹤听着妹妹飘扬在风中的话语,无奈地笑笑,面色却又蒙上一层忧郁。

  

  此时,秋田已经被纸鹊拉到了村落旁的一个小山坡上。

  

  山坡上长满了嫩青色的小草,软绵绵的,放眼望过去,就是一片拂拂扬扬的绿。

  

  纸鹊跑来,直接坐在了草地上,秋田小小地喘着气,坐到她旁边。

  

  “纸鹊,这是哪?”

  

  秋田从山坡上往天边看,入眼一片清澈的湛蓝,悠悠地飘着几缕丝般的白云。

  

  “这里啊......”纸鹊跳起来,背对天空,张开手臂,“是我的第二个家。”

  

  “第二个家?”秋田嘴角不经意间上扬的些许,“真是个好地方。”

  

  纸鹊得意地笑笑:“当然!”

  

  突然,一阵小小的咕噜声响起,纸鹊坐下了,把头埋在双膝间,双手难为情地捂着肚子。

  

  “噗哈哈哈.....”秋田笑出了声,“饿了吗?”他摸摸自己的衣服口袋,摸出了一颗奶糖。

  

  “给你。”

  

  纸鹊一抬头,就对上了正递给自己奶糖的秋田。

  

  秋田眉眼弯弯的,背景是一片透亮的天。纸鹊感觉心里好像漏跳了一拍,赶紧接过奶糖。

  

  纸鹊看着手中几颗小小的奶糖,有些好奇,左扯扯右扯扯。

  

  秋天好像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纸鹊......你没吃过糖?”

  

  听见这句话,纸鹊好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才不是呢!”说完,纸鹊就要把糖塞进嘴里。

  

  “哎等一下!”

  

  秋田赶紧阻止了她。

  

  看见纸鹊疑惑的目光,秋田轻叹一口气:“唉......你还没拆糖纸呢。”

  

  说罢,秋田把揭下糖纸的奶糖递过去,纸鹊一口叼住糖,差点咬到秋田的手。

  

  “小心点啊......”

  

  秋田心有余悸地甩甩手。

  

  “呜哇好好吃!”

  

  纸鹊眼睛里好像被被撒了揉碎的星星,一点一点地亮了起来。

  

  “秋田!还有吗?”

  

  纸鹊吃完,意犹未尽地舔舔嘴唇,朝秋田投出可怜巴巴的眼神。

  

  “没了。”秋田无奈的摊摊手,“要不我下次来找你玩的时候再帮你带?”

  

  “那你一定要记得哦。”

  

  “好啦。”

  

  “那你忘了怎么办?”

  

  “那我们拉勾。”

  

  一片清清淡淡的澈蓝天空下,少年和少女的小指勾在一起。瘦削的少年和娇小的少女好像被蒙上了一层模糊的湛蓝滤镜。

  

  恍恍惚惚的,两个人好像依偎在一起,就这么依偎着,无关任何一切,单纯而美好。

  

  秋田在山谷里待了几天,直到纸鹤告诉他该走了,他才惊觉时间的流逝。

  

  纸鹊听说秋田要走了,没有一点儿悲伤:“诶秋田,你知道路吗,要不要我让白雪带路啊?”纸鹊趴在草地上,摇晃着脑袋。

  

  “我要走了诶你就不能悲伤一下吗???”

  

  秋田听见纸鹊的话心中莫名的失落,却又有些好笑。

  

  “才不呢,你又不是不来了。”

  

  纸鹊双手支着脑袋,撅着嘴,“你答应了下次给我带奶糖的你可别忘了啊。”

  

  “知道了啦。”

  

  秋田无奈地笑了。

  

  黄昏时分,橘红的暖色调轻轻地洒在嫩绿的草叶间,秋田朝着村落口两个娇小的身影挥了挥手,转头和白雪向通道走去。

  

  秋田回到旅店的时候,导游一直追问秋田这几天去哪了,秋田含糊地搪塞过去,和旅行团一起坐上了回程的大巴。

  

  大巴逐渐朝秋田熟悉的城市驶去,秋田又一次戴上了耳机。

  

  耳畔欢快的流行音乐开始跳跃,秋田却莫名地有些烦躁。

  

  随手把歌曲切掉,换上一首悠扬的乡村小调,他心中的烦躁又即刻烟消云散了。

  

  眼前意外地浮现起少女上扬的嘴角,秋田迷迷糊糊地在大巴的颠簸中睡着了。

  

  醒来,大巴已经到目的地了。

  

  秋田走下大巴,看见父母正在大巴旁焦急地张望着。看见秋田,他们好似放下了心,快步走过来。

  

  母亲爱怜地摸摸秋田的脸:“晒黑了呢,好玩么?”秋田低下头看着母亲。

  

  好像......自己已经比母亲高了呢。

  

  回到家,秋田又一头栽在床上。

  

  纸鹊一直拉着他到处跑,到森林偷窥小鹿结果被成年鹿追到村落,到草原收集草籽踩到蚂蚁窝,到湖边摘芦苇一不小心掉进湖里......

  

  虽然似乎都不是什么好事,但是秋田依然无比留念。

  

  门外传来敲门声,秋田揉揉眼睛,起身去开门。

  

  门外是父亲。父亲有些惊讶,好像秋田开门是很稀奇的事。

  

  他手上拿着一盘水果,递给秋田。秋田接过水果,笑了笑:“谢谢。”

  

  门再次关上,秋田把水果放到一旁的书桌上,看着书桌上熟悉的摆件发呆。

  

  这个被自己的涂鸦弄得乱糟糟的笔筒是几年前和父母去商场时商场活动送的......

  

  这套小人书是小学时班里很流行的书,他求了父母好久,一哭二闹三上吊,父母才给他买,买完他还信誓旦旦地说自己一定会好好学习天天向上,逗得父母直发笑......

  

  这封信是一年级时写给班里一个女孩子的,当时自己羞答答地写着,写完还让父母帮忙改,最后还是没有送出去......

  

  这幅画是母亲节送给母亲的涂鸦,画了一家三口,笔法稚嫩得让现在的自己有些生无可恋,却又鲜艳了往日的岁月......

  

  他眼前是母亲不知何时帮自己收拾好的书本,一摞摞整齐地放在桌上,书前是刚放下的果盘。

  

  秋田不知道为什么想笑,可是鼻子一阵一阵地发酸。

  

  秋天到了。

  

  秋田本来是想在峡谷里多待些时日,但是他没有完全脱离社会......所以有些职责他还是要履行的。

  

  总而言之,学还是要上的。

  

  于是并不整天沉迷于学习的少年背上自己的书包去上学了。

  

  秋田成绩不算好,所以初中只上了一所公立初中。眨眨眼两年了,眨眨眼又过了大半个初三。

  

  秋田回校回得早,教室里寥寥数人,除了秋田都在埋头做题。

  

  小学初中高中大学......大部分人的学习经历也就差不多这样了吧。秋田支着脑袋,胳膊肘下压着英语书。

  

  哗啦哗啦......秋田翻着书页,看着书上古板的单词,喃喃念着ABC。

  

  “啪!”脑袋被人打了一下。

  

  谁?秋天下意识抬起头。

  

  “噢抱歉抱歉......”班里一个同学吐吐舌头,过来捡起自己飞歪了的五三。

  

  秋田忽地想起自己还没动过作业,嘴角抽了抽,从书包里抽出练习册,飞快地写了起来。

  

  唰唰唰......秋田写了几题,速度渐渐慢了下来。眼前的题目像是用不知名的语言写成,迷迷糊糊。他实在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成了这样,成了老师口中努力的孩子,

  

  那种特别努力却永远处于中下游的学生。

  

  上课,下课。

  

  上课,下课。

  

  上课,下课。

  

  秋田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他像往常一样拼了命刷题,拼了命学习,拼了命记笔记......他甚至觉得自己可能死去的前一秒还在想着多写一道题。

  

  他在题海里盲目地漂流,像是没了桨的独舟,像是没了水的鱼。漂着漂着,少得可怜的小半个学期也漂走了。

  

  很快要中考了。

  

  秋田是在一个安静的自习课强烈地意识到这一点的。

  

  当时他右边摞着还没做完的练习册,面前摞着做完的练习册,左边摞着写完了对完答案的练习册。

  

  他意识到这一点之后,他手中的笔停了一下,然后他又低下了头。

  

  像是教室里密密麻麻的每个人。

  

  中考中考中考中考中考中考中考中考......这个仅次于高考的臭名昭著的考试像是海啸席卷了所有像秋田一样的人。

  

  真是令人感到害怕。

  

  考试在一个温暖的午后结束了。

  

  忙碌地收拾着东西,练习册上还有自己熟悉的笔迹。秋田把东西放进箱子里,书、笔袋、还有各种各样杂七杂八的东西。

  

  陪伴了秋田一年甚至更长时间的东西。

  

  考完了意外的没有意想之中那么开心。好像是单纯的“啊终于过去了”这样的一种淡淡的释怀。平淡地不可思议。

  

  把回忆一点一点放进箱子,走过熟悉的门廊,朦朦胧胧的,什么都不知道。手中的重物沉甸甸的,好似承载了很多。

  

  回到家,秋田茫茫然坐在床边。

  

  过去了吗。

  

  全都过去了。

  

  秋田倒在床上,千丝万缕的疲惫终于在几个日夜后迟迟向他袭来。合上眼睛,神智还是无比清醒。虚虚幻幻朦朦胧胧。

  

  好像看见了什么。

  

  好累啊不管了。

  

  让我休息一下吧。

  

  一下下就好。

  

  “哇这是什么好好吃!”

  

  “才不伤心呢反正你还会回来的。”

  

  “秋田你要记得给我带奶糖噢!”

  

  “一定一定要记得噢!”

  

  是谁......总觉得好像忘了些什么。

  

  不想去想了。

  

  但是思念像潮水一样袭来了,好难受,不舒服……

  

  为什么心中会有一股莫名的迫切呢。

  

  纸鹊纸鹊纸鹊纸鹊纸鹊......

  

  谁的呼唤声?好熟悉的声音、好熟悉的名字。

  

  声音在脑海里回响,越来越大,在心中激荡开一圈又一圈涟漪。

  

  想起来了。

  

  我还欠一个女孩奶糖。

  

  那个女孩要自己哄着;那个女孩很幼稚;那个女孩傻傻的;那个女孩喜欢在草原上漫无目的地乱跑;那个女孩喜欢跑累了和自己并肩坐在一起聊天;那个女孩喜欢吃奶糖;那个女孩很可爱;那个女孩很吸引人;那个女孩很单纯......

  

  什么啊。

  

  明明没认识多久不是吗。

  

  缘分吗?真是一种奇怪的东西。

  

  又莫名其妙地让人很开心呢。

  

  总之,该去买糖了。

  

  你还记得我吗?

  

  秋田和父母打了招呼,终于又想办法去到了那家温泉旅店。

  

  独自一人。

  

  店长还没有忘记他,笑着和他聊家常。

  

  入住之后,秋田没有急着去找纸鹊,而是在房间里收拾着东西。他想住久一点,不想那么快回到那个压力巨大的世界。

  

  敲门声。

  

  “嗯?”秋田疑惑地看看门,走过去开了门。

  

  一个女孩的身影映入眼里,眼角有一道伤疤。女孩情绪不太稳定,一下子抓住秋田的肩膀。

  

  “秋田。”纸鹤抬起头望着秋田,眼里的哀伤深不见底。

  

  “快去找纸鹊。这可能是......”

  

  “你和她能相处的最后一天了。”

  

  秋田疑惑地看了看纸鹤,确定她没有在开玩笑,马上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

  

  纸鹊出事了吗?

  

  他在兜里揣了几颗糖,飞快地跑到后院的草丛边,白雪在那里等着,眼神哀戚无比。

  

  “喵。”白雪叫了一声,转头领着秋田在田埂上朝着村落飞奔而去。

  

  “纸鹊!”秋田远远地大喊着,跟着白雪在村子里左绕右绕,走到了纸鹊家。

  

  秋田犹豫了一下,没有进去,转头朝着另外一个方向奔去。

  

  快到了。

  

  果然,那个娇小的身影坐在茫茫无际的草原上,一袭白衣,安静地让人害怕。

  

  “纸鹊?”秋田轻唤一声,走到纸鹊身边坐下。

  

  “秋田。”纸鹊闻声朝着他一笑,随即又蛮横地拽了拽秋田的耳朵。

  

  “我的糖呢?你不会忘了吧?我打你喔!”

  

  “在这呢我的小祖宗。”秋田看见纸鹊安好,心头的大石落下,赶紧把口袋里的糖拿出来给纸鹊。

  

  纸鹊看了半天,没动作。

  

  “怎么了?”

  

  “帮我拆糖纸。”纸鹊的小眉头皱得紧紧的,好似有些艰难地开了口。

  

  “噗嗤。”秋田忍不住笑出了声,拆起了糖纸,把糖递给身边的女孩。

  

  “哼......不准笑......”纸鹊含着糖,把头埋在双膝之间,哼哼唧唧。

  

  “好啦。”秋田伸手揉乱纸鹊的头发,看着身边的女孩,止不住脸上的笑意。

  

  “呐秋田。”纸鹊把头埋着,看不清表情,因为嘴里有糖,说出来的话不太清晰。

  

  “嗯?怎么了?”

  

  “如果有一天......我是说如果噢!如果有一天......你再也见不到我了怎么办。”

  

  “不会的。我见不到你了,谁给你带糖?谁给你拆糖纸?”

  

  “如果!”纸鹊这次意外地固执。

  

  “嗯......我会很伤心。很伤心很伤心。以后我给谁带糖呢.......给谁拆糖纸呢?”

  

  纸鹊沉默了,又往嘴里放了一颗拆了糖纸的奶糖。

  

  糖的甜味在纸鹊舌尖上渐渐化开,纸鹊又开口了。

  

  “秋田......我今晚要为了全村祈福......我可能会因为这个......因为这个死掉。”纸鹊的声音带上了一丝丝的哭腔。

  

  秋田整个人都僵硬了。没有回答。

  

  “秋田......”

  

  “秋田我好害怕。”

  

  “但是我要为了全村人。”

  

  “所以其实我还是很幸福的对吗?”

  

  “至少我死之前还认识了你嘛。”

  

  “如果我真的死了你千万不要伤心噢。”

  

  “你伤心了我也会很伤心的。”

  

  “傻瓜......如果你真的死了我怎么可能不伤心啊......”秋田喃喃着。

  

  “可是你伤心了我也会伤心啊。”

  

  “.....那好吧。我不伤心。不伤心。”

  

  “嗯.......今晚庙会结束的时候会举办祈福仪式。秋田你一定要来哦。我死之前也要带着你逛一次庙会......”

  

  纸鹊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

  

  秋田吓了一跳,赶紧去看纸鹊的情况。

  

  ......睡着了?

  

  怎么这样也能睡着啊,真是的。

  

  秋田松了一口气,擦干净纸鹊脸上的眼泪,让纸鹊平躺在柔软的青草上,自己在旁边看着她睡觉。

  

  嘛......

  

  虽然说着不会不伤心,但是怎么可能呢......

  

  因为你是我重要的人啊。

  

    纸鹊睡了很久。秋田看快要黄昏了,却也不舍得叫醒纸鹊。

  

  不如......不要叫醒她了。

  

  秋田趴在青草间,双臂撑着脑袋,半眯着眼睛看着纸鹊。阳光自山边慢慢向下沉,一点一点落入黑夜的怀抱。身后的村落渐渐暗了下去,又渐渐亮起了一盏盏灯。

 

  纸鹊还在睡,不知道什么时候才醒来。微微有些冷意的风一阵阵吹拂而过,在草间穿梭。

  

  深秋了。

  

  秋田听见身后的村落开始喧闹,越来越大声。鼓点欢快地席卷过草原,夹杂着人群的嬉笑。

  

  纸鹊。

  

  如果我叫醒了你。

  

  你会开心吗。

  

  秋田安静地看着纸鹊在黑夜中若隐若现的眉眼,纸鹊睡得很熟,眉头有些皱起。

  

  秋田的心猛然揪了一下。不重,但是很痛。

  

  他抬手抚平了她的眉头,小心翼翼地挪到她身边,和她并肩躺在一起,喃喃着。

  

  嘿。你知道吗。

  

  我一直都是一个很糟糕的人。

  

  我有目标,但是我总是没有办法去实现。

  

  大人喜欢用勤奋来搪塞我们这些小孩的迷惘。

  

  勤奋......勤奋真的什么都能解决吗。

  

  那如果......

  

  我不想你死呢。

  

  我不想你为了他们牺牲你自己呢。

  

  我想和你接着一起并肩坐在夕阳下吃糖。

  

  我给你拆糖纸。

  

  你吃糖的时候笑起来好可爱。

  

  纸鹊....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样的感觉。

  

  如果在那些小说里,可能我是喜欢上你了吧。

  

  可是我没有小说里那些浓烈的感觉或者感情啊。

  

  我没有那么勇敢。

  

  没有那么敢爱敢恨。

  

  我不可能带着你逃离这个地方。

  

  这样说是不是有点伤人呢?

  

  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办。

  

  真的不知道。

  

  难道我真的不知不觉喜欢上你了吗。

  

  算了。这也不重要吧。

  

  我就是想和你一直一直在一起。

  

  一直一直看着你。

  

  一直一直。

  

  所以啊......我不想你死。

  

  真的不想。

  

  我就是想一直一直照顾你。

  

  一直一直陪着你。

  

  不管你是快乐,还是悲伤,又或者是愤怒。

  

  我都想一直一直陪着你。

  

  一直一直。

  

  和你一起变老。

  

  看着我们两个长出白头发。

  

  和你一起做所有我们想做但还没有做的事。

  

  你白头发的样子也会很美吧。

  

  纸鹊。

  

  纸鹊。

  

  你不要死好不好。

  

  我真的不知道我该怎么办。

  

  秋田说着,一种特别不舒服的感觉涌上咽喉,他没有力气再说下去了。

  

  这时候,纸鹊的睫毛忽然动了一下,秋田吓了一跳,赶紧坐起来,整理好有点乱糟糟的头发。

  

  纸鹊睁开眼,伸出手想揉眼睛:“唔......我睡了多久了?”

  

  秋田把她的手抓住,轻轻拍掉沾在她脸上的草屑:“别揉。手脏。”

  

  纸鹊笑了:“秋田,你怎么像我姐姐一样。”

  

  秋田也笑了,有些艰难地开口:

  

  “庙会开始了。”

  

  “走吧。”

  

  “嗯!”

  

  纸鹊一下子来了精神,抓着秋田的手往村落的方向跑:

  

  “呐秋田,今天啊.....可要好好玩呢。”

  村里特别热闹。路边有很多摊贩。

  

  纸鹊拉着秋田左逛逛右逛逛,看起来特别开心。

  

  “呐秋田我告诉你哦这个好好吃的。”

  

  “啊啊这个扇子好漂亮!”

  

  “秋田!”

  

  “秋田......”

  

  啊这么美好的你为什么就要离去了呢。秋田失落的想。

  

  秋田努力地想抓住时间的流逝。但是时间却好像加倍般快了许多。

  

  烟花升上天际,在深邃的夜空中骤然翻起一片璀璨的火光。

  

  “啊今天真开心!”纸鹊绽放开一个大大的笑容。

  

  “嗯。”秋田回以一个淡淡地微笑。

  

  “秋田。”纸鹊突然很严肃地叫了他的名字,

  

  “你还记不记得......你说我可以读心的事?”

  

  “记得啊。”秋田确实记得,但是却好像刻意般忽略了。

  

  “我告诉你哦。”

  

  “其实我的这种天赋没办法由着我自己。”

  

  “所以有时候我不想知道的事我反而会知道。”

  

  “我想知道的事我反而不知道。”

  

  “无论如何.......秋田今天明明说自己不会伤心对吧。”

  

  “可是我感觉到了。你在说谎哦。”

  

  “你的心告诉我你很伤心。”

  

  纸鹊看着秋田,表情很认真,没有一丝平日里的嬉笑。

  

  “......”秋天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掩藏在内心的巨大悲哀好像一瞬间被这句话牵扯了出来。

  

  “秋田......如果我真的死了你绝对绝对绝对不可以伤心。”

  

  纸鹊很认真的戳了戳秋田的额头。

  

  “嗯。”秋田没有开口,只发出了一个含糊不清的音节。

  

  “那......我走了哦。”

  

  纸鹊轻轻地说。话音刚落,又是一簇巨大的烟花腾空而起,爆炸开,似乎在宣告什么的开始。

  

  纸鹊向后退了一步,又退了一步,放下牵着秋田的手,安静地微笑着。

  

  一步。

  

  两步。

  

  三步。

  

  ......

  

  纸鹊突然转身跑了,秋田追了上去。

  

  “纸鹊!”

  

  “纸鹊!”

  

  “纸鹊......”

  

  “咚。咚。咚。”重重的鼓点响起,沉稳而有力。

  

  一个戴着奇怪面具的人走到空地中央,扬起手中的木杖,清脆的声音开始喃喃着听不懂的含混词句。

  

  秋田瞳孔骤然缩了一下。

  

  他当然听得出那是谁的声音。

  

  不是纸鹊。

  

  是纸鹤。

  

  纸鹤......难道你要亲自把你的妹妹送上死亡的祭坛吗?

  

  冰冷的话语还在颂咏。

  

  歌颂着死亡的降临。

  

  天亮了。

  

  秋田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眼前是旅店熟悉的天花板。

  

  发生了什么?

  

  秋田只恍惚记得自己在缓慢地吟唱中慢慢陷入了一片黑暗,然后发生了什么,他就不知道了。

  

  脑海里一片空白。

  

  ......秋田迷茫的看向周围,试图回忆起什么。

  

  纸鹊。

  

  纸鹊呢。

  

  秋田猛地清醒了过来,奔出门外,飞快地跑到后院,按照记忆里的路径拨开野草,停在墙边。

  

  什么也没有。

  

  秋田愣了一会,又转头急匆匆地跑回旅馆,找来店主。

  

  “你好......请问这里是不是有一位女服务员,眼角有一道伤疤的?”

  

  秋田试探着问。

  

  店主一脸茫然:

  

  “没有啊。小店没有眼角有伤疤的女服务员。”

  

  “噢.....谢谢。”

  

  秋田匆匆离开了,又回到后院,疯了一样摸索着墙,试图找出那个令他安心的通道。

  

  没有。

  

  这里没有。

  

  那里也没有。

  

  到处都没有。

  

  秋田颓然坐在地上,不顾泥土染了自己的衣服。

  

  为什么。

  

  真的来不及了吗。

  

  永远地......失去了吗。

  

  “喵!”

  

  秋田闻见一声熟悉的猫叫,猛地抬起头,快步寻找着声音的来源。

  

  ......温泉边那块大石头?

  

  “喵!”

  

  猫叫更加清晰了,一道白色的身影从石头后窜出来。

  

  白雪。

  

  秋田不可思议地伸出手,白雪轻盈地跃到秋田身边,把嘴里叼着的什么东西放在秋田手掌心,然后伸出舌头舔了舔秋田的手指。

  

  秋田没来由地攥紧了手里的东西,他总觉得这很重要。

  

  这东西像是一张纸,没什么重量,薄薄的。

  

  秋田弯腰,单手抱起白雪,白雪跳到他肩膀上,窝了起来。

  

  秋田回到房间,张开手掌,手心果真是一张纸条,小小的。

  

  歪歪扭扭的字迹。

  

  “秋田,我死的时候,你晕过去了对吧。”

  

  “那是我想办法弄的。因为你说看见我死了你会伤心对吗。”

  

  “那就不要看见好了。”

  

  “姐姐说,我死了之后,会变成天上的星星,一直在天上闪烁着,保佑着村子。”

  

  “所以你要是想我了你就抬头看星星。”

  

  “你要是找不到我我会很生气的哦。”

  

  “还有啊还有。”

  

  “是不是很好奇我会写字哼哼。”

  

  “我很厉害的,姐姐都有教我写字啊什么的。”

  

  “所以我才没有你想的那么傻呢哼。”

  

  “好啦.....不知道说什么了。”

  

  “哦对了,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

  

  “我也喜欢你。”

  

  “啊啊啊上面那句当没看见好了,我什么都没写......”

  

  “真的!”

  

  “噗......算了,我去当我的星星了。”

  

  “喂,你把奶糖往天上扔说不定我捡得到呢。”

  

  “记得把糖纸拆了再扔噢。”

  

  落款是纸鹊。

  

  好像有什么模糊了眼前的视线,秋田抬起手,用手指摩挲着纸上绝对算不上好看的字迹。

  

  有什么掉在了纸上,秋田连忙用手去擦,没有用,液体在纸上晕染出了一片模糊的墨迹。

  

  一滴。

  

  又一滴。

  

  秋田手足无措地看着纸条,纸条已经接近面目全非,墨迹晕开了大部分字迹。

  

  秋田瘫下手,低着头,不知道说什么。

  

  “喵。”

  

  秋田抱起白雪,贴近自己的面颊。

  

  “白雪......”

  

  “帮我告诉纸鹊.......”

  

  “我也喜欢你。”

  

  窗外的风凌厉地吹过,激起一片拍打门窗发出的声响。

  

  夏天的绿树徒留了一片荒芜,立在风中,树枝哗啦啦地挥舞着。

  

  入冬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